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71、羞耻的命令
    何之洲真的按照顾盼的命令,从她的脖颈开始到脚趾,每一寸都没有放过,每一寸都仔仔细细地用手探过了一遍,就连腿缝间湿漉漉的小洞,甚至是里面一层层小肉沟都被完完整整地照顾到了。

    顾盼被何之洲的手指成功地送上了高潮后,何之洲才把自己裹满淫水的手指拔出来,扶着怀里软成一滩烂泥的顾盼。

    “这样就可以了吗,陛下。”

    当然不可以!

    虽然高潮出来了一次,可是毕竟那只是手指,比起真刀真枪的做还是差了很多事儿的。

    “进来……”

    顾盼的脑袋埋在何之洲的胸口,对这个女王游戏已经感到十分厌倦了。

    她根本没有在这个游戏里讨到任何好处,不管下了什么样的命令,到最后都是自己被何之洲玩得团团转!

    何之洲真是太可怕了!

    “去哪里?”何之洲却依然是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对于顾盼模棱两可的措辞采取拒不接受的态度。

    顾盼吸了吸鼻子,张张嘴,又咬咬下唇,纠结了好一阵子,“小穴里……”

    “手指吗?”男人此刻已经完全在顾盼面前展示出了自己的邪恶,如果他真的是一只狐妖的话,恐怕九条尾巴都在兴奋得左右摇晃,“不是刚刚才从小穴里出来吗?”

    这人!

    顾盼气得抬起头怒气冲冲地瞪了何之洲一眼,可奈何那眼眶里还剩着些刚才高潮时留下的残泪,不光一点气势没有,还大有一种欲求不满的撒娇味道。

    何之洲被顾盼这一眼瞪得差点就把什么骑士与女王给扔到一边,直接把傻兔子操到明天下不了床。

    不过他还是深吸一口气,忍住了。

    毕竟这种时候就像是要静静地等待食材入味,要到恰到好处的那一瞬间夹起来吃掉才有味道,急了就破坏气氛了。

    “不是手指!”顾盼使劲吸了吸鼻子,“洲洲你非要这样吗!”

    到底是什么东西,顾盼觉得何之洲可比自己清楚一百倍。

    何之洲笑意盈盈地看着顾盼:“陛下不说清楚的话确实没法明白啊。”

    说着,还挺了挺身,用自己的龟头在顾盼的身上顶了一下。

    这人是魔鬼吗!

    顾盼想直接用上次对付唐一飞的那一招把何之洲推倒了女上位做,结果就被眼疾手快的何之洲抢先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压在了墙壁上。

    傻兔子的两只小脚丫在空中无力地蹬了两下,手使劲推了何之洲两把。

    “虽然让陛下主动也很诱人,不过……”男人的龟头已经顶在了顾盼的穴口,任凭那软软的肉如何厮磨啃咬也不肯再往里一步,“在下不敢随便揣度您的意思。”

    顾盼感觉自己的肉穴已经对那根不断在穴口诱着她的柱状物垂涎得不能再垂涎了,可胯被固定得死死的,就算想往下那么一点、再把那根肉物往里含一点都做不到。

    “肉棒……”顾盼终于输了,她觉得自己输得彻底。

    不管是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完全败给了何之洲。

    扮演仆从角色的何之洲听见傻兔子说出这么轻不可闻的两个字,也知道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再逼下去,傻兔子可真就急眼了。

    “遵命。”他笑着吻上顾盼,含着少女柔软的唇瓣,腰上紧绷发力往里一送,便直接从头捣到了尾。

    粗硕的坚硬一下填满了空虚的肉穴,茎头搔刮过每一个蜷缩的褶,再被茎身撑住保持着舒展的姿态。

    顾盼浑身猛地抖了抖,呜了一声,红了眼眶。

    “陛下……”何之洲还吻着顾盼的唇,说话说得含含糊糊,“在下刚才自慰的时候就在想着,像现在这样子把您压在墙上……”

    顾盼被小穴摩擦带来的快意弄得微微失神,被何之洲纠缠住的舌头也顿了顿,过了好一会儿才把何之洲的话消化掉。

    少女的口中含着男人的舌,就连嗔怪也带着几分娇气:“哼……”

    何之洲的心都差点被这短短的一声哼给酥化了。

    他隐隐的感觉到,怀里的顾盼好像真的成了他的王,而他哪怕是心里再多谋略也只能在她面前俯首帖耳。

    今天下午顾盼气鼓鼓的样子虽然可爱得不行,可何之洲可是真的有点慌了。

    尤其是在白栩在旁边当搅屎棍的时候。

    这只傻兔子太傻了,猎人很怕她会被其他猎手抢走。

    关心则乱。

    他的笃定与悠闲被越来越强烈的关心磨损耗尽,曾经觉得傻兔子跑不出他掌心的那股气定神闲早已不见踪影。

    男人的性器在少女的身体中时隐时现,龟头对准一腔软肉辗转碾磨,抽出插入皆是寸步难行。

    哪怕现在她就在自己怀里,上面的嘴含着他的舌,下面的穴含着他的棍,何之洲却还在贪心的想要更多。

    柔软的嫩穴每次插入都一边发着抖一边稳稳地托住自己的肉身,深处的小缝被顶开一个小豁口,在何之洲深入的瞬间就像是活物一般吮着他的龟头。

    何之洲的额头上缀着些细细的汗。

    顾盼的手不知何时环住了男人的脖颈,嘴里被满满地堵着,哪怕舒服到快要融化了也只能发出闷闷的哼叫。

    男人的节奏还是掌握得那么好,重捣轻拔,每一下都让顾盼觉得浑身的毛孔都爽到张开战栗,在高潮的边缘徘徊。

    这是手指绝对替代不了的。

    好舒服!

    顾盼数不清何之洲到底在自己的身体里插捣了多少下,只记得自己最后一次高潮应该是和他一起到的。

    一般高潮后的顾盼都会昏昏欲睡,这次倒是还挺到了和何之洲洗完澡。

    “你这浴室实在是太小了。”何之洲的长发刚刚洗干净,现在近乎一半都垂落在浴缸的温水中,均匀地铺散开来,“把房退了住我那去吧,嗯?”

    顾盼摇摇头,被温热的水泡得鼻头有些发红:“明天就要回去了,今天最后一夜还折腾?”

    “住在这里太委屈我的女王陛下了。”何之洲笑着在顾盼的后颈亲了一口,“在下心疼。”

    “你还玩呢!”一听见女王两个字顾盼就头大。

    何之洲轻笑着搂住顾盼,狭窄的浴缸迫使他们不得不紧紧相贴。

    “因为太有趣了……实在是玩不够。”

    如果可以的话,甚至想玩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