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70、服从
    似乎是没想到能从顾盼口中听到这样的命令,何之洲轻笑出声:“哎呀,女王陛下,那可以允许在下进行一些合理的想象吗?”

    “想象?”顾盼一下没反应过来何之洲说的是什么意思。

    “比如……”何之洲直勾勾地看着顾盼的小脸,“想象在下是如何把女王陛下压在身下……”

    他说着用手握住了半软的阴茎,上下小小地搓动了一下。

    “用这个玩意儿插进女王陛下的身体里的。”

    顾盼脸唰地一下红了,她没想到何之洲竟然还会来这么一手。

    可是话都说出口了,现在如果再反悔,确实显得太弱了!

    “你想吧!”反正就是想想,也不会掉块肉!

    “感谢女王陛下。”何之洲笑得眯起眼来,手开始上下缓缓移动。

    顾盼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余光瞥见男人的指缝间透出些深沉的颜色来。

    何之洲不仅仅会取悦床伴,也很会取悦自己,他的手不单单是简单的上下揉搓摩擦带给性器官刺激,手指偶尔会绕到龟头上揉一把。

    在他自己的照顾下,那根原本只是半醒的阴茎很快就完全苏醒了过来,昂扬着脑袋,英姿勃发。

    顾盼垂着脑袋看着自己面前的地毯,心怦怦直跳,她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给出这样的命令,到现在完全变成了一种自我折磨。

    可哪怕顾盼没眼看何之洲的动作,她也能清楚的感觉到男人的目光一直黏连在她身上,那种明显带着情欲的炽热目光让人忍不住浑身发酥。

    虽然何之洲都没说话,不过顾盼就有一种现在自己已经被扒了个精光的错觉。

    目光就跟被什么有实体的东西抓住了似的根本不受控制地往何之洲的方向瞟。

    然后她就被何之洲整个人在此刻散发出来的一种媚态完全吸引住了。

    只见男人的长发垂落在胸前,漂亮的桃花眼半眯着,眉头微拧,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一只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阴茎,另一只手则是适当地托着自己的两颗阴囊揉搓。

    是有些淫乱的场面,可男人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漂亮的肌理线条,泛着自然光泽的皮肤,一头垂顺的黑色瀑布,还有那微微上挑的眼角稍……

    简直让人看得心里直发痒。

    不,不光是心里了,顾盼现在觉得自己下面也痒得厉害,想找个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塞进去好好捅几下。

    男人每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眼神,都带着无限风情,就像是能蛊惑人心的妖物,拉扯着顾盼的视线,不让她有任何别开眼的机会。

    “盼盼……”何之洲嘶哑地喊出顾盼的名字,双目因为自己给予的快乐而蒙上了一层迷蒙,“过来。”

    顾盼就跟着了魔似的从椅子上站起,朝床的方向走去。

    在站起的一瞬间,顾盼就感觉到两腿之间一股热流就跟没了遮拦似的往外涌。

    “洲洲……”顾盼的声音软了下来,带着一股颗粒感。

    “嗯。”何之洲沉沉地应了一声,似乎好像将那一声难以自持的呻吟也一起带了出来,“你看看它……它是为你才这么兴奋的。”

    顾盼垂眸,就看见男人的马眼处已经挤出了些许的乳白色。

    她在何之洲的面前蹲下,“你快要射出来了吗?”

    “如果陛下希望的话,它马上就可以射出来。”

    说话间,何之洲稍稍清醒了两分,又开始秉承着最初的承诺,扮演回忠诚的奴仆角色。

    男人的手摩擦着已经带着些湿润感的阴茎,发出细微的悉索声响,让顾盼的喉咙愈发干渴,迫使她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你不要用这样的表情看着我。”少女下意识露出的馋相令何之洲看得喉头直发紧,喉结一滚,“我会不满足于只是在脑袋里想象和你做爱的画面的。”

    这句话姿态真的太低了。

    就像是顾盼真的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王,而何之洲真的是匍匐在女王脚边随时能够为她献上一切的仆人。

    男人的龟头猛地一颤,浓白的精液就涌了出来。

    顾盼看得胸口的两颗小乳尖都绷了起来。

    空气中尽是一股强烈的男性气味,在此时此刻对于顾盼来说简直是一种无声的挑逗,将她脑海中欲望的火苗立刻扩成滔天火势。

    “你刚才说……完全听我的话,还算数吗?”

    何之洲看向顾盼,“当然。”

    “那……现在能跟我做吗?”

    顾盼的声音已经小到几乎让近在咫尺的何之洲都听不清楚的地步。

    “我可以满足陛下的任何要求,不过……”

    他顿了顿,笑得就像是得逞了的狐狸。

    “必须每一步都由您亲自下令。”

    顾盼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了。

    她觉得自己绝对是跳进了何之洲的陷阱里,而且还是心甘情愿自投罗网的那种。

    可是顾盼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她的小穴空虚得不住地收缩颤抖,淫水已经将她的棉质内裤彻底弄湿,顾盼甚至都觉得如果现在把内裤脱下来,水甚至可以顺着她的大腿根一路流下去。

    “吻我……”

    “遵命。”

    何之洲应声站起,手抚上了顾盼的肩,弯下腰含住了少女的唇。

    顾盼的牙关已经是敞开的状态,嫩滑的小舌头正等着何之洲的触碰,可何之洲却偏偏慢条斯理地一点点推动进度,仔仔细细地品尝着少女的唇瓣。

    他的手完全没有乱动过,至始至终都牢牢地卡在顾盼的肩膀上,那副认真的神态充满了一种好似对女王的膜拜。

    最后还是顾盼主动缠上了何之洲的舌。

    她在性爱中很少占主动,如今真可谓是被何之洲逼急了,直接伸着手抱住了何之洲的脖颈,将自己的舌送进了何之洲的口中。

    何之洲的手被顾盼挣开,在空中顿了一秒便毫不犹豫地扣住了顾盼的后脑勺,不给她逃开的机会,便直接加深了这个吻。

    舌头搅拌着来不及吞咽的唾液,发出黏滑的声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来不及呼吸而缺氧的关系,顾盼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整个人都好像快要融化在何之洲的怀里,满心满脑都想要快一点和他合二为一。

    “摸一摸我……”

    “摸哪里?”

    男人邪恶地追问。

    “哪里都要……”

    已经被吻得晕晕乎乎的顾盼脑中的羞耻心已经被麻痹了大半。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