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61、兽欲
    外面天愈发灰暗了,乌云罩在城市的上空,让整个城市笼罩着一股窒息感。

    房间没有开灯,哪怕有一整面墙壁的落地窗也依然没有提高亮度,反倒是好像把窗外那股黑云压城的感觉分担进来了一部分,让整个房间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让人喘不上气来。

    许景堂背对着落地窗坐着,逆光的位置让顾盼看不清男人脸上此刻的表情,只能看见那银色的镜框就着微弱的光线折射出冷冷的光。

    她的心跳很快,心脏就像是脱缰的疯马,马蹄不断地在少女的心口狂踩乱踏,搅扰得顾盼的脑袋一片混沌。

    远处的天空中划过一道惊雷,在顾盼所处的高楼顶端只能看见一闪而过的亮光,随后才传来震耳欲聋的雷声。

    雷声使凝固的空气重新流动起来,将顾盼的失神打断,吓得她浑身一个激灵比起看起来有些摸不清意思的许医生,她觉得不远处的雷声明显更加重要也更加可怕。

    许景堂敏锐地发现了顾盼的表情变化,他只好把自己刚才说到一半的话暂且搁置,迅速把房间的灯打开,然后走到顾盼身边拉起了她的手。

    他清晰的感觉到,少女的指尖都在颤抖。

    “你怕打雷?”男人定定地看着就差蜷缩成一团的顾盼。

    顾盼点头,又摇头:“有、有一点怕,也不是很怕,毕竟我都这么大了对吧!成年人……怎么可能会很怕打雷呢!顶多是有一点怵,称不上害怕。”

    就连顾盼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突然变得很多,充满了一股欲盖弥彰的味道。

    许景堂眸色一柔,把顾盼往自己的怀里一拉,双手用力地捂住了少女的耳朵。

    外界的杂音一下被隔绝了大半,顾盼只能听见从男人胸腔中传来有力的心跳声。

    “别怕,这只不过是最普通的自然现象。”许景堂感觉小姑娘一头毛都快吓得炸起来了,很想摸着她的后脑勺给她顺顺毛,“它伤害不到你的。”

    “嗯……”道理顾盼都懂,可真该害怕的时候还是没法控制住。

    外面的雷电似乎有了暂时停歇的迹象,许景堂的手掌心传来的热度一点点将顾盼的恐惧情绪缓解下来,顾盼一抬眸就看见男人的薄唇。

    好、好近!

    她下意识地往后挣扎了一下,企图将两人之间的距离重新拉回安全距离。

    许景堂一看怀里的小姑娘已经解除了恐惧状态想要逃跑,一把扣住顾盼的背又把她牢牢地锁了回来。

    下一秒,高楼层的弊端一下显现,一道雷花就在顾盼的眼前开枝散叶。

    顾盼吓得浑身一哆嗦,两只手紧紧地抓住了男人的衬衣。

    要知道顾盼长这么大还没在这么高的楼上这么近距离接触过炸开的闪电,刚才那么一下子可把她的魂都快吓出体外了。

    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

    随即,顾盼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就被许景堂抱了起来。

    男人抱着怀里的小姑娘来到床边,把小姑娘在床上安置好之后看了一眼那红通通的眼眶,心里一拧,躺下去抱住了吓成一团的顾盼。

    “许医生……衬衣会皱的。”

    “没关系。”

    “我……我还会不小心蹭上眼泪的。”

    “我知道。”

    “鼻涕呢……?”

    “……”许景堂懒得作答,索性直接扣住少女的后脑摁进了自己的怀里。

    顾盼觉得如果自己真的流鼻涕了,一定鼻涕眼泪一股脑的往许医生的衬衫上糊了一团了。

    虽然现在的顾盼确实太需要这样一个怀抱了,不过刚才许景堂说的那两句话又让顾盼觉得此时此刻不应该稀里糊涂地接受他的善意。

    “许医生……你刚才说的那个话……”

    感受着男人透过衬衫传递过来的体温,顾盼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方才紧绷的神经在一点点放松。

    “叫我名字。”

    一听这话,顾盼的脸又悄咪咪地热了。

    她还记得刚才在做爱的时候许景堂也说过这句话。

    可当时她顺从,那是迫于感官的勾引与压迫,几乎是毫无选择的顺从,现在情况又不一样了。

    虽然外面的隆隆雷声让她很害怕,可顾盼的大脑是清醒的。

    外面一个响雷炸开,怀里的小姑娘狠狠地颤了一下,使得许景堂不得不更加用力地将她抱在怀中,大掌不住地抚摸着少女的背,希望能够起到安抚情绪的作用。

    “景堂……”

    顾盼的手抓住了许景堂胸前的衬衣,脑袋埋在许景堂的胸口,声音还在控制不住地颤抖。

    少女轻不可闻的声音瞬间就被窗外的雷声盖过去了。

    可许景堂已经快一步捕捉到了那细弱的声响。

    在顾盼看不见的位置,许景堂唇角往上翘了翘,露出一个极淡的笑。

    然后他低头在顾盼的脑袋上印下一个吻。

    “我刚才说的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许景堂的声音低沉而柔和,“不过……我不需要你现在就做出决定。”

    顾盼从没听过许景堂如此温柔的声音,想抬起头看看男人此刻的表情,却被许景堂的大掌把脑袋摁了回去。

    “你睡一会,睡着就听不见雷声了。”

    顾盼摇头,“有雷声我睡不着。”

    许景堂把手盖在顾盼的耳朵上,“你闭眼,马上就能睡着。”

    毕竟刚才在浴室的时候小姑娘就好几次差点睡着,现在距离睡眠不过就差一个安稳的环境。

    男人不同于往日的温柔声线确实让顾盼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就连外面的雷听起来都没有之前那么可怕了。

    怀中瑟瑟发抖的小姑娘让男人自然地想起刚才少女的双眸还含着泪,泛着红,泪汪汪的样子。

    像极了刚才在他身下承受不住他的模样。

    而就在和顾盼对视的一瞬间,许景堂就察觉到,自己身体某处一个东西又开始觉醒了。

    那好不容易餮足后被重新关入牢笼的兽又开始发出了不满足的低吼。

    顾盼似乎还在犹豫,脑袋蹭着许景堂的胸口时不时一动。

    “快点睡。”许景堂的声音不自觉地变冷了几度。

    再不睡,就睡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