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81、研讨会
    C市说大不大,市中心就那么一个,顾盼本来以为学术研讨会应该安排在大学校园之类的地方,结果没想到被安排在一个四星级酒店里了。

    就近买了一身正装,因为考虑到学术氛围的关系,顾盼化了一个素颜妆也没梳头就直接披发上阵。

    顾盼对这种晚宴的想法就是应该不同于之前自己参加的其他晚宴,这种学术氛围浓厚的,真的让人有一种还没涉足就忍不住想往后退的冲动。

    “别怕,一切有我。”许景堂似乎洞察了顾盼心中那股慌乱,给了顾盼一个安慰似的柔和眼神,“一会入场你先在台下等我,我需要上去做一些简单的学术报告。”

    顾盼点点头,把手搭上了许景堂的手臂。

    这场学术研讨会很显然已经即将走到尾声,会场依然座无虚席,因为最关键的人物还没有到场。

    不过因为许景堂迟迟没有出现,哪怕台上的讲师还在滔滔不绝,台下的人也都已经开始互相的窃窃私语。

    毕竟门票这么贵,大家都是想来学真东西的,谁愿意听这些冗长的废话呢。

    台上的人面子也有点挂不住,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在这时,不知是人群中谁喊了一声“来了”,让整个会场立刻安静了下来。

    大家都在四处观望这次研讨会的关键人物在哪儿,就看见会场门打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挺拔男人走了进来。

    他没有刻意拉下脸,只是面无表情地往里走,可在场已经没有人敢继续悄声说话了。

    就连在台上正在发言的人也下意识地停了下来,看着男人从门口一步步往里走。

    许景堂确实是一个气场强大的人,强大到让人一眼望去,会下意识地忽略掉他周遭的一切。

    比如顾盼。

    顾盼就跟个透明人似的跟着许景堂走到了为她提前安排好的VIP席,然后看着许景堂进入后台去准备。

    其实她上次是听过许景堂作为一个医学界的先驱在台上演讲的。

    那种自信而坚定的目光,哪怕顾盼作为一个外行人,现在回想起来也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顾盼坐在台下,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想听许景堂讲的。

    她也像是在这一瞬间融入了这会场内的学术氛围,对于许景堂即将开始的发言而感到振奋与期待。

    似乎是许景堂的到来让上一位正在发言的专家失去了继续发言的兴趣,原本似乎还剩下不少的内容也直接草草收了尾。

    终于,许景堂上来了。

    他这次没脱外套,大概是因为这里的台子不同于上次的舞台,没有无数的聚光灯打在他身上的关系。

    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许景堂立刻开始了自己的发言。

    比起刚才那位的滔滔不绝,许景堂的语言简直精炼到了另一个极端,每一句话都辅以适量的数据作为配合说明。

    台下一片鸦雀无声,顾盼能听见背后传来不时的打字声以及书写声。

    哪怕顾盼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行,会场内骤变的气氛也能足够让她清楚的认识到,台上这个男人的语言,每一个字都有绝对的含金量。

    不知不觉,顾盼一张小脸上已经充满了崇拜。

    许景堂低头操作画面切换的时候无意识朝顾盼的方向瞟了一眼,随即低头抿了抿唇。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迅速克制住想要朝那个小姑娘露出笑容的欲望。

    他自诩一直是一个虚荣心不强的人,虽然收入在医学界已经是数一数二,平日里对于物质上的需求却是出了名的朴素。

    可在看见小姑娘崇拜的小表情的时候,许景堂还是觉得自己收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就好像本次发言目的完全已经不是为了探讨学术,只是想要继续说给顾盼听而已。

    顾盼坐在台下,因为场内很安静她可以听见背后那一排座位上的人在说悄悄话。

    是两个女生。

    “说起来刚才许医生是不是带着一个女的进来的?”

    “……你说了我才想起来,真没什么印象,那女的站许医生旁边存在感好低啊……”

    顾盼:……

    “不过谁站许医生身边存在感不会被压低啊?许医生气场太强了呜呜呜!”

    “那个女的看打扮应该是助理之类的,可能是御用副手吧!真羡慕她!”

    御用副手顾盼:……

    “哇你说咱们俩又不是学医的还特地花那么多钱买了票进来,就为了舔一舔许医生的颜,也算是真爱了吧,待会去求合照会不会被拒绝啊!”

    “我觉得待会只要许医生的低音炮跟我一开口我就会死掉,就算是拒绝也心甘情愿了……”

    就连空气都好像带上了粉色泡泡。

    顾盼从这两个姑娘的对话中就仿佛看见了白栩的粉丝们。

    顿时内心充满了一股,好像是意料之中,又有些意料之外的……复杂情绪。

    转眼,许景堂就做完了干净利落的收尾,主办方请来的主持人表示在晚宴上等许医生稍作休息就可以开始与大家进行讨论。

    顾盼收到许景堂的短信来到后台,看见正在和主办方说话的许景堂。

    男人听见高跟鞋的声音回头看见顾盼已经在不远处站定,就结束了和主办方的对话转身走到顾盼面前。

    “饿了吗?”许景堂自然地接过顾盼手上的包,“我跟主办方说过了,等一下会安排你去休息室里吃饭,我会尽快脱身来接你。”

    顾盼听完连连摆手:“不用那么麻烦,我可以……”自己随便在场里找吃的……

    更何况自己难道不就是为了跟着许景堂来晚宴才来的吗!

    “听话。”许景堂一听开头就知道顾盼要说什么,索性直接打断。

    被许景堂强硬了一脸的顾盼也只好接受他的安排。

    主办方安排的休息室有一面很大的玻璃墙,据说是从外面看不见里面,不过从里面可以瞥见会场一隅。

    那头,得到了学术研讨会举办地址的何之洲甩下手头的事正准备去守株待兔,就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何老板,好久不见。”

    何之洲脚步没停地往外走:“陆大主持人你还是有事说事吧,我现在没时间寒暄。”

    那头的陆蔓笑了笑,婀娜的身形娇软地靠着化妆台,手上把玩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瓶,“瞧给你忙的,我就是有那么点小事儿想麻烦麻烦何老板。”

    “说吧。”

    何之洲坐在驾驶座,不耐地皱了皱眉。

    对于无关紧要的人,他向来是没有什么耐心的。

    “何老板我记得你跟许医生是很好的朋友吧,你帮我把他约出来行不行?”

    闻言,何之洲露出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这可巧了,这活儿我现在正好干不了。”

    以为何之洲只是在替朋友挡的陆蔓嘟了嘟嘴,“别这样嘛,求求你啦。”

    何之洲发动引擎,却在踩油门的时候缓了一步。

    “撒娇对我是没用的,陆小姐。”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不过如果你告诉我你到底在打什么小算盘的话,我可能会重新考虑一下这件事。”

    “那你过来找我吧。”陆蔓放下玻璃瓶,手指随意地卷着自己的头发,“电话里我就不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