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20
    是洋溢着一股纨绔子弟的不羁,但是只要一开口说话,那基本上所有气质都荡然无存。

    上好妆,黑西装们非常赶巧地把熨烫好的衬衣和西装送了过来,唐一飞看着那身纯色的西装,似乎有些不满意,可也还是乖乖地换好了。

    那一身烟灰色的西装穿在唐一飞的身上,效果惊艳得让顾盼眼前一亮。

    眼前的男人一边走向顾盼一边微皱着眉看着手腕上的袖扣,看起来俨然一副成功人士霸道总裁的模样,完全无法让人把他和刚才那个大猴子一般的唐一飞联系到一起去。

    “这个扣子我扣不上!”

    你是傻子吗!

    可金主不管变成什么样那都是金主,顾盼只得赶紧走上前去帮唐一飞把袖扣扣好,又从抽屉里选出一副腕表套在了他的手腕上。

    “我觉得我这么穿好丑啊。”整理好一切之后,唐一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十分不满意的样子。

    顾盼早就知道唐一飞的审美死无全尸,听见他这么说倒也并不觉得意外,而是温和地搬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一番说辞。

    “唐先生,现在咱们是要追女神,那你觉得好看,我觉得好看,都没用,要女神觉得好看那才是真的,你觉得呢?”

    唐一飞听完顾盼的话,愣愣地点了点头,“可是我身上没点豹纹就浑身不舒服啊!”

    行,你硬要这么着的话……

    音乐会会场外。

    秦璐的独奏会还没到入场时间,门口就已经停了很多车,乐迷们都在在入口排起了长队等待入场。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不远处,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身材修长的男性。

    男人身上合身的烟灰色西装一看就价格不菲,柔顺的面料与合理的裁剪,衬得男人哪怕此刻只是在随意的打量着会场的外墙,依然显出了一股不俗的气质。

    确认了地点之后,男人不慌不忙地走向入口,脚上那双油光锃亮的黑色皮鞋踩踏在地面上发出有节奏感的轻响。

    站在入口处的所有女性基本都被唐一飞吸引了目光,怔怔地看着这么一个英俊的男人朝着她们的方向走来。

    可只有顾盼知道,在唐一飞那双气派的皮鞋里,穿着一双豹纹图案的袜子。

    ============================================================

    小天使们有没有感受到我的爱【蹦跳比心

    窝爱你们*′?`)*′?`)′?`)*′?`)*′?`)

    20、暴雨夜的勃起

    6348187326357

    ouse

    20、暴雨夜的勃起

    20、暴雨夜的勃起

    “昨天怎么样?”顾盼一边给唐一飞系领带一边随口问道。

    “秦璐拉琴的样子真好看,可是我对小提琴实在是听不明白,所以感觉很无聊。”唐一飞一边说着一边还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两条浓眉微微皱起,“顾问你能不能给我在听独奏的时候找点别的事情做。”

    自从今天顾盼一来,唐一飞就开始喊她顾顾问,喊着喊着就变成了顾问,顾盼本来还想吐槽两句,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了。

    顾问就顾问吧,有钱就行。

    “你这算是问到点子上了。”顾盼手上的动作终于结束了,转头从包里掏出了一叠资料,那都是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她在网上搜的资讯,全都是关于专家对秦璐小提琴技巧的评价,“把这些好好看看,最好能背下来。”

    唐一飞接过资料,随手翻了两下,脸上的表情就像是看见了多么晦涩难懂的字眼似的,“运弓……半弓……这些词我听都没听说过。”

    顾盼对唐一飞的反应完全不意外,年轻人,又是富二代,心不定很正常,今天喜欢秦璐说不定明天就喜欢张璐,顾盼以前在Dra工作的时候,关于模特圈里糜烂的事情可听的不少,对于像唐一飞这样的男人,顾盼从来就没觉得他是会始终如一喜欢某个女人的类型。

    可顾盼一转头,就看见唐一飞已经抱着那一叠资料坐在沙发上啃了起来,模样颇为认真。

    也不知道这股认真能坚持多久……

    沙发上的唐一飞已经被收拾得人模人样了,得了空的顾盼看向窗外,只见一层层厚重的乌云已经把蓝天烈日完全遮蔽了起来。

    今天一直闷热,一副要下雨的样子,还好工作结束后唐一飞请黑西装把她送回了家,免去了她徒步到别墅区门口那段汗流浃背的路程。

    刚回到家,外面的雨就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很快转大,打在窗子上劈啪作响。

    顾盼其实还挺喜欢下雨天的,因为下雨的时候自己窝在家里,浑身干干爽爽的会觉出一种额外的舒适,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坐着看着窗外,也会觉得很幸福。

    可顾盼的幸福感在半夜天空中炸起一道惊雷的时候就完全消失了,她喜欢下雨,可是从小就怕极了打雷,小时候每次只要遇到雷电天气,顾盼都会可怜兮兮地去找顾成珏一起睡。

    不行不行,顾盼你可是一个大人了,一把年纪了竟然还怕打雷!

    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顾盼不断地给自己心理暗示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时候顾成珏的声音却突然从房门外传了进来,“姐,你还好吧。”

    从刚才雷电的第一响开始,顾成珏就想起小时候有一次顾盼被打雷吓得缩在被窝里一动也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就一直抽抽噎噎地哭,心里立刻揪成了一团,三两步就冲到了顾盼的房门前。

    顾盼立刻从床上爬起来开了门,看见穿着睡衣的顾成珏的时候还想逞强一下,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窗外一声平地惊雷打断,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好了好了,不怕。”顾成珏一下就把面前的姐姐拉进怀里,一下一下用手顺着顾盼后背的头发,希望以此缓解顾盼的情绪。

    少年的怀抱带着一股质朴的洗衣粉气味,纯棉质地的睡衣贴着皮肤让顾盼感觉非常舒服,淡淡的体温透过轻薄的棉布传了过来,与体温一道过来的还有少年胸腔中心脏的跳动。

    咚,咚,咚。

    平稳规律的心跳声让顾盼那股冲头的恐惧被慢慢压了下去,窗外雷声也迅速消散,只留下雨滴击打着玻璃窗的生生脆响。

    “今天我陪你睡吧,嗯?”顾成珏的声音大概因为是深夜的关系,被略略压低,顾盼的耳朵紧紧地贴着少年的胸口,伴随着少年说话时胸腔轻微的震动,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弟弟声音竟然是如此的磁性。

    顾盼对于和顾成珏同床这件事情完全没有任何抵触心理,非常顺从地便点了点头。

    顾成珏搂着顾盼上了床,把床上顾盼的胡萝卜图案小绒毯给她盖上,自己则是侧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