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两人一直通话到顾成珏到家,虽然顾盼出国根本就没几天,顾成珏还是有种好像很久没回家,也很久没见到姐姐的

两人一直通话到顾成珏到家,虽然顾盼出国根本就没几天,顾成珏还是有种好像很久没回家,也很久没见到姐姐的

    顾盼的脑袋都快烧出蒸汽了,“成珏!”

    “我刚才脑子里想到你用手的样子,就又忍不住硬了。”顾成珏直白的话语带着一股天真的坦然,“姐,你刚才有自慰吗?”

    “没有!”明知顾成珏看不见,可顾盼在否认的时候还是使劲摇了摇头,“成珏你别闹我了……”

    “那你试试,就当做是我在爱你好不好?”少年说着,余光瞥了一眼自己又重新胀大的阴茎,“不然只有我那么想你,你却好像一点也不想我……好不公平。”

    顾盼被顾成珏的提议激得脑仁都在突突乱跳,耳畔与脑海中激荡着她自己的心跳声。

    少年的语气里带着一点落寞,这让顾盼心都拧紧了。

    “我……我试试……”顾盼紧张得声音都开始发颤,手在空中徘徊了几下都没好意思往腿间伸。

    听见姐姐的回答,顾成珏弯着嘴角笑了出来,“那你现在听我的话,我让你碰哪里就碰哪里。”

    他太了解她了,知道如果靠顾盼自己直面欲望,那多半她又会临场逃开。

    果然,电话那头的少女立刻慌了,“诶?不、不要吧,我自己来就……”

    “用你的手揉一揉你的阴核……”少年就当做没听见姐姐无力的反抗,直接开始发号施令,“先隔着内裤,你看看它是不是已经很湿了?”

    顾盼的手钻进被子里,好在她现在还没穿裤子,直接就摸到了已经湿透的内裤,手指落上去的时候滑得简直站不住,让顾盼脸上愈加发热。

    “嗯……”她小声地承认了弟弟的推测,指腹在已经半硬的肉蒂上轻轻摁了一下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小小的快感电流因为电话那头的少年的存在而被放大了数倍,激得顾盼有点慌,手指却开始不听使唤地不断在那一小点上揉搓摁压。

    “成珏……”顾盼抓紧了手上的手机,只能靠这么一个小小的玩意儿来给自己一点安全感。

    一个人在房间里自慰才是最可怕的,在没有人能看见前提下,不管想要怎样的淫乱都可以被实现。

    可偏偏她还在跟弟弟通话,自己的每一个不小心溢出的呻吟都会被顾成珏听见,只能努力地压抑住自己。

    “那是我在爱你,不要怕。”顾成珏听出姐姐话语中的不安与压抑,立刻出声宽慰道:“现在我的肉棒也很舒服,那是你在爱它,对不对?”

    顾盼的脑袋有点乱,混混沌沌的,她不知道顾成珏说的是不是对的,也没心思去分析,只能一股脑地应下:“嗯……对……”

    “现在拨开你的内裤,直接用手碰一碰它。”顾成珏说着话,手也完全没有停下来,“它是不是变硬了?”

    手指听话地将湿漉漉的棉布拨到一侧,少女的手指终于实打实地碰上了那小小的凸起,不断地前后搓弄。

    “嗯……硬了……”酥麻的快感迅速扩大,犹如水面漾起的波纹,脑中的羞耻感一点点被肉欲快感击败,“成珏……好舒服……”

    “我也很舒服……”顾成珏听着电话里传来姐姐动情的声音,催动情欲发酵,手更加用力地在阴茎上撸动,“现在你把一根手指伸进小穴里……那里已经很饿了吧。”

    顾成珏说着,脑海中已经浮现出顾盼的手指往小穴口攀,然后那雪白的手指头没进粉红的肉缝中间,被里面的媚肉绞住,挤出汩汩透明的汁水。

    这个时候的姐姐应该表情又纯又媚,明明觉得很爽,小淫穴夹得人欲生欲死,绞得根本不让人往外退,可目光却总是迷茫而又无辜的。

    “哈啊……”少年想着,情动得心尖都发麻,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姐,插在你身体里的现在是我,是我在插你的小穴……姐你感觉到了吗!”

    顾盼的手掌都已经被涌出的淫水打湿,不需要顾成珏吩咐便送进去了第二根手指,模仿着少年阴茎插入的样子进进出出。

    每一次插入再退出都带出点点滴滴的淫水,挂在稀疏的耻毛上晶晶发亮。

    “啊……成珏……”顾盼整个人埋在被子里,双腿不由自主地打开到了最大,手指每次插入都发出的水声,搅合着一腔嫩肉,带来无限快意。

    顾成珏听着顾盼情不自禁的吟叫简直都快疯了,马眼不住地往外挤出汁水,浮现出乳白的颜色。

    精关将开,顾成珏却陷入了高潮前的不满足之中。

    他想要让姐姐更加清楚的了解自己的爱意,那种已经浓烈到想要将她和自己融为一体的爱

    “姐,我爱你……我永远只会爱你一个人……求你……”

    求你……也多爱我一点。

    顾盼的手机已经从手上滑脱出去,手指不住地往小穴中戳刺,快感的积累比预期中要快得多,让她有些招架不来。

    可都已经感觉招架不住了,同时她又完全停不下来。

    嘴巴在不自觉地张合,发出顾盼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声音,可能是表示舒服的呻吟,也可能是说了些其他什么有的没的,这些顾盼都已经感觉不到了。

    “成珏、成珏!”

    而电话那头顾成珏只能听见姐姐不断地唤着自己的名字,话语中涌动的情欲就像是最极致的催情剂,让少年几欲抓狂。

    “我在,我在,姐……”

    他一遍又一遍地回应着顾盼无意识的呼唤,直到电话那头传来顾盼支离破碎的细声尖叫,才低吼着射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