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57、浴室故障
    过了许久,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的顾盼才发现手机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滑脱出去了,虽然她已经羞得没脸再继续和弟弟说话,不过听着听筒里顾成珏的声音,咬了咬牙还是把手机重新贴上了耳朵。

    “成珏……”她嗫啜着开口,就像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亏心事一样,“我……我要去洗澡了……”

    顾成珏本来还以为顾盼是不是晕过去了,正在担心,结果听见姐姐的声音立刻笑了出来:“姐,我还可以再来一次的。”

    来什么来!

    “你赶紧去吃饭!不许随便应付,等我洗完澡要看你做的菜的照片!”顾盼这回是羞得急眼了,难得强硬了一把,交代完这些事就猛地把电话挂了。

    被挂了电话的顾成珏却笑得像个傻子一样,在床上左右滚了好几圈,才恋恋不舍地下了床。

    这边顾盼拿着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打开花洒脱下衣服,就发现这昨天还好端端的莲蓬头今天只会一直往外吐冷水。

    现在这个季节,水简直冷得彻骨,顾盼连拿手去试都嫌冷。

    又尝试开了几次,却依然不行,顾盼只好忍着腿间粘腻的感觉给服务台去了个电话。

    服务台的人表示他们立刻会过来查看情况,并且为酒店给顾盼带去的不便感到抱歉,还给顾盼赠送了一张餐厅的自助餐券表示赔礼,真是堵得让顾盼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维修人员来的很快,顾盼的屁股还湿漉漉的,不想把之前的内裤穿上,又不想弄脏一条新内裤,直接就穿着浴袍看着维修人员在浴室里检查故障。

    过了一会,维修员脸上就挂满了抱歉的表情,“对不起女士,故障点没有找到,可能还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排查一下。”

    顾盼简直没想到自己会倒霉成这样,双腿间粘腻的感觉让她只想赶紧找个浴室清洗干净,“那你们能不能给我重新提供一个房间让我进去洗澡?”

    维修人员表示应该没问题,结果顾盼穿着个浴袍下楼找前台换房卡的时候又被前台告知同类型的房间已经客满了。

    经理立刻表示过来可以免费为顾盼更换更加高级的套房,直到浴室的维修工作完成为止。

    这对顾盼来说当然是完全没问题了,于是顾盼就用手撑着下巴干巴巴地等了好一会儿,看见自己面前两个人小小地交头接耳了一阵。

    “抱歉让您久等了……”经理正抬起头准备和顾盼说一下结果,顾盼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声。

    “怎么了?”

    顾盼一回头,整个人就被男人的外套严严实实地裹住。

    她将大衣紧了紧,抬头看着貌似面色不佳的许医生,“我房间里的淋浴头坏了,好像一时半会还修不好,所以来这边换房。”

    听完顾盼的解释,许景堂立刻看向似乎正在办理换房手续的两人。

    “抱歉女士,我刚才正想跟您汇报这件事的结果。”经理满脸都是歉意的笑,“刚才我们查看了一下空房间的余量,发现已经全部客满了……真的很抱歉,只要一旦有空房间我们立刻会通知您。”

    “……”顾盼本来英语听力就不是很好,只能这边抓一个词汇那边抓一个词汇,一知半解地听完,却陷入了更加无语的状态。

    她有那么点想要发火,可是面前的人态度简直好到让人说不出硬气的话。

    “那请你们务必要尽快。”许景堂面色不佳地开口。

    如果不是顾盼心情不好,她一定会在心里小小的崇拜一下许医生那地道的英式口音。

    看着犯了难的小姑娘,许景堂也皱了皱眉。

    顾盼实在是太想赶紧洗个澡,把刚刚那些淫欲的痕迹都洗掉了。

    两股间粘腻的感觉简直无时无刻都在提醒她刚才她脑子一热做出了什么荒唐的行为!

    于是她壮着胆子看着面前的许景堂,“那个……许医生……虽然我知道我这个请求非常无理,不过……能不能让我去你房间洗个澡?”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性骚扰而被拒绝,顾盼还特地很多余地在后面加了一句,“洗完我立刻就走!”

    于是顾盼第一次进入了许景堂的房间。

    依然是巨大的落地窗,极简的装修风格,窗外的风景却和白栩唐一飞的房间截然不同,那是城市的另一面,可以望见在城市间嵌着一条蜿蜒的河流。

    只不过此时外面天气并不太好,天空布满阴云,看起来正在酝酿着下一场暴雨,要不然顾盼觉得眼前一定会是一副非常美丽的景象。

    不过顾盼没敢多看,直接就钻进浴室开始洗澡,大概是已经有点习惯了自己房间那个逼仄的小浴室,顾盼觉得许景堂套房里的浴室简直大到令人发指。

    刚才因为决定下的匆忙,顾盼也不好意思让许景堂等着自己把换洗的衣服拿过来。

    要知道她浴袍下面可是真空状态啊!

    顾盼只能想着赶紧洗完赶紧撤,万一被许医生发现了什么,以后哪里还有脸再见他。

    之前还说要做朋友的!可不能搞成性骚扰的变态了啊!

    而许景堂站在外面的落地窗前因为洁癖的关系,这个房间里的东西除了床之外他能不碰就不碰。

    男人看着窗外在阴测测的天气下失去了颜色的河流,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让他感觉心情并不太好。

    因为他在看见那个小姑娘的一瞬间,就想起了一些好不容易才被他压下的东西。

    刚才她就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许景堂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自己的脑袋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挣脱理智的锁链往外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