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87、闸门
    其实出去这么多天,顾盼虽然嘴上没说过,心里也是很想顾成珏的。

    从她能答应顾成珏在电话里自慰这件事也能很清楚的看出来。

    她很想走过去抱一抱看起来像个小太阳似的的弟弟,可事到临头却又胆怯了。

    “那我去洗澡啦,你洗完了之后赶紧去休息休息!”

    顾盼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出了厨房,钻进了浴室。

    浴室里,顾盼把自己的头发打湿之后用力地用泡沫揉搓着自己一脑袋毛。

    顾盼啊顾盼,我看你是越来越疯了。

    弟弟年纪小对感情还捋不清楚,难道你也捋不清楚吗!

    她叹了口气,把白白的脑袋伸到花洒下一点点冲洗干净。

    洗完头后,顾盼蹲进了浴缸里,小小地舒了口气。

    最近的事情又多又乱,顾盼正好一直想要有一点时间独处,好好捋一捋。

    仔细想想,这几个月来她好像遇到了这辈子都没遇到过的桃花,先是高先生,后来又是许医生。

    虽然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不过其实高远的求爱在顾盼眼里看来,还是跟最早那一次稀里糊涂的性爱脱不开关系。

    换句话说,顾盼觉得如果没有那一次,高先生也不会跟自己有任何除了室友之外的关系。

    而许景堂……顾盼两眼无神地盯着近在眼前的花洒,虽然他说自己到哪里他都喜欢,可是这样笼统的回答并不能让她信服。

    也许是顾盼自己心里都不愿意相信会有那样优秀的人喜欢上自己,所以总是抱着那么一点小人的怀疑。

    但是退一万步假设那都是真的,真的要从许景堂和高远当中选出一个来恋爱或者结婚的话,顾盼只能感觉……

    根本没法选啊!

    两个人本来丢进人堆里那都是顶尖的凤毛菱角,优秀到让顾盼不敢想象,不管能拥有和其中任何一位共度一生的机会,都会让顾盼觉得自己已经无比幸运。

    可现在摆在顾盼面前的事实却是,她,可以拥有选择的权利。

    这真是……梦都不敢这么做啊。

    就在顾盼半个脑袋都沉进了浴缸的温水中咕嘟泡的时候,浴室门外传来了顾成珏的声音。

    “姐?你还在洗吗?”

    顾盼赶紧从水里挣扎出来:“对、对啊!我马上好了!”

    “别急,小心点地上滑。”得知顾盼没有晕倒在浴室里,顾成珏才松了口气。

    顾盼毛手毛脚地给自己擦了擦身子,就套上睡衣走了出去,结果因为背和颈还缀着水珠,一下就把棉质的薄款睡衣弄湿了。

    看着姐姐身上毛躁的水迹,顾成珏叹了口气,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条比较厚的浴巾裹在顾盼身上。

    “水都不擦干就往外跑,你要是感冒了我又回学校了,谁来照顾你?”

    顾盼这才发现自己背后的水还没完全擦干,于是傻笑两声企图蒙混过关:“嘿嘿嘿成珏你最好了。“

    顾成珏每次就恨自己只要看着姐姐就狠不下心来教训她让她长长记性,可每每事到临头了却还是狠不下心来。

    “好了,待会你吹头发的时候顺便多吹吹衣服,把衣服吹干。”少年伸手摸了摸顾盼湿漉漉的头发。

    “然后去床上等我。”

    少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留下了一句让顾盼面红耳赤的话,然后就自然地走进了浴室中。

    然后等顾成珏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乖乖坐在床上吹头发的顾盼。

    他笑着凑了过去,坐在了顾盼身边:“也帮我吹吹吧。”

    顾盼下意识地直接应道:“好啊。”

    小时候,因为顾家父母都很忙,没时间管一大一小俩孩子,所以帮洗完澡的顾成珏吹头发的,都是顾盼。

    跪在弟弟身后,顾盼用吹风机对准了少年的脑袋,然后用手不断地拨弄着弟弟柔软而微微卷曲的头发。

    顾成珏遗传到了顾爸的天然卷,头发干燥状态时蓬松而细软,摸起来很舒服,以前顾盼还小的时候最喜欢揉弟弟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顾成珏的洗发水和顾盼的味道不一样,是薄荷味的,虽然在冬天嗅着感觉有点清凉,不过顾盼觉得这样清爽的味道很衬自己的弟弟。

    耳畔是呜呜的热风吹过,顾成珏感觉顾盼那只小手在自己的发间穿来穿去,不觉有些心猿意马。

    房间的空气中漂浮着姐姐洗发水的气味,不,已经不光光是洗发水的气味,还裹挟着更多,来自于顾盼身上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诱人气息。

    吹风机一停,已经按捺不住的少年就转过身抱住了顾盼软软的小身体。

    “你今天出去买菜累不累?”

    顾盼本来正在缠吹风机的线,被顾成珏突然抱住动作一顿:“还行,没买多少菜,怎么了?”

    “没事……”顾成珏把脑袋凑过去自然地在顾盼的脖颈上嗅了嗅:“只是……想你了。”

    少年清澈的声线让顾盼的脸一下就红了。

    “如果你不累的话……”少年的手不断地隔着顾盼的睡衣来回抚摸着少女的背,“我们做吧?”

    “那、那个!”顾盼一下慌如狗:“成珏,我,我还要把吹风机放回去呢!”

    顾成珏根本不吃这一套,手已经顺着顾盼的睡衣裙摆往里伸了:“待会儿我来放。”

    “成……”

    顾盼还没喊出少年的名字,就被顾成珏吻住了。

    少年还是带着一股莽撞的青涩,一旦双唇互相触碰上就一发不可收拾,将顾盼一把压在了床上,唇舌不断地挤压着顾盼的小舌头。

    他确实是太想她了。

    想得心都在疼,哪怕看见她了,触碰到她了,把她压在身下了,也依然在隐隐作痛。

    他掀起姐姐的小睡衣,手指顺着她细嫩的皮肤一路上移直到握住一侧的乳肉。

    很小,不经握,却又弹又软。

    带着少女的馨香和体温,好像要把顾成珏的手都融化在上面。

    他浑身的每一滴血每一颗细胞在看见顾盼的时候就恢复了活性和温度,直到现在已经在沸腾边缘。

    “姐……”

    少年恋恋不舍地放开顾盼的双唇,看着少女的眼神已经蒙上了一层迷雾般的欲。

    顾盼也被吻得动了情,看着少年的脸,愣愣地喊了一声:“成珏……”

    这一喊,可算是彻底打开了情欲的闸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