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53、何之洲的选择
    清晨,少女娇小纤细的身体与男人粗壮的身体紧紧地缠抱在一起,顾盼的脑袋埋在高远的颈窝处,睡得正熟,轻软的吐息散发着一股甜香.

    高远睁开眼就看见顾盼跟一只小白猫似的紧紧缠在自己的身上,嫩白的小腿横在自己的两条腿间.

    男人的大掌覆上顾盼的后脑勺,揉了揉她蓬乱的头发,手掌被少女发丝柔软的触感讨好,发出一丝轻不可闻的满足喟叹.

    就在这时,怀中少女好像能感应到男人胸腔的悸动,缓缓睁开了眼.

    其实按照顾盼一般的作息来说,这个点她是不太可能会醒来的.

    少女哼哼了两声,从高远的怀里挣扎了出来,一张脸上写着满满对起床的不情愿,眼睛都没睁开,身子就摸索着去找床头的手机.

    "醒这么早,不再睡会了?"

    身旁传来男人的声音,让顾盼本来还因为浓重的睡意而混混沌沌的大脑一下清醒了过来.

    她定睛看了看躺在自己身旁的高远,只见男人此时上半身完全赤裸着,下半身只穿着一条平角短裤,浑身散发着强烈的男性荷尔蒙,让人看着都觉得两腿发软.

    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在脑海中重现,让顾盼的脸颊迅速充血发红.

    羞耻感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虽然已经和高远滚过好几次床单,可真的在一早睁开眼就看见还真是头一回,因为在家的时候高远每次都会比顾盼更早起床,然后去厨房为顾盼做一些简单又好吃的早餐.

    等顾盼迟迟地醒来,床上也只剩下她一个人,这个时候她只需要起床去厨房饭来张口就可以了.

    因此现在两人都是半身赤裸的躺在床上,而且下半身还交缠在一起,一下就让顾盼羞得脑袋都炸开了.

    高远一看顾盼这副羞到炸毛的样子就乐了:"又不是第一次见,还羞什么?"顾盼觉得高远说的很有道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羞耻什么,咬着下唇支支吾吾了好半天,就被看得心火越来越旺的高远再次扑倒在床上.

    与此同时,何之洲看着外面不知不觉蒙蒙亮起的天空,才发觉自己又是一夜无眠.

    他把已经空了的烈酒杯放回茶几上,带着几分醉意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

    城市已经开始渐渐苏醒,大街上人来人往,好像丝毫没有受到恐袭的任何影响,人们依然行色匆匆,马路上依旧车来车往.

    何之洲脱下身上的睡袍,换上了外出用的衣服.

    白栩也是一夜无眠,就在窗前呆坐到了天明,听见门铃声才慢吞吞地走过去把门打开.

    一开门,白栩就闻到男人身上明显的酒气.

    "兴致不错嘛,一大早就喝上了."

    面对少年的调侃,男人就像是条件反射般露出了笑脸,回了一句:"这家酒店提供的伏特加真的不错,口感很好."白栩侧过身子让男人进来,然后自顾自地往房间深处走.

    "昨天在电话里说的不清不楚的,到底有什么事?"白栩跟何之洲算不上熟,不过毕竟圈子差的不远,彼此对对方那点事知道的还不少.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何之洲毫不客气地坐进了沙发里,"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昨天许景堂的表现很显然是在厕所里跟唐一飞达成了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对唐一飞的话,何之洲当然有信心不会输,可如果再加上一个许景堂……许景堂这个人不喜欢在暗处玩什么把戏,不是一个多么难缠的对手,可最要命的是,他太了解何之洲了.

    就像昨天,许景堂可能都没听见何之洲在跟顾盼说话的内容,却能凭借着自己对昔日老友的了解,一下把何之洲的谎言戳穿.

    这让何之洲意识到,自己一个人确实有些不利.

    白栩嗤笑一声:"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有意思,赫赫有名的何老板怎么也需要别人的帮助了?"少年话语里那股嘲讽意味很足,何之洲却完全不放在心上,他笑了笑,"没有人能完全靠自己走到最后,偶尔也会需要同伴,你说是吗?"闻言,白栩啧了一声:"那如果我帮了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何之洲回头看了白栩一眼.

    少年的脑中适时地浮现出了一个少女的睡颜.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白栩觉得何之洲在说大话,"何老板是不是对自己的判断有些太过自信了?""不."何之洲面上笑意扩大,"正是因为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才会来找你合作的."在唐一飞的电话之后,何之洲就彻底清楚了白栩奇怪行动背后的目的.

    那种目的在现在这种顾盼身边的男人一个个浮出水面的时刻,很显然是最单纯也是最好掌控的一个.

    看着何之洲笃定的笑容,白栩顺势坐在了床沿上,身子往后用手撑着床面,"那你要我做些什么?"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白栩心里盘算的是何之洲可能又要对娱乐圈里的谁下手,并且已经列出了可能会被当做对象的五个女星.

    结果没想到何之洲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白栩面前,"我要你每次工作都带着顾盼一起去."白栩一愣,这才一下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男人真正的目的.

    对于何之洲来说,要掌握住自己的行踪可比掌握顾盼的行踪要容易得多,只要他不管到哪都带着顾盼,何之洲就可以随时随地找到那只呆头鹅了.

    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前很显然和自己的目的是一致的.

    白栩在心里思忖片刻,还是点点头,然后朝何之洲伸出手,"没问题,合作愉快."目的一致又如何,反正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赢家会是谁.

    现在首要的事情当然是先把其他碍事的人淘汰出局.

    何之洲握住白栩的手,"合作愉快."

    两人眼神一对,双方都知道对方亦是将自己当做棋子.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两人相视一笑,却都能清楚地看见对方的眼眸中并没有半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