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79、许景堂的家
    又是多日没合眼,白栩这次睡得很沉,就连顾盼悄悄起身离开也没注意到。

    顾盼从电视台的大楼里出来之后就立刻给许景堂打了个电话。

    “忙完了吗?”

    许景堂似乎并不在家,周围的背景音中时不时传来些嘈杂的人声。

    “是的,我现在去哪里找你呢?”顾盼说着就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我家。”

    顾盼还在愣神的功夫,就收到了许景堂发来的地址。

    “小姐要去哪儿?”直到等了一会儿的计程车司机发出了有些不耐烦的声音,顾盼才赶紧报上地址。

    其实今天上午接到许景堂电话的时候顾盼还没想那么多,现在一听见要去许景堂家里,脑子里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在国外时许景堂对自己说的话。

    爱人,或陌生人……

    顾盼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许医生到底看上了自己哪里,现在静下心来想想甚至都脑补了一系列关于许景堂父母逼婚逼到优秀的儿子随便找个人就形婚的狗血戏码。

    果然如果不是抱着随便找个人都行的心态,那么优秀的人是不可能选自己的吧。

    虽然许医生已经说过不会那么快让她做决定,可是……不管什么时候做决定顾盼都决不出来啊!

    这种非黑即白的选择,从来都不是顾盼擅长的。

    尤其是在根本搞不清楚许医生为什么会对自己说那番话的前提下,顾盼觉得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先当鸵鸟,等到许景堂下次主动开口提这件事了,再顺道问问原因。

    计程车开到一个楼盘门口,顾盼下车后环顾了一圈,发现这里离市中心的黄金地带有些远,是处于人相对还少的新城区。

    新城区人少,自然也比老城区要安静,加上绿化做得相当不错,顾盼走进来甚至有种进了公园的感觉。

    但是顾盼脑袋里第一时间想的却不是这些,而是

    离那间健身房那么远还天天坚持第一个到场这简直是太牛批了!

    从停车场走出来的许景堂远远地就看见乖乖在小区门口等待的顾盼,一上午的忙碌好像一下转眼变成了很久之前的事。

    因为森严的门禁系统,顾盼没有门禁卡是无法进入这个小区的,所以只能拎着自己的包在小区门口左顾右盼。

    许景堂提前拿出门禁卡走了过去,然后直接接过了顾盼手上的包,“等很久了?”

    “诶许……景堂你不在家啊。”顾盼刚才给许景堂打了两个电话没人接听,正在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午在医院。”许景堂刷了一下门禁卡打开门,自然地低头牵起顾盼的手往里带,“什么时候到的?”

    顾盼的包今天特地选择了有一些容量的邮差包,外表是中性的棕色皮面,拿在许景堂手里倒是也没什么违和感。

    “我也刚到,就是刚刚给你打了两个电话你都没接……”顾盼的手下意识往外挣了一下却没挣开,还被男人顺势用手指从指缝间扣住。

    “可能在停车的时候没注意。”许景堂说着按下电梯按钮。

    电梯内,顾盼感受着许景堂掌心的温度,总觉得有点不自在,尤其是在这样的沉默当中。

    “那个……我还没设计过学术研讨会的造型呢,请问是需要什么样的感觉?”

    顾盼其实心里想着,学术研讨会的话就许景堂平日里的打扮就足够了,并不需要设计额外的造型才对。

    结果一如她所料的那样,许景堂侧眸看向她:“我只是希望你陪我去。”

    脸上一热,顾盼赶紧别开眼。

    顾盼害羞的样子让许景堂的心情莫名地变得很好。

    既然会害羞,至少说明对他不抵触。

    许景堂的家一如他本人那样,所有家具都采用极简的线条设计,颜色也简单到近乎单调,大片的黑白灰让人好像进入了黑白电视的世界。

    还好房间采光很好,透过窗子看见的远景中和了一下这种沉闷肃穆的配色,不然带来的压抑感会更加强烈。

    房间很大,不过家具很少,除了一些必需品之外一件多余的东西都没有,显得更加空荡;整个屋子干净得令人咋舌,雪白的瓷砖地板上找不到一粒灰尘。

    空气中没有任何类似于家里应该有的独特气味,整个空间干净整洁得就像是被装饰好的样板屋。

    “那个……研讨会是什么时候开始呀?我们是不是已经迟了?”顾盼不是很懂既然不需要弄造型的话为什么还要来许景堂的家。

    “没事,我说过会晚点去。”许景堂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粉红色的拖鞋放在顾盼脚边,“我们可以先休息一会。”

    其实顾盼对许景堂家里能掏出这么一双粉色的拖鞋还是感到有些意外的,毕竟在这样采取大量冷色调的房间里,突然出现这样一双拖鞋,还是有点突兀的。

    不过想想许医生也不是年轻的小伙子了,生理需求什么的那也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顾盼心里就有那么点释然了。

    她压下那一股奇妙的失落感,换上拖鞋走进了这对自己来说相当陌生的空间。

    窗外的风吹得树叶飒飒作响,时不时便有枯黄的叶子被风带走,加上视野望去人烟稀少,带给人一种无尽的萧索寂寥。

    “你喜欢喝什么饮料?”许景堂安排顾盼在沙发上坐下后,起身的时候顺口问了一句。

    “呃……白开水吧……”

    喜欢的饮料当然是有,可顾盼觉得许景堂家里不可能会有什么饮料,说出来也只是讨没趣罢了。

    “热可可可以吗?”

    顾盼心里这点小九九一眼就被许景堂洞穿,他伸出手拍了拍拘谨的少女,“不用跟我客气,我想要更多的了解你。”

    这么一句话说出来,让顾盼的脸更红了,她甚至觉得这句话比当初那句爱人与陌生人还要更让人害羞。

    因为这说明许景堂真的已经开始为了自己说过的话而行动了。

    就在顾盼愣神思考这件事的时候,许景堂已经从厨房把加热后的易拉罐装饮料放在了顾盼的面前,“我没喝过这种饮料,如果不好喝的话不要勉强。”

    对于顾盼的性格,许景堂也算是有些了解了。

    “谢谢……”顾盼其实比较想问‘没喝过的话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家里’这种问题,不过抿了抿唇还是没问出口。

    “你从见到我的时候就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许景堂端起马克杯啜了一口,“正好今天有点时间,不如我们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