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304、写作聊天,读作挑逗
    顾盼被何之洲抱着跨坐在他的腿上,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已经卡在了她的大腿根上,然而这根东西的主人面色如常,如果不是眼神中染着那么点深色,可能还真的会让顾盼以为这个硬物是别的什么东西……

    少女下半身不着寸缕,刚刚高潮过的小穴很快将男人的裤子洇出了一大块水迹,何之洲也不在意,桃花眼就那么定定地注视着顾盼。

    “洲洲你不是说聊天吗……”顾盼被看得有些臊,不自觉地往后瑟缩了一下,“我……我把裙子穿上好不好……”

    何之洲眼睛一弯,不置可否,却伸手一颗颗解开顾盼上衣的扣子。

    天气转热,顾盼身上穿得很单,一件薄薄的衬衣解开后就能看见里面少女风情十足的小碎花内衣。

    男人不急着将顾盼最后一层防线也击破,手轻轻地抚上顾盼肉肉的小肚子。

    “盼盼,我问你,如果你喜欢一个人,看见他有困难,你会不会想主动帮助他?”何之洲一边享受着掌心柔软的触感一边悠闲地开口。

    顾盼知道何之洲想说什么,可小腹又痒又麻,让她的思想总是游离开来。

    “洲洲……我只是觉得我没有立场让你们帮我做什么……”

    何之洲看着傻兔子可怜巴巴的样子,有点不快,又有点想笑。

    他抓起顾盼的手贴在自己胸前,“你不喜欢我吗?”

    不远处的少年听见男人的问题,也立刻伸长了耳朵等待顾盼的答案。

    而顾盼脸上更热,不自觉别开了眼。

    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顾盼细数一下自己对何之洲曾经感到动心的瞬间都数不过来了,要硬说不喜欢未免也太假了。

    可是同样的心动,并不仅仅出现在何之洲一个人身上。

    所以顾盼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这到底是喜欢,还是自己心脏有点问题……

    顾盼的沉默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何之洲压着她那只小手,恨不得一口气将她的手就这么融进他的身体里,让这只傻兔子直接触摸到自己的心脏,感受那种真实存在的爱意。

    “看着我,盼盼。”

    男人的话似乎有一种莫名的魔力,牵引着顾盼的目光。

    顾盼怂怂地咽了口唾沫,看着何之洲的双眸,感觉心脏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何之洲将顾盼往前一拉,整个人搂进怀里,把顾盼的脑袋摁在自己肩上,唇舌直接贴上了顾盼的耳廓。

    “你永远都有立场让我为你做任何事。”

    男人的声音很轻,却带有极强的穿透力,一下越过层层障碍稳稳地击中了顾盼的心。

    顾盼一瞬间整个人都乱了,她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上半身却被男人死死地禁锢在怀中动弹不得,只剩两条腿徒劳似的扑腾了两下。

    然而顾盼很快就后悔了。

    因为原本只是卡在腿根处的那根勃发的坚硬此刻正正好地顶在了那小肉缝的最中间,伴随着顾盼两条腿的虚软,大有要更往里嵌的意思。

    “盼盼,你的小穴隔着裤子含着我……”何之洲低声轻笑,他当然感受得到顾盼的慌,但慌乱的傻兔子也依然让他感到十分愉快,“好湿……好热……”

    “别、别说了!”顾盼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索性破罐破摔把脑袋死死地埋在何之洲的颈窝,“还不都是洲洲的错……”

    “嗯,都是我的错。”何之洲也不反驳,手滑向顾盼的腰,紧紧地将傻兔子抱在怀里,“那为了赔礼道歉,以后有事就尽管让我上,好不好?”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顾盼明知何之洲是故意这么接话的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了。

    男人裆部的金属拉链头已经被两人的体温捂暖,硬邦邦的卡在顾盼的小阴核上,酥麻从那么小的点传开,在她浑身上下荡了好几圈,让刚刚才满足过的欲望再次苏醒。

    小穴一抽,从深处又吐出一大口淫水。

    何之洲当然是除了顾盼之外最快感受到的人,他侧过脸怜爱地吻了吻顾盼的脸颊,“再憋下去要憋坏了。”

    可刚才白栩上得快,顾盼还来不及想那么多就做完了,现在能感受到身后少年的冷冷目光,当真是如芒在背。

    毕竟当着第三者的面做这种事……果然还是……

    顾盼回过头看了白栩一眼,又迅速地把脑袋转了回来。

    就跟把头探出洞查看情况的兔子一样。

    身后不远处的少年已经整理好了衣着,整整齐齐的样子像是什么都没有经历过,澈蓝的眼瞳就那么淡淡地看着顾盼,看不出心情如何。

    何之洲的手往上走,解开了顾盼内衣的后扣。

    顾盼只觉胸口一松,乳头已经被男人含入口中。

    因为情欲高涨,顾盼的乳尖儿早已呈勃起状态,硬邦邦的。

    何之洲用牙齿轻轻一咬,就听顾盼抽了一口气,“洲洲……别咬我……”

    听着少女微颤的声音,白栩心里也微微发紧。

    所以看自己喜欢的人被别人操到底有什么好兴奋的?

    他低头瞥了一眼自己已经大有隆起之势的胯间,皱了皱眉。

    而那头的何之洲已经把顾盼压在了沙发上,直接解开了皮带,把裆部湿得一塌糊涂的西装裤脱了下来。

    猩红的阴茎微微上翘,被花白的墙壁一衬,平白地添了几分凶气。

    反观顾盼腿间的小花穴已经被白栩操弄得泛了红,上面一层水光潋滟,穴口还时不时地一颤,看起来可怜得要命。

    “盼盼,说你要我。”

    何之洲将长发拨到耳后,腰往前挺了挺,用龟头浅浅地往里戳了一下。

    顾盼确实已经想要得不行了,从水汪汪的小穴还在不断地往外流水的样子就能看出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只是跟何之洲说了几句话而已,怎么就被撩得欲火焚身的了呢。

    “我、我要你……”

    少女只是单纯地听从男人的话,可软软沙沙的声音却直接钻进了白栩的耳道。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一步步走向已经被何之洲一口气填满而发出破碎尖叫的少女身边。

    何之洲的阴茎贯穿了顾盼的小花穴之后没有急着来回抽动,毕竟已经高潮了数次的肉壁已经很敏感了,他还不想那么快就又把顾盼送上高潮。

    察觉到白栩的靠近,男人抬眼瞥了一眼不请自来的少年。

    白栩没说话,只不过裆部高高撑起的形状已经足以说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