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303、轮流
    回到办公室,何之洲把单独包装好的蛋糕分发给所有人之后礼貌地笑道:“今天辛苦大家了,正好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家就提早回去吧。”

    有蛋糕吃还能提前下班,办公室里一片欢呼声之下,只有顾盼感觉冷汗都快出来了。

    虽说现在身体里的跳蛋已经停止了下来,但想也知道待会儿会迎来另一个……更大的东西。

    外面的声音渐渐远去,办公室里顾盼的A字半身裙已经被早就等得不耐烦的白栩扯了下去,顾盼的内裤已经彻底湿透,紧紧贴着外阴的那两小片肉。

    “一起还是轮流?”在性方面,白栩和何之洲真算是势均力敌了。

    经验程度且不谈,两人都是极其玩得开的类型。

    听见一起两个字,顾盼立刻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两瓣屁股蛋。

    “她后面倒是已经开过了。”何之洲看着顾盼的动作觉得好笑,左右环顾了办公室一圈,又皱了皱眉,“不过这里东西太少,不方便用后面。”

    “那你是准备换地方还是用嘴凑合一下?”白栩的手摸到了顾盼腿缝间的小肉口,往里一摁,丰沛的淫水已经濡湿了他的手指,“我不想换地方了。”

    他早就憋得忍无可忍了。

    “那就轮流吧。”与何之洲相比,白栩当然是更忍不住的那一个。

    男人往后退了两步,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如果不看他胯间已经高高隆起的帐篷,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还真能够骗到人。

    白栩则是直接把顾盼压上了办公桌,把少女的双腿分开,“挤出来。”

    顾盼本来就已经被‘轮流’这个结论吓得呆若木鸡了,听见白栩的话还有点会不过神来,“啊?”

    然而没有耐心的少年直接将手指伸进了顾盼的小穴内。

    无线跳蛋为了方便取出其实还是设置了短线的,只不过因为顾盼吸得实在太深,线也被卷进了小穴里,少年的手指在顾盼的小肉穴里抠刮着翻找,刺激得在办公桌上躺着的顾盼来回扭,“啊啊……小栩……不要!”

    白栩索性上半身也欺身而上压住这只不听话的鹅,结果下一秒,原本已经在顾盼体内安静下来的跳蛋又开始了震动。

    蓝眸扫向一旁观战的男人,而何之洲却是正大光明的耸了耸肩,表情相当无辜,完全没有在打断别人好事的自觉。

    东西在震就更不好拿,少年的手指无意间将跳蛋往更深处推挤了两分,只听顾盼短促地尖叫了一声后便高潮了。

    到最后,这颗粉蓝色的小东西还是被顾盼高潮的那股劲挤了出来,掉在地毯上发出闷闷的一声响。

    上面裹着的一层淫水反射出淡淡光泽。

    然而高潮过后的顾盼还没来得及喘出一口气,少年勃发的阴茎已经狠狠地刺了进来。

    那滚烫灼热的坚硬与刚才冰冷的小机器完全不一样,借着大量淫水的润滑直接一股脑送到了底,还不忘在最深处的花蕊上狠狠一碾,就好像在留下自己的痕迹一般。

    顾盼的身子立刻卷成了虾状,巨大的酸慰席卷了她身体的每一寸。

    “哼嗯……”快感来得太过剧烈几乎让她没能发出什么声音,可太阳穴都跟着猛地跳了一下。

    “我比跳蛋强多了吧?”少年只要回想起刚才这呆头鹅被跳蛋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样子就觉得不快极了。

    顾盼哪里想得到白栩这家伙连跳蛋的醋也要吃,可偏偏那阴茎又好像根本不让她好好说话似的一个劲往敏感点上戳。

    “呜呜……别……”顾盼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到底应该求饶还是顺着白栩的话说,“小栩……”

    今天还没被插入就已经高潮了两次,顾盼的肉壁已经开始微微发抖,不自觉地啮咬着少年的性器。

    白栩眉头一皱,又狠狠地整根插了进去。

    “不要这么用力夹我!”少年的眼神在此刻变得无比凌厉,纤细的手腕钳制住顾盼的臀瓣,上面青筋毕现,“被跳蛋操爽了吗!”

    粗鲁的话语刺激着顾盼的听觉神经,又一度发酵了那膨胀的欲望。

    顾盼侧过头去,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小栩!轻点儿!”

    一旁的何之洲对上了顾盼无意识的目光,看着少女通红的眼眶与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心头一阵发痒。

    裤裆已经高高撑起一块,紧得不太舒服,何之洲将原本悠哉的二郎腿放了下来,不着痕迹地调整了一下坐姿。

    白栩余光瞥见何之洲的狼狈,蓝眸中闪过些许得意。

    唇角一扬,少年露出了挑衅般的表情。

    何之洲当然知道白栩是什么意思。

    他挑眉,回敬了白栩一个从容淡定的笑。

    男人和男孩的区别,就在于男孩忍不住,急急火火的把最好的东西献上去了,而男人则会蓄势待发,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

    谁说等待不是一种情趣呢。

    等到白栩又反复插次了百十来下慌忙撤出顾盼身体外射精的时候,顾盼在这段时间内又高潮出来了两次,整个人就维持着刚才被白栩压着操干的姿势,双颊上满是泪水,活像在暴风骤雨后幸存下来的小动物。

    何之洲从沙发上站起身,将外套脱下,然后走向顾盼的这几步路程里还不忘把袖子往上卷了卷。

    白栩一看何之洲这副要动真格的样子,先把即将要遭受一场灾难的傻兔子从桌子上抱了下来。

    顾盼的腿都快合不拢了,好不容易在地上站住又得可怜兮兮地跟何之洲求饶。

    “洲洲让我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说真的,爽归爽,爽完了也是真的累。

    就看现在顾盼两条腿都在打颤的样子,也确实是惹人心疼。

    不过何之洲确实也是打算先让这傻兔子休息休息,顺便好好和她谈谈关于隐瞒的事情。

    “好啊。”何之洲眯眼一笑,抬手理了理顾盼额旁的乱发,“那我们说说话吧?”

    白栩一看何之洲这个表情就知道这绝对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然而那只呆头鹅却感动得不行,连连点头称好。

    真是……傻得令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