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8
    开关,可是双腿就像是生了根似的,站在原地拔都拔不出来。

    顾盼刚才太过于专注注视着屏幕,根本没注意到高远手上的动作。

    这样的情况让顾盼觉得既窘迫又丢人,毕竟自己也是个成年人了,被恐怖片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也就罢了,现在还因为不断回想着片子里的内容而怕黑怕到走不动路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她已经顾不上再跟高远谈什么去留问题了,弯下腰摸着沙发坐了下来,企图挽回自己的尊严。

    高远就这么沉默着地看着顾盼一脸纠结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动作,他知道现在适时地跟顾盼说上两句宽慰的话就能缓解她的恐惧,可他却像看那副表情上瘾了似的,完全没有要伸出援手的想法。

    不仅如此,一股非常恶劣的兴致突然高涨,他随手从茶几上拿起准备好的冰啤酒,因为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不久,整个金属瓶身散发着沁心的凉气。

    顾盼脊背挺得直直的,好不容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准备开口继续刚才的话题,突觉侧脸一阵冷气袭来,一个冰凉而又坚硬的东西贴上了她的脸颊。

    那一瞬间在顾盼的脑海中炸开的画面是一只巨大的异形蜘蛛用它刀盾一般的前肢触碰了她的脸,其他众多手脚已然跃跃欲试,想要扑上前来将她拆解入腹,让顾盼的鸡皮疙瘩顿时从头起到了脚。

    “!”本能般的尖叫在下一瞬间被一只厚实的大手堵了回去,人类的求生欲望在这一瞬间爆发,顾盼脑袋里一片空白,拳头却是下意识地不断朝压过来的男人袭去,浑身肌肉紧绷,在恐惧和惊慌面前根本感觉不到相互作用力带来的疼痛和疲累,可这样的爆发也仅仅是一瞬,很快顾盼的力道就减弱了下去。

    她的击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简直与蚍蜉撼树无异,手掌和拳头触碰到的所有位置都是无一例外的坚如磐石,对方坚实的身躯比起一堵厚墙,区别仅仅在于前者拥有近乎夸张的肌肉曲线。

    高远已经笑得快憋不住了,胸膛不断地因为忍笑而发出轻微的震动,微凉的气息从鼻腔一阵阵喷洒在顾盼的脸颊处。

    顾盼的动作已经完全停止了下来,高远也迅速地松开了手,这时顾盼的才因为剧烈动作而发射出迟来的缺氧信号开始大口地喘息起来,以保证身体的供氧需求。

    方才因为一边要用手捂住顾盼的嘴,一边又需要控制住顾盼爆发式的击打,高远不得不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盾墙,压制住顾盼的动作,此刻两人之间的姿势暧昧得让空气的流动都变得极为缓慢,顾盼几乎不需要怎么刻意去嗅就能闻到高远身上清新的皂角香味。

    迟钝如顾盼也反应过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刚才那一瞬间吓得她眼泪都出来了,现在知道这一切都是高远的恶作剧,一股怒气跟后劲似的冲上脑门。

    本来都已经松开的拳头又重新握紧,对着高远的胸口就是一顿捶,“高远你太幼稚了!你是小学生吗!”

    顾盼一向待人都是礼貌的,这次竟然对高远直呼其名,可见确实是吓得不轻。

    女性的拳头力道本来就小,更何况是已经经历过一番爆发之后没剩多少力气的顾盼,打在高远的身上,就连按摩都算不上。

    配合着被拳打的‘咚咚咚咚’,高远好不容易才忍住大笑的欲望,一只手直接把顾盼双手手腕都控制了起来,往上一推直接压在了顾盼头顶的沙发扶手上。

    “抱歉抱歉。”他的道歉因为语气中依然带着浓厚的笑意而听起来毫无诚意,“不过你还是先别打我了,我身体太硬,你用力过猛的话会伤着手腕的。”

    这边的顾盼还在喘,小小的胸口激烈地起伏着,高远能明显感觉到身下的娇小女孩胸口的曲线伴随着呼吸时而清晰时而朦胧。

    她回来之前已经在酒店洗过澡了,身上被沐浴乳的普通香味包裹着,混合着顾盼本身一点儿隐隐约约的体香,钻进了男人的鼻腔中。

    高远只觉得这股香味迅速在他的身体里沉坠,下腹微微一紧,便直接松开了禁锢着顾盼的手,撑着沙发坐了起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顾盼也立刻气鼓鼓地起身,回房间之前还留给高远一个恶狠狠的“哼”,企图以此威吓对方。

    黑暗中,高远又因为顾盼的那一个哼音而笑开了,虽然那件事依然没有任何进展,不过他好像又找到了一个新的乐子。

    这样也不错。

    ============================================================

    截止到现在为止已经有98个珠珠了

    本辣鸡掐指一算觉得明天肯定妥妥到100

    那么直接在这里发一下关于26日的二更

    会在26日20:00准时发车

    是字数爆炸的一章,希望各位小天使能感受到本辣鸡的爱!【蹦跳比心

    19、恋爱顾问(100珠二更)

    6348187326031

    ouse

    19、恋爱顾问(100珠二更)

    顾盼躺上床的时候才想起自己忘记跟高远谈一下房子的事情了,可是现在要让顾盼再重新回到客厅和高远说话,又让她觉得犹豫。

    算了还是明天再说吧。

    得过且过的心思立刻占了上风,顾盼拉起薄毯盖在身上,今天一天发生了好多事让她感到很累,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因为睡得晚,第二天顾盼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顾成珏做好的早饭已经凉了,顾盼猫到厨房想着反正是夏天,冷着吃也无所谓,就被后一脚进了厨房的弟弟拉开了,“我帮你热热再吃。”

    “不用啦!”顾盼正想拒绝,顾成珏已经把碗端走了。

    看见顾成珏,顾盼这才想起昨晚自己那么大声的斥责高远,也不知道有没有吵醒顾成珏。

    不过想想如果顾成珏被吵醒肯定会冲出房间,更别提现在一脸平静地帮她热早餐了。

    顾盼坐在椅子上看着顾成珏熟练地打开电磁炉,只套着一身居家服的顾成珏露出了一截小腿线条,乍一看显得略略有些清瘦,可是顾盼盯了一会儿,发现那在白皙的皮肤下随着顾成珏动作而舒展拉伸的小块肌肉。

    这种线条感不同于高远,起伏很小,十分流畅地勾连着少年的脚踝。

    “好了。”顾成珏动作很快,没一会儿就把热好的粥和菜重新端了上来。

    顾盼吃到一半才发现顾成珏一直没有出去,就坐在旁边定定地看着她,一只手撑着下巴,好像在看什么极其有趣的事情似的。

    “看什么呢你。”顾盼咽下口中的粥,倒是没因为顾成珏的注视而感觉到不舒服,只是脑袋里不住地开始思考,自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