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78、宋姐的忠告
    进了摄影棚,站在镜头前,白栩又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偶像,动作和表情根本不需要参照任何人的指示就已经足够到位。

    偶尔摄影师也会出一两句声作为提醒,不过白栩的表现确实已经足够好了。

    混在工作人员当中,顾盼自己一个人站着总觉得不太自在,于是就猫到了张思真和宋明丽身边。

    张思真一如既往的在做低头族,玩手机玩得津津有味,甚至都没察觉到顾盼窝过来了,倒是宋明丽主动拍了拍顾盼的背,“那小子一大早把你喊过来,辛苦了。”

    顾盼摇摇头:“我什么都没做,只是在这里站着而已,没有张思真前辈和宋姐辛苦。”

    “出国和这次的费用会一起结给你的,还是上次那个卡号吧?”宋明丽跟着顾盼一起蹲了下来,“这小子确实有时候很任性,还请你多担待了。”

    “呃……”顾盼挠了挠后脑勺,“宋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为什么是她多担待啊……

    宋明丽低头笑了笑:“你还没觉出来吗,他需要你在他旁边,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你呆着就行了。”

    “……”还真没觉出来!

    看着顾盼一脸呆愣的样子,宋明丽左右看了看,给了顾盼一个眼神示意顾盼出去说话。

    出了摄影棚,宋姐把顾盼拉到了人很少的紧急通道,脸上客套的笑意不减:“白栩虽然二十多岁了,不过心性还跟个孩子似的,他要是跟你说了些让你搞不清楚的话,你就当没听过就是了,不能当真的。”

    听宋明丽这么说,顾盼才隐隐约约地想起白栩似乎确实是说了些让人一时之间分辨不清意思的话,于是赶忙点点头:“我知道的。”

    “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好姑娘,他虽然现在在国内人气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可越是这时候越是不能出任何差错,你明白我意思吧?”宋明丽看顾盼一副顺从的样子脸上笑得更开了,“当然,你对于小栩来说确实是很重要,也很特别,我作为经纪人恳请你在他身边帮助他,但是你千万不可以因为小栩一些孩子气的话耽误自己,知道吗?”

    顾盼想都没想过这么一层的事情,宋明丽说完她才浅浅地思索了一下:“那个……我……好像并没有什么能帮他做的事情啊,您说的帮助是什么意思呢?”

    白栩工作上的所有事情基本上都被宋明丽和张思真完美承包,顾盼想不出任何可以让宋明丽说出‘恳请你在他身边帮助他’这句话的理由。

    “简单的来说……”宋明丽顿了顿,“就是你只要在他身边,对他就是最大的帮助。”

    顾盼觉得宋明丽说的话甚至比白栩的话要更让她不能理解一些。

    “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有空我再跟你说清楚,你如果有什么难处也要及时跟我说。”宋明丽低头瞥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去吧,待会小祖宗发现我们出来闲聊又要不高兴了。”

    “好的……”顾盼听了个一知半解,可宋姐话说到这里她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了,只好跟着宋姐回了摄影棚。

    这次封面拍摄的用时有些超出了顾盼的预计,等到白栩吃过午饭已经是近两点了。

    可看着白栩完全没有要让自己走的意思,顾盼也只好去问问宋明丽白栩接下来的行程。

    “你下午有事儿吗?”宋明丽在休息室外和张思真并排坐着,似乎正在沟通之后关于白栩造型的问题。

    “嗯……有点事。”顾盼说:“因为……我以为上午拍完封面就没事儿了的。”

    “是很重要的事情吗?”宋明丽想想顾盼走后那不好伺候的小祖宗就觉得头疼。

    “应该还挺重要的……”

    看着顾盼的表情,宋明丽突然感觉嗅到了八卦的味道:“男朋友叫你过去?”

    “不是!”顾盼没想到宋明丽会突然来这么一句,脸上一热,“是许医生今天要出席一个场合啦!”

    一听见‘许医生’三个字,宋明丽心里立刻跟明镜似的。

    “那你进去让小栩休息一会吧。”宋明丽拍了拍顾盼的手背,“他应该会很快就会睡着的。”

    顾盼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转身回到了休息室。

    在旁边听了全程的张思真抬起头看向宋明丽:“那他醒了之后肯定会生气的。”

    “那也不能让小顾一天到晚陪着啊。”宋明丽目光看着不远处,“一天天的孤男寡女独处,迟早擦出火花来。”

    “我看……小祖宗是已经着火了。”张思真丢下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就继续低头看手机了。

    “……只要小顾这头烧不起来就没事。”

    顾盼进入了休息室,白栩正靠着沙发眯眼小憩,他看起来总是很疲累的样子,让顾盼大气都不敢喘。

    把门关上的声音已经被顾盼尽量压到了最低,可还是让少年睁开了眼。

    “你去哪儿了?”

    “上了个厕所……”顾盼自然地说了谎,然后走到白栩身边坐下,“你看起来很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好。”少年就像是亲人的猫咪一样黏了上来,微凉的脸颊贴着顾盼的颈脖。

    “你就这样睡?”看着少年如此乖顺的样子,顾盼心里突然迟迟地涌上一股骗人的罪恶感,“休息室有床,去床上睡吧。”

    就好像把家里孩子哄睡着了然后悄咪咪出去做坏事的大人一样。

    “那你陪我。”

    白栩确实是很困了。

    他不记得自己又是多少天没合眼,也是直到此刻才察觉出困倦。

    被白栩拉着躺在床上,顾盼看着疲倦的少年没过一会儿就完全陷入了沉睡状态。

    他的呼吸又轻又浅,脸上的妆已经被卸得干干净净,此刻蛋白一样细致的肌肤上只能看见一层浮着的细小绒毛,纤长的睫毛偶尔伴随着呼吸的起伏而微微颤动。

    虽然已经看过好几次白栩的睡颜了,不过再次看见,顾盼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这就是天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