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17
    洲的心情却更好了,他退出顾盼的身体稍稍等了一会儿,在顾盼的喘息没那么激烈的档口又重新刺了回去。

    阴茎外套着的小雨伞裹了一层淫水,溜光水滑的龟头闯入湿滑的内壁简直仿入无人之境,顾盼的小花蕊又被狠狠一碾,酸得她腰都快没知觉了。

    “水真多。”何之洲叹了一声,顾盼来不及去分析那是褒奖还是贬低,就感觉体内的肉棒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挞伐。

    顾盼刚想开口求饶就被何之洲俯下身子堵住了嘴,没说完的话和着小小的呻吟声一起被怼回了肚子里。

    何之洲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好受,少女刚刚高潮过的肉壁湿滑不已,敏感的嫩肉因为连连戳刺而微微颤抖着,每次何之洲整根没入的瞬间都死死地绞着他的性器,让他忍不住连连皱眉。

    对于顾盼来说,何之洲是老手,在他身下频频高潮没什么丢人的,可是对于何之洲来说就不是这样了,他在床上几乎是无往不利,可现在何之洲清晰的意识到,这才刚刚开始,自己已经快要射出来了。

    身下的少女几乎没有任何技巧可言,所有的反应都是本能,此刻面对何之洲的亲吻毫无招架之力,因为无法用嘴巴呼吸只能用鼻子艰难地维持着生存需求,双颊上的红潮已然和羞耻感无关。

    顾盼只觉得身体都快要被何之洲愈发坚硬炽热的性器融化了,那汩汩涌出的热流就是如山铁证,阴道内的肉褶不断地被拨开碾压,带来的快感让顾盼浑身上下的神经都在处于爆炸的边缘。

    硕大的龟头顶开顾盼的子宫口,就像是一颗钢钉狠狠地刺了进来,何之洲的动作永远都是这么精准而不留余地,腰侧的肌肉因为机械般的动作而紧绷着。

    少女被极致的深入刺得挺直了背,何之洲顺势将手滑入顾盼的后腰,滑腻的指腹摩挲着她的脊沟,激得顾盼身子猛地一抖,高潮瞬间内壁死死地绞住何之洲的阴茎。

    何之洲没有要退出去的意思,反倒是龟头一次比一次更快更狠地顶开顾盼的花芯,在这样快速的摩擦之下给顾盼的脑袋里带去一片火树银花。

    房间内空调勤劳的工作着,却丝毫不能阻碍何之洲的汗水从头部的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在那漂亮的下颌处抱成一团,滴落在顾盼的颈窝处。

    卵大的龟头轻颤着,哪怕隔着一层橡胶皮顾盼也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精液的温度。

    几乎要把她烫化了。

    事后的何之洲立刻恢复了往日那副绅士的温柔面孔,贴心地将顾盼送回了家,在顾盼临下车之前还笑眯眯地给了她一个吻。

    “不请我上去坐坐?”

    顾盼看着一脸餮足的何之洲,心里连吐槽的力气都没了,“下次吧……下次一定。”

    至少要等高远走了啊!

    看着顾盼眉眼间确实透露着一股疲倦,何之洲也没了继续逗她玩的兴致,刚才一路上顾盼都是吹着自然风过来的,头发自然是整齐不到哪里去,于是何之洲很贴心地伸出手把女孩鬓角边的乱发理了理。

    “好了,上去吧。”

    最开始顾盼觉得这个何之洲这个人受欢迎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外表,但是相处了短短几次,顾盼就觉得这个人真的很不简单,他的体贴完全渗入了任何一个细致末梢之中,这对于一个男性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路上小心。”虽说这就是一段走肾不走心的关系,顾盼也知道何之洲肯定除了她之外还有一堆性伴侣,可是她无法对眼前这样一个优秀的男性报以任何恶感。

    顾盼下了车,站在路灯下目送何之洲。

    直到拐弯处彻底将顾盼的身影甩在建筑物之后,何之洲才淡淡地收回了自己一直流连在后视镜上的目光。

    说真的,顾盼的五官单独挑出来没有任何让人觉得惊艳的地方,可组合在一起就让人看着十分舒服,让人怎么也看不厌。

    开了门,顾盼一眼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健硕的男人。

    高远今天的穿着依然是随性又休闲,只不过在一片漆黑的客厅中只留下一面电视屏幕的光亮下显得有那么几分诡异,白色的上衣随着电视上的色彩而变换着主色调。

    “高先生……”顾盼随手带上了门,想着正好借此机会谈一下让高远搬出去的事情。

    就在这时,电视机内发出一声嘶吼,顾盼下意识地就朝电视机望了过去,只见一个巨大的蜘蛛异形赫然在目,仿佛下一秒就会穿过液晶屏幕冲到顾盼的面前来。

    穿着粉红色拖鞋的脚步明显一顿,高远整个人陷在柔软的沙发中,看着顾盼的样子倒像是这一切跟自己没关系似的,脸上明显带轻松感的笑着,好整以暇得可恶。

    ============================================================

    本辣鸡已经准备好二更了

    求各位大佬投喂【跪

    18、沙发上的调戏

    6348187325630

    ouse

    18、沙发上的调戏

    18、沙发上的调戏

    “你的工作很辛苦啊。”高远的姿势一动不动,只是懒懒地抬了个眼,从电视上的挂钟上得知了时间,“这么晚了。”

    “啊……是的。”顾盼其实根本没听清楚高远说了什么,只是应付着答了一句,立刻背过了身,不敢看身后的电视屏幕,不过即便如此,那偶尔传来的惨叫和血肉被咀嚼的声音依然让顾盼很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高远到底还是没有坏到骨子里,他拿起遥控器暂停了画面的播放,然后朝顾盼摆了摆手,示意让她赶紧进房间去避难。

    “高先生,我有点事想跟你说。”声音戛然而止,顾盼深吸一口气终于看向了高远,可是眼睛的余光却是控制不住地往电视上瞥了一眼

    画面上巨大的蜘蛛脸让顾盼立刻忘了自己即将要说出口的话。

    高远就这样看着呆若木鸡的顾盼,等了半晌也没能得到她开口,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在嘲笑顾盼的胆小。

    人有的时候就会这样,明明是唯恐避之不及的东西,真的近在眼前的时候,反而移不开目光了。

    顾盼就是这种情况。

    那边的高远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直接摁下了电视的电源键,顿时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就这样被切断了。

    外面的路灯依然是勤勤恳恳的给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带来光明,可能够穿透窗帘进入房间的光粒却是寥寥无几,所有黑暗的部分在顾盼眼里都充满着未知的恐惧,蛰伏着她所不知道的危险。

    “高、高先生,电视怎么没了!”顾盼夜视能力很差,目前唯一能看见的地方就是透着隐亮的窗户,她想要回过头去门边摸索着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