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77、工作之争
    等到唐一飞终于恋恋不舍的开车离开,顾盼下了车走进楼洞才想起自己一直没开机,于是赶紧把手机打开,发了一条微博:

    “我顾汉三杀回来啦!”

    这条微博就在顾盼乘着电梯上楼的这段功夫里就被顾成珏火速点了个赞,然后顾盼刚走出电梯门就接到了顾成珏的电话。

    “姐,你不是说明天上午到吗,怎么这么快就到了?”顾成珏刚下课,躲开熙熙攘攘的下课大军抄小道回寝室。

    “呃……”顾盼掏出钥匙开门,“改签了……”

    “那我明天下午回去好不好?”顾成珏早就迫不及待想要见顾盼一面了。

    “好啊。”顾盼答应了之后才发现哪里不对,“等一下明天不是周三吗?你回来了上课怎么办?”

    差点就忽悠过去的顾成珏没想到被姐姐察觉,只能吐舌认栽:“周四再回学校嘛。”

    “不行!”顾盼非常强硬地拒绝道:“想都不要想!”

    虽然顾盼平时软软的很好说话,可一旦涉及到这种事情还是格外有原则的。

    顾成珏当然知道跟顾盼犟下去也没用,只能退而求其次,“好嘛我知道了,那你星期五要跟我一起吃晚饭,我会买菜带回去的。”

    “好,我知道啦。”顾盼换好拖鞋往家里走了两步,就发现家里意外的干净。

    甚至比她走之前还要干净。

    衣柜里秋冬的衣服被拿了出来,夏装被收了进去,存放得整整齐齐;冰箱里堆满了顾盼爱喝的饮料和速食;专门摆放零食的柜子也被填充得满满当当,都是顾盼喜欢的口味。

    顾盼越翻越惊喜,对于顾成珏的贴心与细心更是感动得不行。

    好在现在电话已经挂断了,要不然顾盼指不定脑袋一热会跟顾成珏说出类似于感谢的傻话。

    果然不管国外再怎么好,五星级酒店的套房再怎么奢华舒适,也还是比不上自己家啊。

    顾盼洗了个澡之后把从国外换下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然后舒舒服服地窝在自己的小床上。

    天冷了,胡萝卜小绒毯已经被收了起来,顾盼身上盖着印着白云图案的鹅绒被,又轻又暖。

    昏昏欲睡间,顾盼隐隐约约的想起,上次顾成珏是不是就在自己的床上……

    那点睡意一下消了个七七八八,她从床上坐起身,脸一下红成了一颗鲜嫩欲滴的大蜜桃。

    说起来,床单和枕套确实都被换过了,新换上的床上用品带着一点点樟脑丸的气味。

    顾盼重新躺回床上,睡意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棉质的床单柔软亲肤,可顾盼却翻来覆去觉得自己好像躺在一块铁板上,只要想到顾成珏曾经窝在这里同电话那头的自己一边通话一边自渎,就觉得羞耻得无以复加。

    就在顾盼这边翻来滚去的时候,白栩的消息先到了。

    “后天我在C市要拍封面,上午9点,地址宋姐会发给你。”

    工作的消息一下让顾盼冷静了些许,她回复了一个“好的”之后,又想了想,补了一句,“那大概几点结束呢?”

    本来看见呆头鹅乖巧的回复还有那么点欣慰的白栩在看见后面这个问题的时候立刻心气不顺地眯了眯眼。

    “你有别的事?”

    顾盼倒不是有别的事,就是随口问了一句罢了。

    结果当天早上还真来了事儿。

    许景堂因为重新开始接受新的工作,自然也收到了很多学术研讨会的邀请函,按照他以前的风格当然是会全部都回绝掉,不过现在能借着这个机会把小姑娘叫到身边,那就不一样了。

    “诶,所以今天下午你要出席一个学术研讨会是吗?”顾盼早上随便啃了个面包,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就接到了许景堂的电话。

    “对。”电话那头许景堂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主要是研讨会之后还有晚宴。”

    “嗯……”顾盼不知道学术研讨会是做些什么的,只是从名字感觉应该挺重要的,“那大概几点呢?因为我上午还有一点事情……”

    “没关系,你忙完了再联系我。”

    反正这个研讨会并不是许景堂最终的目标。

    “好,我这边两点应该能结束。”顾盼想了想之前伺候的那些模特大爷们拍封面最多不过一上午的功夫,到下午两点怎么样也收工了,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那我等你。”

    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顾盼赶紧出门赶往宋姐发来的位置。

    其实她很想知道既然张思真在上班状态,白栩为什么还需要让自己去,不过考虑到张思真可能有事自己要顶一下,就还是去了。

    结果到了那,白栩已经化好妆准备好了。

    张思真对于顾盼的到来并不意外,反倒是有那么点如释重负的样子。

    宋明丽应该去拍摄现场协助准备了,房间里只有张思真和白栩两个人,张思真一看顾盼来了就起身准备往外走,顾盼站在原地还有点懵。

    “宋姐走之前交代十分钟之后去摄影棚。”张思真临出门前拍了拍顾盼的肩,“交给你了。”

    张思真走后,偌大的休息室就只剩下空调轻弱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声响。

    “……原来我今天不是来帮你设计造型的。”顾盼把自己的包放在化妆台上,“那……那我来是干什么的呢?”

    顾盼的心情有些奇妙。

    有一种后知后觉被戏耍了的感觉。

    可是要说生气吧也谈不上,顶多是有那么点……微妙的失落。

    “我想要你在旁边看着我工作。”

    白栩察觉出顾盼的情绪不太对,站起身走到顾盼身边,蓝眸中印出少女的侧脸,“你不愿意?”

    “不是……”顾盼被噎了一下,想了想又开口:“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呢……”

    少年撇撇嘴,表情上涌现几分认真,“那我现在就直接说了,我想要你陪在我旁边,不管去哪,你都一直陪着我,你愿意吗?”

    顾盼一愣。

    “呃可是我现在……是跟唐先生签了合同的,我不能在合同期内擅自离开C市……”

    白栩差点给顾盼这神奇的脑回路气死。

    “算了,你真是个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