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55、隔空滚床单
    两人一直通话到顾成珏到家,虽然顾盼出国根本就没几天,顾成珏还是有种好像很久没回家,也很久没见到姐姐的感觉。

    “你是不是要做饭吃了?”顾盼穿着一件单薄的毛衣,下半身还只穿着一条小内裤,因为感觉有点冷索性又重新钻回被窝里去了。

    “嗯……做点蛋炒饭吧。”顾盼不在家,顾成珏连做饭的心情都没有,如果不是顾盼问他要不要做饭,他连蛋炒饭也不想做,或许随便出去买个面包就凑合了。

    “你就吃蛋炒饭啊?”电话里传来姐姐不满的声音,让少年脸上溢满了笑意,“你怎么也不做点菜啊,太亏待自己了吧。”

    那头的顾盼在絮絮叨叨地准备给顾成珏点外卖,就听电话里少年的声音一下被压低:“姐,我想你。”

    本来还跟个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的顾盼立刻安静了下来。

    顾成珏走进顾盼的房间,嗅着空气中残留姐姐的气味,然后躺在了顾盼的床上。

    “姐,我现在躺在你床上呢。”少年闭起眼,声音不自觉地放得更轻柔,就像是快要入睡了一般,“你的床好软。”

    就像你一样软。

    后半句话少年选择性地没有说出口。

    “成珏你该吃饭了……”弟弟的做法让顾盼感觉有些害羞,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只好继续干巴巴地转移话题。

    “我挤了一路公交车……好累……”顾成珏整个人躺在顾盼的床上,只能通过空气中顾盼的气味和身下绵软的床垫来获取一丝满足感,“不想做饭了。”

    “那我给你点外卖……”顾盼说着就打开了外卖软件。

    “姐,我不想吃外卖。”少年怔怔地盯着天花板,“我想吃你。”

    “……………………”

    顾盼一直觉得自己的弟弟是那种纯良的好孩子,单纯得就像一张白纸一样。

    可现在谁来告诉她一下,这张白纸怎么成这样了!

    “姐……我想要你……”

    听筒处传来了少年闷闷的声音。

    “那……那怎么办……”顾盼坐在床上不知所措。

    毕竟两人之间隔着万水千山呢。

    “你别挂电话就好了……剩下的我自己来。”

    乍一听顾成珏的话,顾盼还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可仔细一想立刻就明白了。

    促狭的红直接逼到了耳朵根,顾盼沉默着咬住了下唇。

    很快,她就听见少年的轻喘。

    顾成珏脱下了裤子,一只手把已经胀大的阴茎握住,上下揉搓套弄,另一只手则是继续拿着手机,保持通话状态。

    虽然自己用手解决比真枪实弹的做要差很多,可是只要想到那一头顾盼正在听,顾成珏就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这种兴奋感能很快转化为欲念,让少年的性器官愈发膨胀坚硬。

    顾成珏想象着现在自己的阴茎正被姐姐的花穴含着,硬邦邦的肉棍子一遍一遍地在那软软的肉上摩擦,被那圈状的肉壁包裹,夹得让人难以呼吸。

    “姐……你好紧……”少年的声音从嗓子眼艰难地挤出,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说起来明明就是他一个人在自给自足,可为什么只要一想到姐姐正在听着自己的声音,就会感觉那么刺激呢……

    顾盼听着听筒内时不时传来少年的喘息,心脏也一阵砰砰乱跳。

    讲真她也不是没看过AV,可是即便是AV里那些男优的低吟喘息,顾盼都没觉得有顾成珏现在发出来的这么勾人。

    一股奇妙的空虚感在她身体里冉冉升起,少年曾经在自己身体里驰骋的记忆一点点复苏,让顾盼感觉到有一种湿润的感觉从自己的股缝间往外蔓延。

    她举着电话,目光下意识地瞥了自己的另一只手一眼。

    不行不行不行!顾盼迅速在脑海中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她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想把这种莫名其妙出现的淫乱做法打出脑海。

    可那边顾成珏的自渎还在继续。

    少年的喘息声开始渐渐压不住了,顾盼时不时地便能听见来自弟弟的一声低喘。

    顾盼的脑海中几乎能浮现出一个少年,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蜷缩得像一只蒸熟的虾,手牢牢地握住胯间的某个柱状物,能从修长又干净的指缝间看见那根物体的颜色。

    有那么一点艳色的红。

    粉色的龟头跟着茎身在空气中上下晃动,马眼已经浮出些许透明的汁液。

    妈呀……为什么画面感这么强烈!

    顾盼觉得自己可能被什么淫乱的妖怪上了身,竟然在这一头脑补弟弟手淫的画面,她又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企图让自己大脑清醒一些。

    她不敢出声,甚至身子都不敢乱动一下,就完全从头到尾地保持同一个姿势在床上坐着,听着电话那头顾成珏的喘息愈发急促与激烈。

    “姐……”少年在高潮的瞬间依然喊的是顾盼,白皙的双颊被情欲逼成粉红色。

    龟头颤动,顾成珏从床边抽了几张纸拢住喷涌而出的精液,然后如释重负般侧着倒了下去。

    顾盼从声音判断出顾成珏应该差不多结束了,小小地松了口气:“成珏……”

    想到刚才姐姐竟然听了自己手淫的全程,一股不好意思迟迟地爬上了顾成珏的心头,可比起羞耻,在少年心中缠绕的更多还是一种幸福感。

    他傻笑两声,把脑袋埋进顾盼的枕头里,“姐,你现在想要我吗?”

    说不想那是骗人的,顾盼又不是毫无性经验的人,听着弟弟的喘息,内裤早就湿了个透,只能时不时地夹一夹腿缓解想要自慰的欲望。

    “成珏……你……你去吃饭吧……”顾盼自己都没注意到此刻她的声线已经开始发哑,带着一种颗粒感,撒娇般地祈求着电话那头的弟弟。

    “姐……”顾盼的转移话题恰恰能够说明问题,少年咽了口唾沫,喉结上下一动,“我又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