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85、二人的早餐
    清晨,顾盼就接到顾妈的电话。

    “盼啊,你回国了没啊,你之前可是答应我回国以后第一时间回家的,我看电视上那个白栩都回来了,你不会不回来吧!”

    顾盼浑身还酸疼着呢,呲牙咧嘴地从床上坐起身:“不会不会,只是一回国还有工作,下周我一定回,车票我都买好了呢。”

    毕竟在国外可是遇到了恐袭这样的大事,回家报平安是最基本的,更何况她还给父母亲戚都或多或少的带了些礼物,这次必须亲自往回带才可以。

    “行那我权且信你一次,你要下周还不回那我可去C市找你了啊。”

    顾妈丢下这么一句话就爽快的把电话挂了,自从恐袭之后催婚事宜就暂时被压下,这也让顾盼稍稍松了口气。

    许景堂倒是早就起来了,衣着整齐地从洗手间走出来,看起来应该是已经洗漱完毕了。

    “家里人来的电话?”

    顾盼点点头:“之前在国外刚联系上就立刻催我回家,不过毕竟在他们眼里这件事很大,回去也是理所应当的。”

    “什么时候?如果我有空的话可以陪你回去。”

    许景堂陪自己回家?

    顾盼一听脑袋又开始冒蒸汽:“那个……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基本可能隔一天就回来……”

    “什么时候回?”

    “下、下周一吧。”

    许景堂想了想:“那天刚好安排了一台手术,等我结束后……”

    “真的不用!”顾盼一听许景堂这么说更是连连摆手:“我就是回一趟家而已,那些东西我可以提前邮寄过去,都不用自己拎!”

    “听话。”

    顾盼发现,只要许景堂看着自己,用带着些许无奈的语气吐出这两个字,基本上就已经象征着她真的只剩下乖乖听话一条路了。

    “现在时间还早你可以再休息一下,我去健身房回来之后给你带早餐,想吃什么?”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许景堂才发觉自己已经比平时晚了两分多钟了。

    听许景堂说健身房,顾盼才惊觉现在窗外天都还没亮。

    看了一眼时间,顾盼的面条泪就下来了。

    妈,你到底是每天几点起的床啊……

    虽然顾盼是觉得看着许景堂一个人去健身房自己却躺着睡大觉有那么点负罪感,可是她在知道时间的一瞬间就无法说服自己从这张床上走下去了。

    于是她从心安理得的继续睡,变成了稍有忐忑的继续睡。

    大概是睡意被打断了,顾盼睡睡醒醒,感觉外面天已经亮了索性就一咬牙起了床。

    外面经过一夜大雨的洗礼,气温再次骤降,顾盼想打开窗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就冻得赶紧缩了回去。

    她在房间里转悠了两步,有那么点无聊,于是玩了会手机,可一大早没人聊天,又不想把弟弟吵起来说话,索性钻进厨房,撸起袖子准备做点早餐。

    说实在的,顾盼的厨艺,确实是不怎么样。

    在中餐里她只会煮个面,西餐里可能就只会三明治,她给许景堂打了个电话,征得了厨房的使用权之后就开始正式的

    搜刮厨房。

    许景堂看起来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其实厨房里东西还是很多的,像是咖啡豆啦,牛奶啦,鸡胸肉啦,还有大量的盒装生鸡蛋。

    顾盼看着就想起吴杨曾经给自己看过的其他学员的营养食谱。

    大概也知道这些东西是用来增肌时补充蛋白质的。

    她站在冰箱前想了想,决定就煎个鸡胸肉,然后搭配水煮蛋,再来一杯牛奶!

    太完美了!

    另一头已经在往家走的许景堂其实没想到小姑娘会主动要求做早餐,毕竟顾盼平时看起来就懵懵的,一点也不像是会下厨的样子。

    但是当他回到家关上门的一瞬间,男人能清楚的听见从厨房里传来少女哼歌的声音。

    拖鞋底踩在瓷砖地板上,有那么点轻快雀跃。

    这是许景堂很多年以来第一次打开家门里面不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本来他一直觉得这种安静很好,也很习惯,但直到此刻他才发现那样的静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他悄无声息地走进厨房,看着顾盼一边看着手机上搜索来的菜谱,一边小心翼翼地在平底锅里把黄油涂开。

    鸡胸肉下锅的时候她立刻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又探出脑袋观察着锅里的情况。

    许景堂只觉心口一热。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从背后抱住了小姑娘。

    顾盼明显被吓了一跳,身体僵了僵,手上的锅铲差点掉在地上。

    “景堂?”

    “嗯。”

    许景堂应了一声,然后低下头在顾盼的颈间轻轻地啄了一口。

    怀里和心里,都被这个小姑娘填得满满的。

    “鸡胸肉……会糊的哦?”

    顾盼好半晌才小心翼翼地提醒了一句。

    ……

    电视台。

    陆蔓手撑在化妆台上,任凭面前的杜瑜在自己的脸上摆弄。

    “这是你新带的小徒弟?”化好妆后,陆蔓瞥了一眼杜瑜身边的娃娃脸女孩,“哎,咱们是不是太久没见了,我都不知道你身边多了个徒弟。”

    杜瑜是寰娱化妆师里的顶梁柱,陆蔓是当红主持人,两个人很早开始关系就很不错,只不过一旦忙起来,那几个月见不到面也是正常。

    “她叫赵梦琪。”杜瑜笑了笑。

    一旁的赵梦琪立刻懂眼色地上去朝陆蔓热情地笑道:“陆姐姐好,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主持风格呢,身边的朋友也有好多是你的粉丝……”

    “别,可别叫我姐,我现在生怕给我叫老了。”陆蔓看了看镜子里自己那张精致的脸蛋,上面岁月的痕迹被杜瑜高超的化妆术掩盖得完全失去了踪影。

    “哎哟,什么时候你陆蔓也会怕老了,你不是说女人越老越有味道吗?”难得录影前还有几分钟空余,杜瑜也忍不住打趣陆蔓。

    “哼,别提了。”似乎是立刻顺着杜瑜的话语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陆蔓翻了个白眼,“我家许医生可能要被一个年轻的小婊子抢走了!”

    “不会吧……”杜瑜压根没当真,“许景堂哪儿有什么机会接触到年轻女孩啊,他也根本不是那种贪图年轻美色的肤浅男人。”

    提起这个陆蔓就来气,“是一个化妆师,长得也不怎么漂亮,就是年轻,天天装傻卖痴的,可不就惹人疼吗。”

    “化妆师?”这回杜瑜来了点劲,“知道名字吗?”

    毕竟在造型这个圈子里,杜瑜还是颇有人脉与地位的。

    “叫什么顾盼还是顾半的……”

    陆蔓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赵梦琪就坐不住了。

    “顾盼?那我认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