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89、登门
    周一中午时分,顾盼就回到了老家,来接机的依然是顾爸和顾妈。

    顾妈一看见顾盼就直接快步迎上来抱住了她。

    顾爸站在不远处看着相拥的母女俩,终于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上车后,顾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顾爸就自顾自地说开了:“盼啊,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你妈就疯了,你是不知道,上次她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就醒来了,说自己做了噩梦,梦到你不见了,死活要给你打个电话……”

    “你这个死人别瞎说!”顾妈坐在副驾驶座上一把打在自家老公的胳膊上,“我只是年纪大了睡眠短了而已!”

    顾盼想起上次那个时间完全不对劲的电话,一股酸楚立刻在心头弥漫开来。

    “妈……”

    顾妈回头白了顾盼一眼:“肉麻的话可别说了,好好给我找个男朋友结婚才是对我最大的爱!”

    虽然是很毁气氛的一句话,不过顾盼却看见顾妈回头时有些发红的眼眶。

    “好了好了,你啊……”顾爸无奈又好笑地看着自家老婆,转移话题道:“对了盼啊,这次回来待几天啊?”

    这个气氛下,顾盼怎么还说得出口自己就准备待个一天就回去呢。

    “两、两三天吧……”说出比预计时间要长的数字,顾盼还有些良心不安地加了一句:“因为还有工作……”

    “怎么还工作啊?”顾妈一下就不乐意了,“你们那老板也太压榨你了吧!都遇到这种事情了也不给你放个十天半个月的假!干脆这次我跟你一起回去我找他聊聊天去!”

    顾盼后脑勺都快冒汗了:“妈你这是干啥呀,你是打算去找人打一架啊?”

    说话间车已经回到了市区,顾爸笑呵呵地打圆场:“哎呀,我们盼这是有拼劲,这是好事儿啊,不过盼你也要注意别太拼了,注意点身体。”

    回到家,顾盼回到房间就开始把自己从国外带回来的东西拿给顾家二老。

    顾妈嘴上说“又不是稀罕你这点东西才盼你回来”,手上却紧紧抓着盒子不松手,看得出还是很喜欢的。

    顾爸就更不用说了,恐怕女儿就是在楼下小卖部买一包咪咪虾条送给他他也一样很高兴。

    除了顾爸和顾妈的东西,其他东西都托物流送了,顾盼拿手机刷了一下物流信息之后想着差不多今天就能到,于是放心地在床上躺了一下午。

    傍晚,不小心睡着了的顾盼半梦半醒间接了个电话,迷迷糊糊地也没听清对方说什么,就听见什么“到了”“下来”之类的词,她嗯嗯嗯地应得痛快,心里推测应该是快递,于是穿着睡衣披了件外套就冲下了楼。

    结果到了楼下,被寒风一下吹醒的顾盼左顾右看都看不见快递的车,掏出手机正准备回个电话过去问问,就看见通话记录里最新一条通话记录显示着‘许景堂’三个字。

    她还来不及细想,男人的长外套已经一下裹在了她身上。

    “怎么穿这么少就下楼?”

    男人低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顾盼回过头就看见此刻脱了外套,之剩下一件套在衬衫外面的黑色线衫的许景堂。

    她确实是没想到来的人是许景堂。

    “许……”许医生三个字差点脱口而出,被顾盼硬生生的拐了个弯:“景堂……你怎么来了?”

    “不是说好了吗?”看着被震惊得合不拢嘴的顾盼,许景堂则是保持着一贯的沉稳姿态:“我做完手术就直接过来。”

    是……是好像说过这件事。

    可是当时不是已经说不用了吗!

    “那……那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的!”顾盼总觉得这群人怎么这么神通广大,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你回家之后发了微博。”许景堂说,“我看见定位了,不过不知道具体到哪一栋,所以给你打了电话。”

    竟然是微博出卖了我!

    不过等等……

    “景堂你……不是不玩微博的吗?”

    什么时候不仅偷偷玩了还关注了自己!

    许景堂抬手推了推镜框,表情完全没有任何变化,“人需要与时俱进。”

    “……”

    顾盼隐约想起最近有一个‘微博用户2408932189’关注了自己,当时还以为是僵尸粉就没有管,结果结合现在的情况来看,感觉有很大几率就是眼前这位男士啊!

    看来回头是不是要互关一下……

    “那个……景堂你要上楼坐坐还是直接去酒……”店字还没说完,顾盼就见男人点了点头。

    “好。”

    “……”

    顾盼本来想着许景堂洁癖这么严重怎么可能随便去别人家,肯定会直接去酒店,结果没想到话都还没说完就直接被截胡,只好硬着头皮把许景堂带上了楼。

    上楼的时候,顾盼还不忘给许景堂打预防针:“那个……待会儿我妈不管说什么你都别往心里去啊,左耳进右耳出就可以了……”

    “好。”

    许景堂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反正答应了。

    进了门,顾妈正从顾盼的房间里往外走,一看见顾盼往里走就直接叨叨开了:“你这死丫头怎么一眨眼功夫人都没了,吓我一跳,又跑哪去……”

    话还没说完一抬头就看见了再玄关处换鞋子的许景堂。

    许景堂本就长得仪表堂堂,纵使没有救命之恩这一层关系顾妈也肯定难以忘怀,更别提现在还有救命的光环在了。

    顾妈怎么也没想到跟在顾盼屁股后面进门的人是许医生,一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连称呼都忘了,愣愣地看着正在顾盼的指引下换上拖鞋的男人。

    “那个……妈,这是许医生……”顾盼直觉等到许景堂走了以后,家里又会展开一场审问大戏。

    “……许医生!”顾妈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迎上前,“哎呀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赶紧进来坐进来坐!”

    原本在厨房洗菜的顾爸也被顾妈的动静惊动了,走出来的时候手上还拿着一颗刚去了皮的土豆。

    “突然到访,抱歉给二位添麻烦了。”大概是因为面对长辈,许景堂的语气比平时听起来要多了几分谦和。

    “不会不会!”顾妈本来就很尊敬许景堂,虽然暂时还搞不清楚许医生为什么会登门拜访,不过这股欢迎的热情还是打心底的,“赶紧进来坐,今晚就留在这吃饭吧!”

    “妈!”顾盼想着许景堂应该不会乐意留下来吃饭就开口阻止顾妈,“许医生说不定待会儿还有事呢!”

    结果就听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

    “不,我今天没什么事。”

    顾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