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69、女王游戏
    顾盼的火气傍晚回到酒店的时候得知房间的浴室修好才终于有了一丝缓解的迹象。

    晚上,顾盼把行李箱拿回了房间,洗完澡在房间里清点自己今天的购物清单,然后准备整理一下的时候,门铃响了。

    “谁?”

    顾盼走到门边问了一声。

    “盼盼,是我。”

    门外是何之洲的声音。

    虽然顾盼心里还是不太开心,不过觉得也不能把何先生关在门外,于是还是开了门。

    何之洲看着傻兔子还是气鼓鼓的样子,为了防止她突然把门关上,抢先伸出手扶住了门边。

    “让我进去说话好不好?”

    男人的语气着实是温柔,带着一股诱哄的感觉,虽然何之洲在顾盼面前总是温柔的,可顾盼也是第一次听见何之洲用这样好像哄孩子一样的语气说话。

    本来她也不是那种会直接把门关上的类型,现在就更是开不了口去拒绝了。

    可顾盼还是有点气!

    于是她虽然没直接关门,却也没接何之洲的话,扭头就进了房间。

    结果没走几步就被何之洲从背后抱住了。

    “第一次看你生气,好可爱。”男人的唇贴在顾盼的耳廓,低低的声音伴随着温热的吐息。

    “……被你夸奖我也不会高兴!”几次了,这都几次了!

    在厕所也就算了,把许医生丢在外面也就算了,这次竟然在餐厅里……

    那么多人!

    如果不小心暴露了哪里还有脸继续活下去!

    “是吗?”何之洲听见顾盼的话却轻笑了出来,“看来我的盼盼真的很生气,怎么办,我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真是看不出你一点办法也没有啊!

    顾盼的心却早就在听见何之洲示弱的话语时开始有点发软。

    何之洲这个人平时总是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其实顾盼也知道那都是表面。

    剥开他那一层柔软的壳,其实里面都是藏在绵软中的针

    何之洲的强势,顾盼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了解的比任何人都透彻。

    顾盼沉默了片刻,就感觉贴在自己耳廓的柔软下移,温热的唇含住了自己的耳垂,“那我们玩个游戏,让你解气好不好?”

    准确的抓住何之洲话语中的关键字,顾盼才回过头看向何之洲,“游戏?”

    何之洲直接凑过去在顾盼的唇角上亲了一下,手指滑入少女的发间。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女王,我是你的仆从。”男人的桃花眼中映出暖色的灯光,“我绝对服从于你的任何命令,你可以命令我去做任何事情。”

    还、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顾盼咽了口唾沫,还是小心翼翼地确认了一句:“任何命令?”

    何之洲一看顾盼来劲了,立刻点点头。

    “那……如果我让你裸体出去走一圈呢?”

    闻言,男人先是愣了愣,随即脸上露出苦笑:“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我也只好遵命了,不过请你气消了之后一定要去警局保释我出来。”

    顾盼本来也没想过分到这个程度,又看何之洲一副很诚恳的样子,那一肚子气早就消得无影无踪了。

    不过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顾盼觉得自己如果浪费掉了的话,是不是有点太暴殄天物了……

    就……怎么说呢!谁会不想看一个平时总是运筹帷幄胸有成竹的人偶尔吃一瘪呢!

    反正顾盼是有那么点想看的。

    “那……那你把裤子脱了。”顾盼虽然很想像女王一样颐指气使的跟何之洲说话,不过话一说出口,那个语气还是像一只壮着胆子朝狮子吼叫的小狗。

    “遵命。”

    仆从何之洲一点犹豫也没有,就站起身把皮带解开,从腰间抽了出来,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明明执行命令的人是何之洲,可顾盼却莫名其妙地紧张了起来。

    男人的动作相当自然流畅,就像是在一个只有自己的封闭空间一样悠闲自在。

    转眼,何之洲的下半身就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只见他上半身的衣着依然完好得体,大指勾住内裤的边缘往下一拉

    已经呈现半勃起状态的阴茎脱离了内裤的束缚之后从男人胯间的幽黑密林中稍稍仰起头,虽然顾盼不是第一次跟它见面,可看着那紫黑色的茎身还是有些怵。

    把内裤扔到一边的何之洲转头看向顾盼,神色依旧自然,“这样可以吗?”

    “可、可以……”

    顾盼悄悄地咽了口唾沫,目光已经开始跟飞蛾似的在房间里到处乱转,就是不停留在何之洲的身上。

    “然后呢?陛下不会就让我一直站在这里吧。”何之洲说着就想朝顾盼走过去。

    “把衣服也脱掉……”顾盼本来是想看何之洲脸上会出现类似于不好意思的神情的,可现在怎么看怎么都是自己更不好意思多一些。

    闻言,男人直接解开了衬衣的纽扣,一点点把自己精壮的肉体线条展现在了顾盼眼前。

    把脱下来的衬衣和外套一并扔进了单人沙发中,何之洲转向顾盼,朝她的方向走了两步。

    “等、等一下,你在那张沙发上坐下。”顾盼下意识往后退了退,指着自己房间里的单人沙发,又看了看上面堆了些何之洲刚脱下来的东西,“呃……算了你来床上坐下吧。”

    何之洲看着顾盼那副不自在的样子,低头笑开:“遵命。”

    男人平静地在床边坐了下来,顾盼则是走到了单人沙发旁,把何之洲脱下来的衣物收拾了一下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坐下。

    床上的何之洲坐得十分随意,反倒是顾盼浑身僵硬地坐着,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

    她的小脑袋瓜里不断地在思考要再继续下怎样的命令才会让何之洲体会到类似自己之前体会到的那种羞耻与慌张。

    想了好半晌,顾盼握了握拳。

    “你……自慰给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