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83、留宿
    回到许景堂家已经是九点多的事了,夜幕降临后新城的住宅区更是寂静,顾盼都不敢拿高跟鞋扎扎实实地踩在地上,只能小心翼翼地往里走。

    这样的小贴心也很得许景堂的心。

    其实如果不是他两只手拿满了东西,许景堂是很想一把将这个小姑娘打横抱起直接走进去的。

    进了门,顾盼换上了拖鞋总算舒了一口气。

    “我可以借你的洗手间用一下吗?”顾盼指了指身上的衣服,示意自己想去换回属于自己的一身行头。

    “在那边。”许景堂直接示意方位,然后拎着大量的打包盒进入厨房。

    等顾盼换好衣服出来,厨房里正好传来微波炉‘叮’地一声,桌上摆着些已经热过了的菜,正散发着袅袅白气。

    “过来坐。”许景堂瞥见站在门口的顾盼,直接拉开了手边的椅子。

    顾盼坐过去,本来想说自己已经吃饱了,结果一看许景堂坐下又没好意思说,就想着还是再陪着吃几口吧。

    这是顾盼第一次认真的看许景堂吃饭……虽然之前也跟许景堂一起吃过,不过第一次因为太陌生不好意思看,第二次则是自己完全沉迷进吃饭里去了没顾得上。

    男人看得出口味很清淡,颜色重的菜基本没怎么下过筷子,吃相也很斯文,基本上是尽可能的把声响降至最低。

    “你刚才吃饱了吗?”许景堂对上顾盼的视线,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如果吃不下的话不用勉强,对胃不好。”

    顾盼确实是吃得差不多了,可是她又觉得现在起身说回家有点尴尬。

    于是她只好点点头,放下了筷子。

    结果刚放下筷子,外面雨点打玻璃窗的噼啪声就响了起来。

    雨来得很急,不消一会儿雨势就见大了,还带着隐隐的雷声。

    以前顾盼总觉得过了夏天就安全了,没想到今年的秋冬是多雨又多雷。

    许景堂第一时间放下筷子握住了顾盼的手:“没事吧?”

    “没事……还没打起来呢,这么一点还不怕。”毕竟还没有听见实打实的雷响,顾盼倒是还算冷静,“这雨来得及肯定也去得快……”

    结果说完话音还没落,窗外的雨滴就更加猛力地撞击起了窗台,迅速的打了顾盼的脸。

    顾盼觉得自己的脸好疼。

    雷是没打起来,不过这个雨势真是让人由衷的无法把脚步往外迈。

    “不然今天你住在这里吧。”许景堂似乎看出顾盼的担忧,“我有备用的洗漱用品,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我当然不介意,可是……”顾盼说到关键的部分又缩了。

    毕竟原本没有留宿的计划,突然得知今晚要住在许景堂的家里,怎么想都让人有点害羞啊。

    更何况许景堂现在在顾盼心里,身份还并不是什么普通朋友或者好朋友,而是一个男人。

    还是颇具有攻击性的那种……

    “我没有准备客房,所以卧室留给你。”许景堂却是淡淡地开口打消了顾盼的顾虑,“这套房子虽然面积还行,不过毕竟不常住,很多东西都没有准备。”

    就在顾盼满脑子还是‘卧槽我今天要留宿在这里吗有点羞耻’‘可是外面雨好大打车估计好难,也不好意思麻烦人家冒着雨送我啊’的想法的时候,许景堂看着沉默的顾盼又补了一句。

    “你可以告诉我你喜欢的房间类型,我明天去联系装修队。”

    吓得顾盼立刻醒了过来:“不用不用……这……”

    “没关系,提前了解更多你的喜好,以后结婚的话也用得上。”

    “…………”

    顾盼脸红得都快耳鸣了。

    顾盼直到被许景堂带到浴室去洗漱,还有点咂摸不过味儿来,手里拿着的是和男人同款不同色的牙刷,她看了看杯子里的另一支牙刷,又看了看手上的这支。

    总觉得有种提前步入新婚生活的微妙感……

    刷过牙之后顾盼又洗了个澡,拿起篮子里许景堂给自己准备好的‘睡衣’,陷入了沉默。

    男式睡衣。

    看来许景堂确实是没有做过自己今天晚上会在这里留宿的准备。

    穿上对于自己来说太过于宽大的睡衣,顾盼不得不将衣袖和裤脚往上卷了好几个卷,才勉强能够自由行动。

    许景堂正坐在客厅随意地翻看着医学杂志,就看见顾盼小心翼翼地从房间走了出来。

    “那个……请问真的没有小一码的睡裤了吗!”腰有点大感觉会往下掉!

    不远处的少女身上穿着属于自己的灰白色睡衣裤,明显不合身的肥大更加衬托出了顾盼纤细的手腕与脚踝,刚刚被热水冲得有点泛红的皮肤看起来嫩得好像一口咬下去都会喷溅出汁水来。

    喉咙发干,许景堂下意识地想要吞咽一口唾沫来缓解这种不适,喉结上下一动。

    “咦景堂你也看杂志……”顾盼走近了两步才发现是医学方面的杂志立刻自动消了音。

    刚走两步,顾盼就觉得睡裤有一股要往下掉的趋势。

    于是她立刻顺势在沙发上坐下顺便不着痕迹地把裤子拉了拉:“景堂你除了自己的专业领域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吗?”

    许景堂的目光却是盯着顾盼一张一合的嘴唇,就像是一点点降临的暮色一般变沉。

    “我以前挺喜欢钓鱼。”他的声线不自觉地被压低,似乎在刻意掩盖那种因干渴而造成的沙哑,“现在可能更喜欢运动吧。”

    说实话不管是钓鱼还是运动……都是顾盼不太了解的领域。

    尚且不知危险正在逼近的顾盼咂了砸嘴,觉得自己找话题找失败了,而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踩着粉色拖鞋的小脚丫也跟着往里缩了缩。

    “这、这样啊……”顾盼傻笑了两声,“我以前也跟我爸去钓过鱼,我一看见鱼来了就哇哇叫,然后我爸说我把鱼都吓跑了……”

    她还在脑子里绞尽脑汁地搜刮和钓鱼有关的小故事企图拿出来获得和许景堂短时间的共鸣。

    结果刚侧过头去想要看看许景堂听完刚才那个小故事的表情,就一下看见了男人猛地被放大的脸。

    随即双唇就被男人温柔地含住。

    许景堂的眼镜轻轻碰了一下顾盼的脸,然后就被男人不耐烦地取下扔到了一边。

    眼镜碰撞到茶几的玻璃,发出的脆响惊醒了顾盼。

    男人立刻察觉到面前的少女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兽一般抖了一抖。

    他立刻伸出一只手揽住了顾盼的腰,另一只手则是护着顾盼的后脑往沙发上压了下去。

    顾盼的手在空中挣扎了两下,就认命似的扶住了许景堂的胳膊。

    渐渐,男人的吻开始愈发热烈,就像是慢慢被加热的水,让顾盼察觉出烫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了挣扎出去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