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301、隐瞒的惩罚
    办公室的采光很好,窗子朝阳,正午的阳光从百叶窗中透进来,让整个装修以白色简约为主基调的办公室看起来十分明亮干净。

    此刻,顾盼捂着脸靠在办公椅上,脸俨然已经涨红成了一颗鲜嫩的蜜桃。

    “小栩……放过我吧……这里可是办公室……呜……”

    为了强调出设计感,顾盼用了磨砂玻璃做成与外面作为屏障的墙,而现在这所谓的设计感,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种羞耻感的催生剂。

    办公桌下,顾盼的内裤已经被脱了下去,两条腿被少年分到了最大,将自己下半身的私密完全展现在了白栩的眼前。

    “你当初瞒着我们的时候就没想过有今天?”白栩看着呆头鹅粉粉嫩嫩的外阴,忍不住先伸出舌头凑上去舔了一下。

    顾盼的身子轻轻一抖,“我……我只是不想麻烦你们而已……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他的唾液给粉色的肉瓣度上了一层晶莹,就像是融化的糖稀,只是让人看着都觉得甜。

    “自己的事情?”白栩挑眉,手指捏着顾盼的小腿寸寸上挪,就像一只优哉前行的蜘蛛,最终落在顾盼的腿根处,“那你待会可要忍住了,如果被外面那两个人听见,也是你自己的事情……”

    话音刚落,白栩便直接压住了顾盼的腿根吻了上去。

    他的舌头十分灵活,穿过外面的花瓣直接到了穴口,略带着粗糙感的舌苔让顾盼浑身鸡皮疙瘩都爆了起来,双腿下意识地往回夹紧却又被白栩的手控制得动弹不得,只能整个人在椅子上来回挣扎着扭动。

    “呜……小栩……”顾盼的椅子是带滚轮的,她又怕自己不小心滚到了别的位置会被人看出来,又急于甩脱这种奇妙而又罪恶的快感,“不行……这次就算了好不好!”

    声音听着已经快哭了。

    白栩的阴茎硬得阵阵生疼,他脑袋里在瞬间闪过把顾盼就这样压在办公桌上操到下面的小嘴合不拢的念头,管他外面还有几个人听着。

    然而想想到时候这个害羞的呆头鹅又要生气,还是耐着性子一点点地抓着她舔。

    这只呆头鹅看着不胖,其实浑身上下都是肉呼呼的,哪里都软,包括那两个也不怎么大的胸,还有这水得好像刚剥开皮的光滑果肉的嫩穴。

    在舌头的刺激下,顾盼的小穴开始分泌出水分,又滑又软,不断地讨好着少年的舌,引诱他往更深处去。

    少年舌头进来的瞬间,顾盼整条脊背瞬间撑直,脖子不断后仰,摇头挣扎的同时手紧紧地抓住了桌子的边沿。

    好舒服……

    舌头的柔软带来的是和坚硬的性器不一样的快感,那种柔和的,绵密的,就像是春雨一般从根茎将植物浸润腐蚀的快乐让顾盼很想叫出声来。

    然而她还没有忘记,门外还有林木和李妍两个小迷妹,她不能发出半点奇怪的声音。

    顾盼想捂住自己的嘴,但又怕椅子会滑到别的位置,一张小脸都皱成了一团,涨得通红。

    房间里异常安静,明明是位于市中心的地点,顾盼却完全听不见来自外面车流的声响,整个世界安静得只剩下少年舌头卷打着水花所发出的啧啧声响。

    他就像是一个放肆舔食糖果的馋童,将顾盼一股股往外挤压的淫水当作蜂蜜一般一股脑扫进口中咽下,而顾盼的阵阵抽气与压抑的轻哼便是最好的佐餐品。

    不远处的茶几上还放着刚才李妍端进来的咖啡,袅袅白气儿还不断地往上冒,然而这杯咖啡的主人却已经在品尝着另一种美味的饮品了。

    顾盼已经快要高潮了,小穴一阵阵的收缩,脚趾也已经紧紧地拧在了一起,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老板……”

    是李妍!

    白栩只感觉到呆头鹅浑身猛地一个激灵,大量的淫水便喷涌而出,因为太过紧张,少女整个人的身体伴随着高潮都产生了剧烈的颤抖,因为不能叫出声来还硬生生地给憋出了两滴泪。

    好在门口站着的李妍并不敢直接敲了门就推门进去,生怕打扰到偶像大人和老板的签约,只是又在门外弱弱地补了一句:“有一位姓何的先生……”

    姓何的先生?

    说到这个地方,办公室里的两个人其实都已经明白外面等待的人是谁了,白栩的脑袋离开顾盼的腿间,看着水汪汪的小肉瓣伸出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将顾盼的内裤毫不犹豫地揣进自己的口袋里。

    顾盼看着眼睛都瞪圆了,伸手擦了擦眼泪,“小栩……你……还我!”

    “老板?”外面的李妍适时地发出了自己疑惑的声音。

    顾盼顿时有种被逼进了死角的感觉,只能忍着羞意整理裙子,“请、请他再稍等一会儿!”

    今天顾盼穿的是正好到膝盖上方的A字裙,只要把腿夹紧倒是看不出什么端倪,可最要命的是顾盼硬撑着软绵绵的腿站起来,穴口方才没被白栩舔食干净的淫水就迫不及待地顺着她的腿根淌了下去。

    淫水粘稠,流淌得极为缓慢,却给所到之处都带去了钻心的痒。

    顾盼当然第一时间想的就是赶紧找点餐巾纸来擦拭干净,然而从办公桌下钻出来的白栩却直接打开门朝李妍笑笑,“请何先生进来吧。”

    “!?”顾盼赶紧停下抽纸巾的手,一步跃到了从门外看不见的地方。

    白栩转过身看向顾盼,表情看起来无邪至极,蓝瞳中就像是一汪水盛着天空的倒影,“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顾盼还来不及跳脚,只见何之洲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她顿时僵在原地,不自然得就像是一根放错了位置的柱子。

    何之洲一进门就看见了白栩,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何之洲再看看傻兔子那副欲言又止满脸羞红的样子,立刻就知道了刚才在这间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发生了些什么。

    他轻笑了一声走过去揽过傻兔子的肩,“怎么了,脸这么红?”

    刚才他的余光已经瞥见在白栩的口袋里,装着一个带有一点类似花边的小东西了……

    那种东西当然不可能是白栩的所有物,那么只有可能是……

    想到这里,何之洲脸上的笑意愈发扩大,低下头在顾盼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盼盼准备好接受隐瞒的惩罚了吗,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