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64、不能不要
    小姑娘的声音在发抖,听起来很可怜。

    听得许景堂恻隐之心微动。

    可同时他心里很清楚小姑娘是为什么抗拒。

    “你很介意吗?”说着,许景堂瞟了一眼沙发的方向。

    当、当然介意啊!

    顾盼抓着许景堂衬衣的手紧了紧,“嗯……”

    得到了小姑娘肯定的答复,许景堂的心情却是更差了些。

    他的处境有些太被动了。

    更何况还是因为其他男人而陷入的被动。

    心里的兽又开始发出难耐的低吼,许景堂伸出手抬起顾盼的下巴重新吻了上去。

    男人修长的手指毫不犹豫地挑起顾盼的睡衣,大掌覆上了少女微微隆起的胸部。

    顾盼没想到许景堂竟然还是执意要继续,身子往后想要躲避他的接触,却被许景堂顺势压在了床上。

    她原本就不大的胸脯被男人紧紧压住,乳尖从许景堂的指缝间滑出,然后再被夹紧。

    “嗯……”情欲来得汹涌,顾盼的小腿在床上踢了几下就已经感觉身体从尾椎的部位开始,一点点被快意的酥麻攻占。

    许景堂在床上是完全和床下不同的风格,哪怕是接吻都带着一种暴雨的感觉,雨点密集地将顾盼整个人笼罩住,让她就连喘息的空档都没有,只能用尽全力去感受男人的存在。

    刚刚才换上的干净小内裤被男人毫不费力地扯了下去,已经有点濡湿感的小肉瓣被男人的手指掰开,然后那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直接滑入了顾盼的小肉穴内。

    顾盼的腿下意识地合拢,紧紧地夹着许景堂的手。

    许景堂没有直接掰开她的双腿,反倒是手上用力带着小姑娘的乳尖往外一拉,激得顾盼的身体小小地跳了一下。

    小穴一抽,深处吐出一大包淫水。

    男人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指,在确认了小姑娘私处良好的恢复状况之后,许景堂清楚自己也没有继续压抑的必要了。

    他离开了小姑娘被自己蹂躏得又红又肿的双唇,一根烙铁似的柱状物就顶在了顾盼的肉缝外。

    “景堂……景堂别……”顾盼知道这根肉棒一旦进来,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的。

    如果唐一飞被自己的淫叫声吵醒,那顾盼真的死的心都有了。

    大腿被迫张开,少女已经恢复了嫩粉色的私处就在眼前,那小肉洞的洞口微微翕动着,里面的媚肉湿漉漉的,还在往外流着水。

    这样的情况说是要拒绝,确实是太没有说服力了一些。

    “别在这里……好不好?”顾盼实在是太害怕了。

    闻言,许景堂抬眸看了顾盼一眼,眼底没有太多情欲,更多的是大片的冷色。

    他抬手便抱起少女往阳台的方向走去。

    说是阳台,不过就类似唐一飞那间房,里面完全就是玻璃温室,看着凉实际上也一直有暖气供应。

    此刻的窗外已经没有了不久之前的热闹,行人与行车都开始大量减少,一切开始趋于宁静。

    河道两旁的灯火变得零星,可放眼望去整个城市依然华灯熠熠,每一个细小的微光聚集在一起,就像是置身于宇宙中一大片不知名的星云之上。

    许景堂把顾盼放下来之后还不忘回头将阳台的门关上,然后直接走上前压着顾盼的背就插了进去。

    顾盼的身体被压在冰凉的玻璃上,隔着一层棉质睡衣也能感觉得到强烈的寒意,乳尖紧绷得发疼,呼吸化作大片白雾,一下朦胧了眼前的夜景。

    阴道内传来的饱胀感顺着顾盼的脊椎一路上蹿,让她立刻忍不住叫出声来。

    “景堂……”

    好舒服……好满。

    刚才在体内聚集的空虚感一扫而空,男人的上昂的龟头在她的花芯上一碾便毫不犹豫地退开,然后再狠狠地整根没入。

    一侧的腿被许景堂拉起,顾盼只剩下一条腿挨着地,整个身体的平衡却完全在被压制的上半身上。

    她的脚趾伴随着男人的插入与抽出不断变化着拧紧的状态,被粗硕的硬物顶挤出体外的淫水迅速打湿了她的大腿根。

    顾盼甚至都可以感觉到脱离体外迅速变凉的粘液顺着她的腿一点点往下流。

    “你不喜欢和我做爱?”许景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一股压抑的隐忍,可阴茎却又一次粗暴地捣入。

    少女的腰不自觉地挺直,顾不上身体紧紧地贴在玻璃上的所带来的凉意,只能全身心地去感受男人的律动。

    “不是……”顾盼的大脑几乎没有功夫再去思考许景堂的问题,只能是凭着感觉下意识地回答,“啊……太、太深了……”

    男人的龟头一下刺穿了顾盼深处的肉缝,让顾盼的身体猛地一抖。

    甬道内的肉不自觉地收紧,绞得许景堂皱起眉。

    “那是什么?你一直在抗拒我。”

    “我没有抗拒……”在这种时候顾盼已经完全不知道说谎为何物了,她只觉得小穴被一根又热又粗的大棒子不断地插捣,那根大棒子好像能直接插进她脑子里,搅得她无法思考,“景堂呜……我只是……”

    “只是什么?”许景堂粗硬的肉棒再次完全消失在顾盼的身体里。

    “我也不知道……”顾盼眼里噙着泪,眼眶通红,“我不知道!啊……景堂……我、我好乱。”

    顾盼觉得自己应该找一个可以安安静静静下心来思考的地方,好好整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少女的私处已经在药膏的作用下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每次插入都又紧又软,媚肉死死地绞住许景堂的阴茎,可她的嗓子却是开始跟不上许景堂插入的速度与力度了。

    毕竟中午已经做过一次,那次就连哭带喊的,顾盼的声带坚挺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好深……呜……景堂轻一点儿……”顾盼的小穴都已经被插得微微痉挛起来,淫水不住地往外流,在两人的耻毛上皆留下了湿润的痕迹。

    男人的阴囊伴随着插入不断拍打着顾盼的臀瓣,却又因为沾上了大量花汁而发不出太过清脆的声响。

    许景堂深吸了一口气,一只手捞着顾盼的腰,另一只手则是更加用力地抱着顾盼的腿往上一抬。

    小穴口被开得更大,可里面的紧致却是完全没有被影响。

    每一次插入,许景堂都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龟头被小姑娘的一腔软肉紧紧缠住,就连拔出都变得愈发吃力。

    美得令人窒息的夜景在顾盼的眼前愈发遥远,她身子在男人的抽插下已经紧绷到了极点。

    “你想要孩子吗?”

    高潮前,顾盼恍惚间听见许景堂问了这么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