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51、共浴
    顾盼被高远扒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扔进了浴缸里.

    少女蹲坐在浴缸中,看着洗衣篮里那颗土拨鼠的脑袋,看着看着目光就不自觉地往旁边瞟.

    高远正站在花洒下,水流冲向他的肩背被分散开来.

    有的从男人的臀缝中划过,而有的则是隐没于男人胯间的丛林之中.

    他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很自然的将酒店提供的沐浴露揉出白泡,然后在身上涂抹开,白色的泡沫一点点蚕食男人肌肤上的古铜色,就连两腿之间的位置也没有被遗漏.

    明明高远就只是很普通的在洗澡,可顾盼却看得入了神.

    直到高远把身上的泡沫完全冲洗干净,用带有热度的眼神看向她的时候,顾盼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光明正大的看着高远洗澡看了这么久!

    洗干净身体的男人才终于坐进了浴缸里,浴缸的水一下被挤出去了大半,顾盼的活动空间被最大限度的削减,只能非常局促地蜷缩着待在原地.

    可顾盼不动不代表高远不会动,男人迅速地将自己的胸口贴上了顾盼的裸背,手环上顾盼的腰往后一捞,便让少女整个人坐在了他的腿上.

    男人的大腿很结实,肌肉紧致而富有弹性,顾盼的屁股一坐上去还能感受到那种曲线的起伏.

    感受到怀中少女的僵硬,高远有些好笑:"刚才看我洗澡的时候怎么不紧张?现在紧张什么?"紧张什么?当然是怕被你弄死啊!

    顾盼垂着头,一副怂样:"我……我不是故意的.""故意的也没关系."高远扬起嘴角,看的出心情很不错.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顾盼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就鬼迷心窍了.

    "好好好."高远笑得都快眯了眼,大掌托着顾盼的小手浮出水面,然后颇为爱怜地在顾盼的掌心中亲了一下,"不是故意的,以后我开着门洗澡随你看好不好?"顾盼羞得脑袋都快冒烟了,她总觉得自己在高远心里可能变成了一个很奇怪的女人.

    她想回过头去让高远看着自己正直的眼神,企图再次说服他,却在转过去的瞬间被高远吻住.

    与粗犷的外表不同,高远在性爱中更多的是温柔与克制,就像是现在的吻,从吮着顾盼的唇瓣开始,没有任何强取的成分,一点点诱导着顾盼打开牙关,迎接他的舌.

    男人的舌头温热柔软,仔仔细细地撩拨着顾盼口中所有的点,搜刮着少女的甘津,毫不犹豫地侵吞入腹.

    喉结上下一滚,顾盼分不清那是高远吞咽的瞬间还是动情的证据,只知道高远一把将她更加牢固地锁在怀中.

    男人胯间蛰伏的巨兽已大有苏醒的征兆,硬生生地顶在顾盼的屁股蛋上,硌得人有些不舒服.

    顾盼下意识地扭了扭屁股,想要逃离那种不适感,就听高远闷哼了一声:"要在这里还是去床上?"高远的声音已经充满了情欲的浑浊,眼神中的柔和也稍稍敛去几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本能般的攻击性.

    那根在平常状态下都可以说是很傲人的阴茎已经完全呈现了勃起状态,硬邦邦的一大根,顾盼刚才那么动了动,已经感觉那玩意儿马上就要挤进自己的股缝中了.

    "就在这里吧."高远的耐心被顾盼迟迟下不了决定的迟疑耗尽,他一把捞起水中的少女往一旁的洗手台上一推,双手掰开顾盼的屁股,低头就瞥见少女粉嫩的穴口.

    顾盼早就在看着高远洗澡的时候就不自觉地湿了,此时粉穴外水光粼粼,带着点肉感的粉唇时不时微微一颤高远喉头一紧,那股口干舌燥的感觉愈发强烈,迫使他不得不再次做出吞咽动作,咽下一口唾沫.

    他知道自己的性器对于顾盼太说有些过于庞大,所以高远不会在插入的瞬间多做纠缠,龟头艰涩地往里挤了挤,将花穴口撑开后便直接卯足力气往里一刺.

    顾盼被这一下顶得脚趾都蜷缩了起来,两条腿绷得笔直,手下意识地抓住了洗手台的边缘,细细地‘啊’了一声.

    少女身子小小地抖了一下,因为今天已经跟何之洲做过一次,肉壁被粗粝地摩擦过去,巨大的快感中夹杂着一丝疼痛.

    高远不给这张小穴任何对自己进行绞杀的机会,直接抬起顾盼一侧的腿,往外一退又重新顶了进去!

    龟头轻而易举地就在顾盼最深处的花蕊上碾了一把,激得顾盼直起了腰.

    "太深了……"顾盼一只手还抓着洗手台,另一只手则是为了保持平衡抚上了挂满水珠的镜面.

    镜子上的水蒸气已经凝成了大颗水珠,顾盼能隐约从镜子里看见自己此刻的脸.

    双颊通红,双眸迷离闪烁,眉头拧在一起,表情看起来似痛苦又似享受.

    再不等她多看一眼,高远已经将顾盼的身体再次往前一推,将少女的上半身贴向镜面.

    镜面有些凉,激得顾盼打了个哆嗦,两颗小乳豆立刻挺了起来,随着高远插入的频率而在空气中一晃一晃的.

    "高远……"顾盼的余光能看见镜子里,高远高高地抬起自己一侧的腿,一下一下用那粗壮的肉棒往里挞伐的样子,"轻一点……太深……啊……"这样的姿势,顾盼用来维持平衡的脚不得不微微踮起才能配合上高远需要的高度.

    顾盼的呻吟总是很小声,就像那种舒服到忍无可忍而不小心泄露出来的声响,配合那张半眯着眼的小脸,真是让高远恨不得把她给揉碎到身体里去.

    嫩嫩的小穴就像是被烫得热乎乎的嫩豆腐,高远每次插入都会有种好像再用力一点就会把它撞碎的感觉,可当他的龟头顶进最深处的时候,这张小穴又能稳稳地将他所有力量托住.

    "不行了……高远……"顾盼的手已经绷得指节泛白,敏感点屡屡被阴茎刮蹭的滋味让她难以招架.

    就在高远插入后的短短两分钟里,顾盼就爽得第一次高潮了.

    少女高潮时的小穴口不断地颤抖,透明的粘稠液体迅速从小穴中被挤出,滴滴答答地往地上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