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9
    不是吃的有点太过狼吞虎咽。

    “看你吃得很香啊。”顾成珏回答的很爽快,说完还伸出手,刮去顾盼嘴角的油渍,“好吃吗?”

    少年的手指带着洗手液的气味,在充斥着食物馥郁的厨房里显得格外清新。

    顾盼愣了一瞬,才连忙点了点头。

    这一休息就是近一个月,如果不是几天前收到了来自唐一飞的工资转账,顾盼可能都会以为自己找了一个假工作。

    就在顾盼休息得自己都觉得亏心的时候,唐一飞让她开工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

    似乎是因为秦璐要回国开独奏音乐会了。

    顾盼接到电话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结果到了之后唐一飞却是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让她坐在沙发上稍等一会。

    本来顾盼以为沙发坐起来再软也就那样,结果屁股刚一接触到那柔软的皮面,就觉得自己前二十多年的日子都白过了。

    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啊!

    唐一飞让顾盼坐下的原因也没有别的,就是因为他现在实在是没心思进行什么形象设计。

    “你们都是饭桶吗!几张音乐会的票都买不来!”

    “黄牛手里的票扫完了吗?去听众手里收票!多高的价格都收!”

    那边的黑西装们一个个都被训得连连点头,“我们现在就去。”

    顾盼一开始还以为唐一飞是因为没有抢到秦璐独奏音乐会的票所以生气,可是听着听着发觉不太对劲,就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那个……唐先生你要那么多票干什么啊?”

    难道是什么员工福利吗?顾盼想着看了一眼一众黑西装们,简直难以想象这么一群肃杀的人往台下一坐,台上的秦璐心理阴影面积会有多大。

    唐一飞回过头看着顾盼,认认真真地回答道:“我要包场,让她看着我拉琴,这样才能留下深刻的印象!”

    “?”顾盼一瞬间觉得自己没听明白唐一飞的意思。

    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不会追女孩的富二代!

    回过神来的顾盼被震得好半晌没说出一句话来。

    而这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回答完之后又继续刚才的话,手往茶几上一拍,却因为没控制好力道,眉毛微微一抖,“快去给我收!”

    “等一下……”顾盼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形象设计师,好像不应该插手管这件事,可是这件事直接影响到唐一飞给秦璐的好感度,如果这次见面直接GG,那她岂不是立刻就失业了吗!

    顾盼的声音一出,一群黑西装都整整齐齐地回过了头来,动作一致程度简直像是同一个核心操控的多个机器人。

    “那个,唐先生……”顾盼脸上堆起笑容,力求用自己最和善的语气提出意见,“你看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妥。”

    唐一飞眉毛一挑,“怎么说?”

    看着唐一飞没有明显对她的多管闲事感到不快,顾盼的胆子也稍稍大了起来,“你看,秦璐不是什么小歌星小演员,她是艺术家,而且是那么高傲,对金钱不屑一顾,所以你如果光砸钱在她身上,她可能反而对你会产生恶感。”

    顾盼一边在说,一边还在小心翼翼地观察金主的表情,可是唐一飞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过什么异样的神色,安安静静地听着顾盼把所有话说完,才皱着眉头陷入思索。

    很快,唐一飞又重新将目光投向了顾盼。

    “那你说,怎么办才好?”

    这个问题让顾盼一下就来了劲,胆子顿时大了不少,“依我看,票不需要都扫,但是你每一场都去,就静静地听,最好能背下她演奏的所有曲目,这样都比你直接包场来得有效果。”

    “为什么?”唐一飞皱着眉,一副不解的样子,“每一场人那么多,她怎么能记住我!”

    “你肯定是不能通过这件事直接制造和秦璐的关系了,但是这样至少以后再见面你可以用乐迷的身份自居,和她讨论小提琴的事情,这样你们就有共同话题了。”顾盼虽说恋爱没谈几次,不过说起这些东西来倒是头头是道。

    唐一飞就着顾盼的话思索了一会儿,立刻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看向顾盼的眼神都变得更加崇拜了,“你说的真有道理,顾小姐你真厉害啊!”

    双眸中闪烁着一股天真的味道。

    “……”顾盼看着唐一飞真切的崇拜神色,一时间就连想要客套的谦虚几句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小伙子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难不成是情窦初开,人生第一次恋爱什么的?

    “那咱们赶紧开始吧,争取在今晚给她一个惊艳的造型。”顾盼说着站起身,就想赶紧开始工作。

    可是唐一飞却迟迟不站起身,顾盼还以为他在思考着什么重要的问题,也耐着性子在旁边等着。

    过了好一会儿,唐一飞才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双手握住了顾盼的肩,眼睛里闪闪发光地看着顾盼,“顾小姐,你可以当我的恋爱顾问吗?”

    “哈!?”

    顾盼眨了眨眼,有些难以置信地伸出手指了指自己,“我?恋爱顾问?”

    她刚才只不过是随口说说,支了支招,管不管用还另说呢。

    更何况恋爱顾问什么的,这唐一飞一副双商低下的样子,万一追不上追究她的责任,那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对。”唐一飞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我觉得只有你能拯救我了。”

    “不不不不了吧。”顾盼连连摇头,“恋爱这种事情是自己的事情啊,这个……”

    “你的月薪翻三倍!”

    “行那请问上班时间还变吗?”

    钱啊啊啊啊!

    跟着唐一飞进了衣帽间的顾盼心里其实有那么点后悔,毕竟她本来可以隔岸观火看热闹,现在把自己搭进去了,万一有个好歹,总感觉王丹丹的下场就是她的未来。

    顾盼打开唐一飞的衣柜,大脑一瞬间被里面的东西震得连自己刚才在想的事情都忘记了。

    只见唐一飞的衣柜里挂着各色艳俗不已的衣服,比如那条印着艳红色大牡丹花的裤子,顾盼曾经在一本时尚杂志上见过,当时还和同事吐槽过长得跟个上世纪的床单似的,没想到还真有人买……

    顾盼赶紧关上了衣橱的门,避免自己的眼睛惨遭荼毒。

    这哪里是衣柜,简直是潘多拉魔盒。

    翻遍整个衣帽间,顾盼总算找出了一套烟灰色的西装,虽说已经是Demmer两年前的款了,可现在时间显然是已经来不及再临时带这傻儿子去买了。

    手上拎着衣架,顾盼看着正整个人横躺在沙发上,一身荧光黄睡衣的唐一飞。

    顾盼把衣服交给黑西装,让他们找人熨平,转身就从自己带来的包里开始掏化妆品。

    唐一飞那张脸绝对算是英俊,尤其是他故作深沉的时候,眉眼间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