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63、飞机在后
    许景堂听见门口的位置传来熟悉的声音就直接起身走了过去。

    唐一飞一看许老狐狸出来了,装出一副嬉笑的样子不断往屋里蹭:“老许你这边不错啊,嚯,还能看见河道夜景呢!”

    “唐先生有事吗?”许景堂看着唐一飞进了房间,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眼神明显看得出不太愉快。

    “哎呀瞧你说的。”唐一飞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咱们什么关系对不对,加上我可爱的员工又在你房间暂住,我于情于理也应该过来看看嘛。”

    顾盼听完别的感觉倒没什么,就觉得唐一飞鬼扯的功夫好像是日益精进了。

    “刚才我们应该已经通过电话了。”

    许景堂睨着唐一飞,目光在穿透镜片的瞬间好像又冷了几度。

    “这个……”唐一飞又往床的方向踱了几步,“刚才信号不好我没听清楚你说什么,我就听见小绿豆在你这,这不是怕她给你添麻烦,麻溜的就来了!”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顾盼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于是准备去行李箱里翻出自己的睡衣进浴室洗澡。

    唐一飞一看顾盼连行李箱都拿来了,赶忙凑过去拎起顾盼:“你怎么连行李箱都拿过来了!”

    顾盼没好意思说是许医生帮她拿过来的,“呃……因为……护肤品和换洗衣物都在这里面嘛……”

    “你……”唐一飞简直痛心疾首,“你以后这种事拜托你求求你第一个找我行不行!我的房门二十四小时都为你敞开!你要睡我的床还是睡我的人我都可以啊!”

    “……”

    顾盼立刻从唐一飞的臂弯中挣扎出来,飞速溜进了浴室。

    就在唐一飞看小绿豆羞愤而逃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沉默了一阵子的男人突然开口叫住了他:“唐先生,我们谈谈。”

    虽说两人现在是表面上的结盟关系,可只要没有第三方在场的情况下,那还是纯正的对手。

    看着浴室门完全闭合起来,唐一飞脸上的笑容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等到转过身去面对许景堂的时候已经完全是看不出半点刚才没皮没脸的模样了。

    他上半身只穿着一件纯褐色的毛线衫,看起来是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就冲出了房间,可一眼望去倒是意外的多了几分少年感,和面前一看就极具成熟男人风范的许景堂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

    两人就在餐桌前面对面入座,许景堂从房间的酒柜中挑出一瓶白兰地,拎出两只白兰地杯放在桌子上。

    在杯子里倒上了适量的酒,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

    “唐先生之前说的联手,今天看来可能还有更多需要商榷的部分。”两人都小啜了一口酒,许景堂才低声开口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唐一飞咬着牙勾了勾唇,颇有些皮笑肉不笑的味道。

    进入浴室的顾盼没有立刻开始洗澡。

    她站在浴室里想要听听外面两个人在说什么,可是酒店的隔音确实不是盖的,顾盼的耳朵都快被门压进脑袋里了却还是听不见外面传来半点动静。

    也许根本就没说话呢……?

    顾盼这么想着,虽然总觉得唐飞机突然跑过来很奇怪,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也有点奇怪,却又具体说不出哪里奇怪。

    果然还是别想太多赶紧混过这一夜重新做人吧!

    于是龟孙盼上线,打开花洒开心地洗了个澡。

    等到顾盼重新打开浴室的门走出去的时候,就看见依然衣冠楚楚端坐在椅子上的许景堂和……

    在沙发上已经睡成了一头死猪的唐一飞。

    顾盼简直难以想象在自己洗澡这么短的时间里,唐一飞就可以完成旁若无人入睡工作。

    许景堂不紧不慢地把桌上的两支白兰地杯收起,余光瞥了一眼在沙发上熟睡的男人。

    看来养着研究所还是很有必要的。

    顾盼凑到唐一飞身边,看着飞机很是疲惫的脸,第一次发现这个家伙竟然有了黑眼圈。

    那两道浓眉也不知是经历了些什么,此刻竟然微皱着,拧在一起,看起来睡的很不安稳。

    顾盼忍住想要摸一摸唐一飞脸的冲动,走到床头柜把里面备用的毯子拿出来盖在了他的身上。

    许景堂沉默地看着顾盼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最后小姑娘眼神温柔的给沙发上的人盖毛毯的动作,一下将他的心情推入冰点。

    哪怕是上次在咖啡厅的洗手间,许景堂的心情也没有坏到这个地步过。

    顾盼正低着头观察唐飞机的睡颜时,突然感觉头顶一暗。

    她抬起头,就看见许景堂面色不佳地站在她身前看着自己。

    “?”顾盼正想问许医生怎么了,就被许景堂一把抱起扔进大床中。

    当顾盼稳定住平衡看向许景堂的时候,就看见男人正在整理拉至小臂上方的衣袖,露出部分手臂流畅的肌理线条。

    男人解开皮带,便欺身而上,凑近了之后顾盼闻到许景堂身上有一股极淡的酒味。

    是喝醉了吗!?

    顾盼想开口问,嘴唇却已经被男人完全封住。

    许景堂的舌尖还带着一股白兰地的香味,看得出品质很高,因为顾盼就这么咂摸了一圈就感觉有点晕晕乎乎的了。

    因为房间里还有唐一飞的存在,顾盼伸出手想要推开许景堂的身体,可男人的身体犹如钢铁之躯,凭顾盼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半分,还把自己两只手的自由完全交代在了许景堂的双手中。

    许景堂毫不费力地把小姑娘的手别到了她的头顶上,压着陷入了柔软的枕头中。

    顾盼身上穿着一件白底子印有鸭子脑袋图案的连体睡衣,许景堂想要直接接触到她胸口的皮肤不得不稍稍直起身从裙子的边缘往里伸。

    就在这个瞬间,顾盼感觉自己手腕上的钳制一松,她赶紧扑过去抱住了许景堂的手臂。

    “今晚能不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