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302、跳蛋
    何之洲极致温柔的语气听起来根本不像是什么惩罚,倒好像是要领奖似的。

    顾盼呆愣了两秒,赶紧解释:“洲洲我不是故意隐瞒的,这件事……本来就是我早就想要去做的……而且我也没理由让你们帮我对不对……”

    “关于这件事,我待会儿再来跟你好好说清楚。”何之洲听着这傻兔子的傻瓜发言,感觉眉心有点疼,“我们先来玩个好玩的吧。”

    五分钟后,门外的李妍和林木就看见这位长头发的何先生带着自家老板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和刚才的白栩不一样,这位长得漂亮的何先生看起来亲和力要强得多,对上两人的视线也大大方方地以笑脸回应:“我们想去买点甜品和饮料回来,你们想吃什么?”

    这附近确实有一家远近闻名的蛋糕店,李妍和林木听何之洲这么说立刻欣喜地看向老板顾盼。

    而顾盼已经羞得没脸见人了,整个人半躲在何之洲的身后,小穴里震动的小玩意让她直觉走不出这个门就要软倒在地上。

    谁能想到,何之洲那是有备而来啊。

    备的还是一个跳蛋……

    刚才何之洲笑眯眯地把这玩意塞进她手里,然后语气温柔地问出“你是要自己放还是我帮你放?”的样子,顾盼怕是几年内都无法忘却了……

    看着一旁的职员们满脸开心地说出自己想要的甜品种类,就连一向沉默寡言的赵秉承也参与进来,顾盼的内心真是……说不出的苦涩。

    还好刚才白栩把内裤还了回来,让她能暂时不用顾虑淫水流出裙子被人发现的事情……大概。

    被何之洲半拉半扶着出了工作室,顾盼还贼心不死的希望何之洲临时发善心放自己一马:“洲洲……我、我真的不行……呜……”

    嫩嫩的小肉穴被塞进了这么一个东西,说大不大,可一震起来那可真是让顾盼浑身发软。

    最关键的是,它足够刺激,却又不够满足。

    小小一颗,圆圆润润的,震动得一腔嫩肉都发麻,疯狂的想让人找个硬邦邦的东西塞进去动个痛快,让人满脑子只剩下一堆淫邪的想法……

    顾盼的手紧紧抓着何之洲的衣袖,就像是不想出门散步的小狗一样可怜巴巴地把人往回拉扯。

    何之洲都快给这傻兔子逗笑了,索性直接一把揽着顾盼的腰直接给人带出去了。

    “买了蛋糕我们就回来,嗯?”他低头一笑,看得人不自觉心跳,“乖,很快的。”

    可一上街,路上每个行人,每个毫无意义的眼神,都让顾盼紧张得浑身汗毛倒炸,心跳声在此刻都像是对大脑毫无节制的狂轰,让顾盼脑袋嗡嗡作响。

    小穴一阵阵的收紧,嫩肉回缩,绞得那不断震动的小东西却是被挤压着往更深处去了。

    这、这不符合万有引力啊!

    顾盼本来还幻想着也许待会儿会把这个跳蛋挤出去,也许就能活下来了,结果没想到那玩意儿愈发往深处钻去,就像有了生命的东西一样。

    深处又酥又痒,一股股钻心的空虚感让顾盼简直头皮发麻。

    她的脸涨红得快烧开了,一脸苦兮兮的样子配合不情愿的脚步,平日里喜欢得不得了的蛋糕店此时此刻简直犹如刑场一般。

    “自然点,你这样没准会被发现哦?”

    男人的话让顾盼浑身没出息地抖了一抖,小家伙脸红扑扑地就想往何之洲怀里钻,企图借此逃避掉这种让人羞耻到升天的惩罚。

    然而何之洲才不吃这一套,怀里抱着傻兔子,还不忘吓唬两句,“怎么了?这么害怕的话要不然我抱你进去?”

    顾盼闻言连连摇头,又忙着从男人的怀里往外钻。

    “不要不要!”

    现在这样她已经足够紧张了,如果被抱进蛋糕店那可不是一般的吸引眼球,到时候说不定直接晕过去……还是在下体塞着跳蛋的情况下晕过去的!未免太惨烈了吧!

    顾盼用自己这辈子最慢的速度走到蛋糕店门前,何之洲伸手推开门还不忘先让她往里走。

    本是很绅士的举动,顾盼却不安地回头看了一眼,好像生怕何之洲就这样转身溜掉只留她一人在蛋糕店受刑似的,看得何之洲直接笑了出来。

    “怕什么?”他直接把手递给顾盼示意她可以牵好,“我不会跑的。”

    要是平时也有这么粘人就好了。

    男人看着顾盼那惶惶不安的神情,一双大眼睛盛满了忐忑,确实是惹人怜爱得过分了。

    如果可以,何之洲很想就在这里好好的疼爱她一番。

    让她用自己的那一点点力气拼命地把跳蛋挤出来,然后看着她小淫穴往下滴着水,粉粉的两片肉翕动着,勾引着他进去……

    再听她带着欲求不满的哭腔喊那么一声“洲洲”,然后把自己的阴茎整根插进去,让她爽到尖叫。

    只是想着,何之洲的胯间已经开始微微膨胀。

    顾盼小心翼翼地走到柜台前,一字一句地念出甜品和饮品的名字,生怕柜台的柜员听不清楚又要让她重新说一次。

    要知道现在这个状况,要顾盼憋住不喊出声来,已经很费劲了。

    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要站在这里,好像浑身上下的感官细胞就全部被调动了起来,现在浑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肤都在表示自己的亢奋,身体的敏感程度也完全和之前不是一个级别。

    “榴莲千……”眼看着已经报到了最后林木想吃的榴莲千层,顾盼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只觉体内的小玩意儿突然加速了震动!

    这绝对不是幻觉,小穴的皮下神经已经将那激烈增加的快感飞速地传达到了顾盼的脑内,她腿一软,扶着柜台猛地蹲了下去。

    柜员被小小地吓了一下,立刻询问:“小姐怎么了?”

    顾盼睁大了眼睛看向一旁的何之洲,男人却朝她非常无辜地一笑。

    他们当时在办公室里约好的是夹着跳蛋买完蛋糕回到办公室结束,然而……可从来没有说过中途不可以增加震动幅度。

    因为顾盼的大幅度动作,蛋糕店有些人已经朝她投来了奇怪的目光,顾盼浑身都在发抖,她不知道是因为太过紧张还是被跳蛋爽得不行了,脑袋里嗡嗡作响,就像是马上要炸开一般。

    “我、我还要这个……”慌乱之间,顾盼急中生智指了指面前柜台内的商品。

    店员立刻会意地点点头,打开柜门开始捡拿顾盼刚才点单的物品。

    逃过一劫的顾盼立刻被何之洲拉起来抱进怀里,跳蛋适时地安静了下来,顾盼松了口气的同时那股迟来的羞愤袭上心头,攥着拳头对着何之洲的胸口连连捶了好几拳。

    然而那每一拳却是软得半点力气也没有,何之洲用手掌抱住顾盼绵软的拳,俯下身在她的耳垂上亲了一下。

    “你以为就你难受啊?小坏蛋。”男人的声音不知何时已经低哑了下来,充满了磁性的颗粒感,“知道我硬得多难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