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305、双管
    顾盼轻喘着,有些意外于白栩的到来。

    “小栩……?”

    只见白栩解开裤子,将昂扬的欲望释放出来,梆硬的龟头送到了顾盼的嘴边。

    “含住。”

    顾盼睁圆了眼睛,充满了男性气味的圆柱状硬物已经被白栩强硬地塞进了口中。

    呆头鹅的舌头也一如少年想象的那样,又软又滑,慌慌张张不知道把舌头往哪放的时候无意识地搔刮过那道冠状沟,让白栩小小地倒抽了一口气。

    “怕什么……好好舔。”白栩一看顾盼那副被吓呆的样子就好笑,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脸。

    何之洲当然不会允许白栩反客为主,他腰上猛地发力,对准嫩汪汪的小肉穴便是狠狠一捣。

    顾盼被激得身子一跳,因为嘴里含着白栩的肉棒只能发出一声闷哼,舌头上的动作却诚实地顿了顿。

    蓝眸侧着瞟了一眼男人,似乎是对何之洲这种暗自较劲的行为表示嗤笑。

    顾盼被硬生生地爽出了一汪泪,小穴里又酥又麻的感觉从尾椎不断上蹿,让她整个脊背一下舒展开来。

    白栩俯下身将顾盼的小碎花内衣往上一推,直接握住了那一双上下乱颤的小乳丘。

    为了迎合顾盼的高度,少年只能曲着膝,性器模仿着性交的状态往顾盼的嘴里抽送。

    现在这种上下两个嘴都被填满的状况让顾盼不由自主地想起之前那个疯狂的夜晚,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所发生的那些事。

    少年的龟头不断地往她的喉咙深处挤压,在这种快感的漩涡中硬是抢回了顾盼的部分感官。

    鼻息萦绕的全是少年身上特有的香气,混合着空气中浅淡的淫靡气味,让人嗅着便被拉入欲海深渊,伴随着何之洲插入的频率,甜媚的闷哼不断地从顾盼的嗓子眼往外溢。

    而白栩就像是有意地想把这种情不自禁的声音堵回去一般,只要何之洲往里深入,他一定也跟着往顾盼的嗓子眼挤。

    然而龟头顶上小舌头的瞬间顾盼总是会下意识地吞咽,喉管的收缩又夹得少年爽到呼吸微颤。

    在自己身体里保持同频插入的两根阴茎都好热,好硬。

    顾盼感觉自己的脑袋晕晕乎乎的,满脑子只剩下一些断片似的字眼。

    好舒服……

    何之洲跪在沙发上,索性抬起顾盼的两条腿让她的下半身悬了空,调整到一个让自己能够不那么受限的高度。

    然而相对的,顾盼的脑袋就低了下去,一下将少年的阴茎吐出大半,只留下头部浅浅地含着。

    “嗯……洲洲……”嘴里得了点空余,顾盼第一时间当然还是下意识地求饶,含含糊糊地开口:“别……别那么深……”

    然而话还没说完,少年的手一把抱起顾盼的脑袋,将自己的性器又狠狠怼了回去。

    顾盼的眼泪在眼眶里晃荡,红彤彤的双眼委屈地看向白栩。

    那怨怼的小眼神中能看出对少年的无限控诉。

    “你太粗暴了。”何之洲看着顾盼那副委屈样子,腰肌发力往里狠狠一嵌的同时还不忘帮腔。

    闻言,白栩瞥了一眼两人的交合处。

    只见何之洲的阴茎在少女的身体中时隐时现,每次抽出都翻带着些许内里的嫩肉,然后再一股脑不管不顾地给插回去,每一下都搅打得淫水噗呲作响,足见力道狠重。

    “咱们彼此彼此吧。”少年扬起唇角。

    白栩这话,何之洲只当作是没听见。

    而顾盼,却是已经无暇再去听两人简短的对话了。

    这场性爱从白栩钻进办公桌下面的时候开始到现在,对她来说已经太久太久。

    小嫩穴每次伴随着插入都已经止不住地收缩颤抖,要不是何之洲收着那么点力道,恐怕顾盼早就哭唧唧了。

    男人被绵软却又具有极强握力的阴道夹得直皱眉,这种不规律的收缩让他只能把这种刺激硬吃下来。

    顾盼的淫水已经打湿了两人交合处的毛发,面上还融着一层摩擦生出来的白沫。

    而顾盼的嘴深深含着少年的阴茎,舌头只能趁少年往外拔的瞬间给予那隐蔽的小沟槽一些刺激。

    “挺会舔啊,白痴……”白栩喘出一口气的同时幽幽开口。

    语气难掩醋意,手上不断地拎着顾盼的小乳尖往上提。

    “哼嗯!”电流般的酥麻感从乳尖上传来,顾盼只觉眼前一阵阵发白,就像是被一道强光笼住,很快那股铺天盖地的白便席卷了她的大脑。

    何之洲拔出阴茎的瞬间马眼上已看得见白色的精迹,足见被那毫无规律可循的啮咬折腾得多么狼狈。

    而白栩则直接把一股股精水留在了顾盼的嘴里,把疲软下来的阴茎拔出的时候,还拉扯出了一道长长的丝线。

    两个男人皆是有些微喘,白栩从办公桌上扯了几张餐巾纸清理了一下自己的阴茎,然后转身帮顾盼擦了擦唇边没来得及吞咽下去的精液。

    “抱歉啊,刚才没忍住。”

    话虽如此,可少年的语气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没有下次了。”何之洲从衣帽架上取下外套盖在顾盼的身上。

    顾盼脸红红地拉起何之洲的外套,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身体蜷缩在里面,眼眶的红还没来得及消退,看起来就像刚痛哭过一场似的。

    “我……我想回家了……”

    经过这么一场长长的性爱,顾盼早就已经累得只想回家躺在床上,抱紧自己的小毯子好好的睡一觉。

    何之洲当然知道顾盼累了,他立刻给手底下的人打了个电话,不到十分钟就有人把新的干净衣物送了过来。

    眼见顾盼和何之洲两个人都换上了新的衣服,白栩眉头皱得死紧,“我的呢?”

    “哦……不好意思。”何之洲回答得十分爽快,“我忘记了。”

    白栩看何之洲那副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故意的,不过好在他的衣服也没怎么被弄脏,算是三个人当中最整洁的那一位了。

    他冷哼一声,没有跟何之洲再继续计较这件事。

    以白栩的身份当然是不适合送顾盼回去了,坐在何之洲的车上,顾盼一路上都低着头沉默着。

    何之洲知道刚才这场3p来得太突然,傻兔子羞也好,气也好,都是很自然的情绪。

    “盼盼,刚才白栩在旁边,我没来得及说。”何之洲停下车,拉起傻兔子的手,“你现在的身边……有很多追求者吧。”

    顾盼不知道何之洲的意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愣愣地看着何之洲的脸。

    “如果你不知道怎么选择的话,要不要听听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