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58、不是君子
    等顾盼从浴室里裹着来时的浴袍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许医生正背对着她站在窗前。

    她穿着房内的一次性拖鞋走到男人身后,客气地朝许景堂开口道:“谢谢许医生,我洗完了……那、那就先不打扰你了,我回去了。”

    许景堂听见顾盼的话,转过身朝顾盼的方向走了两步,垂眸看着少女没有拢好的衣襟,从那里他可以毫不费力地看见少女白皙的锁骨和胸口,“你刚才就穿着这个站在大堂寻求帮助,你不觉得有些不妥吗?”

    顾盼被许医生的问题问得一噎,想了想自己好像确实太欠考虑了,可是刚才身体那副样子,确实是不太适合穿衣服……

    “来我房间洗澡,你也不会觉得危险吗?”许景堂定定地看着被自己问得哑口无言的少女,眉头不自觉地拧起,“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

    “……可是……”顾盼缩着脑袋,看起来怂得要命,“许医生是我认识的人呀,又不是陌生人……”

    闻言,许景堂抿了抿唇,借着沉默的时间死死地压住那几欲挣脱开来的可怕念头。

    “况且……许医生是好人啊。”顾盼完全不知道许景堂心里的想法,以为许景堂生气了,便努力地解释道:“我从来没见过像许医生这样正直的君子,所以……”

    话还没说完,顾盼就听见许景堂低低地笑了一声。

    第一次听见许景堂笑的顾盼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幻听,立刻抬起头想确认自己想法的正确性。

    然后她就看见唇角往上扬起的许景堂,以及那冰冷镜片后完全没有笑意的双眼。

    因为扬起的弧度太小,那种笑看起来简直与嘲讽无异。

    看着小姑娘完全被自己不自觉流露出来的自嘲表情给吓住,许景堂闭上眼定了定神,迫使自己回到平日里那副样子。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许景堂眯了眯眼,“我不是君子,更不正直。”

    顾盼看着许景堂迅速恢复到往日的样子,心里小小地松了口气,猜测着许医生大概心情又不好了,也不打算再跟许景堂争辩这个问题。

    “你赶紧回去吧。”男人深深地吸了口气,脑海深处粗壮的锁链将几乎逃脱成功的兽重新艰难地一步一步拉扯了回去。

    “好的……”顾盼点点头,转身便准备离开许景堂的房间。

    可她的手都已经搭上了门把,却鬼使神差地回过了头。

    顾盼这时才发现许景堂的目光一直跟在自己身后。

    因为在她回头的瞬间,目光一下就对上了男人的双眼。

    那里面就像是翻涌着灰白的海浪,汹涌咆哮着,好像能够把所有踏足其中的生物在顷刻间卷得尸骨无存。

    有个词,叫做物极必反。

    许景堂第一次对这个词有这么深刻的理解。

    就像那只被他苦苦压制的兽好不容易沉进了孤寂的苦海深处,却在对上小姑娘那双眼瞳的瞬间一下将所有铁索全部挣断,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等到许景堂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把顾盼牢牢地压在门上,大掌扣在少女的脑后,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男人的舌带着一股爆发式的粗暴卷着顾盼的小舌头,疯狂地夺取着少女口中的津液,就像是在沙漠中饥渴至极的旅人找到了救命的水源,力道大得让顾盼一阵眩目。

    舌头被纠得发疼,顾盼都还来不及去思考现在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到底是不是许医生,男人的手已经粗暴地拉开了顾盼浴衣的衣襟。

    少女白皙纤弱的上半身一下暴露在空气中,虽然房间里的温度并不低,可顾盼刚从热乎乎的浴室走出来,巨大的温度差异一下将她的小乳尖激得紧绷了起来。

    男人的手迅速覆上少女的胸部,大拇指的指腹准准地摁住顾盼挺起的乳头。

    她小小地哼了一声,细小的声响又迅速被男人的唇舌吞噬,顷刻间归于虚无。

    脑海中只剩下舌与舌之间互相摩擦纠缠,搅弄着一腔津液的声响,顾盼的脸已经涨得通红,眼睛半眯着,两只手在空中无力地挣扎了几下。

    男人的手果断地往下游走,在碰到顾盼光滑的小屁股时微微一顿。

    竟然什么也没有。

    这让许景堂心头顿时涌起几分不快,他想知道自己在这个小姑娘的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圣人吗?

    男人的手指毫不犹豫地碾上顾盼的小阴核,带着几分平日里在许景堂身上很少见的暴戾气息,就好像想要直接一下把顾盼凸起的小肉蒂挤回她的身体里似的。

    快感就像一道雷当头劈下,顾盼扭动着身子想要躲开许景堂的手,却又已经被抵在了墙角,左右都是坚实的厚壁根本无法挪动半分。

    “嗯!”顾盼的嘴被许景堂结结实实地缠着,只能不由自主吞咽着两人搅在一起的唾液,然后任由那双在自己身上放肆的手将她往情欲的深渊拉扯。

    顾盼的身体已经算是很敏感了,几乎到了碰一下就会开始出水的地步,没过多久许景堂就感觉手指的触感开始变滑。

    他用身子压住顾盼,用手狠狠地拉开自己衣襟。

    啪地一声,一颗扣子应声被绷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的地毯上。

    可许景堂没工夫再去管扣子的事情。

    顾盼的耳朵成功的越过了脑海中几乎无穷无尽的肉欲交缠声响,听见从男人的腰间传来了皮革的摩擦声。

    精制的小牛皮皮带被许景堂不耐烦地扯开,已经充分坚硬勃起的阴茎迫不及待地跃出,胀大的龟头在顾盼的屁股蛋上非本意地顶了一下。

    仅仅是这么一下,就已经烫得顾盼直想躲。

    可身体被许景堂卡得死死的,就连脑袋都被控制得完全动弹不得,让顾盼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有心无力。

    那根阴茎就在顾盼的小花穴外不断地碾磨着外面的花瓣,从肉缝中挤出的花液不消片刻就打湿了男人的龟头。

    许景堂一只手撑着顾盼的一条腿,将少女以双腿大开的姿势抱起,腰部肌肉一个用力便将硕大的龟头挤进了少女柔软狭窄的肉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