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99、妥协
    杜瑜一早来到寰娱上班,因为一夜没睡面色看着不太好,不过经过她化妆术的掩盖,基本上看不出来。

    杜瑜推门走进自己的专属化妆间,两位助手已经准时到达,看见杜瑜的一瞬间忍不住出声:“杜姐……”

    “怎么了?”杜瑜脸上扯出一丝笑容,“今天的工作安排做好了吗?”

    当然,杜瑜的淡定并不仅仅是为了看起来从容不迫,只是她知道,事情还没有到让自己开始慌张的程度。

    今早出门前,杜瑜特地给自己的靠山打了个电话,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自然放下心来。

    只要这个人还在背后支持她,就没有人动得了她。

    虽然她和陆蔓说是好朋友,但像陆蔓那种胸大无脑,把柄几乎多得可以写成一本书的做法……杜瑜可并不认同。

    她做事一向小心谨慎,不留痕迹,有时候为了稳妥甚至愿意放弃到嘴边的一块大肉。

    也正是因为这份稳妥,她的靠山才一步步地将她扶上了寰娱首席造型师的位置。

    造型师不像是艺人,从不在台前露面,不被大众知晓,然而在幕后,像杜瑜这个级别的造型师基本上掌握着大部分艺人的生杀大权。

    毕竟谁也不想以丑陋的样子上镜,被媒体吐槽,被粉丝嫌弃。

    而她的靠山,要的也很简单。

    刚入行的艺人,那些新鲜而又美丽的皮囊下不谙世事的天真,就像是一只只幼嫩的小羊羔一样被杜瑜所给出的诱饵所惑,被她送上靠山的床。

    然而这些小羊羔也确实能从靠山那里得到好处,自然没人会把这件事声张出去。

    当然,那些不听话口口声声说自己被骗了的小羊蹄子,就会被靠山直接雪藏,就连把这件事说出来的机会都没有,直接与星光闪耀再也无缘。

    唐一飞在办公室里看着助理送来的杜瑜人际关系调查表,翻了几页忍不住皱起了眉。

    有句话说的好,商政不分家,唐一飞当然认识表格上的中年男人,他们在不久之前还因为与政府对新能源的扶持工作而吃过一顿饭,那副脑满肠肥的样子真是让人想忘记都难。

    铭基作为新能源企业,当然在早期先是受到了政府的大力扶持才能直接一飞冲天,因此唐一飞看见这么一号人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开始暗叫不好。

    其他投资人什么的,对于唐一飞来说都好说,唯独这个人……

    他需要借另外一个人的手才能扳倒。

    想着,他拿出手机给许景堂打了个电话。

    “许先生啊……”唐一飞从小到大还从没这么狗腿的跟一个男人这样说过话,话一出口自己都抖了一身鸡皮疙瘩,“有空吗?”

    那头的许景堂冷淡得一如既往,“说吧。”

    “那个……我记得你爸是军区总医院的院长吧……”

    能够与大量政界人士结识并且能够让他们有求于自己的,只有最顶尖的医生。

    许景堂的父亲许文思从医多年,在政界积累的人脉,不需要唐一飞赘述,要不是这样,他也不能厚着脸皮去给情敌一个表现机会了。

    “如果是需要麻烦他的事情就不用说了。”许景堂淡淡地打断,“我拒绝。”

    唐一飞一听许景堂这么坚决,眼看着他马上要挂电话,只能赶紧如实交代:“豆儿被欺负了,这人不出意外就是背后的靠山。”

    许景堂脚步一顿,“怎么回事?”

    “始末待会儿我让助理整理一下,和那个人的资料一起发给你吧。”唐一飞一听许景堂这么问,估摸着这件事已经差不多成了,自然也不多废话,“我现在去搞其他人。”

    赞助商、合作伙伴,嗅到有利可图的商人们可是在那个女人身边围得紧紧的。

    其实不管是怎么回事,只要这件事情牵扯进了顾盼,就注定许景堂只能是被动的位置了。

    了解了事情始末后,许景堂直接开车去了军区医院。

    小护士们告诉他院长正在和其他专家对一个病人进行会诊,许景堂去了之后,正好已经出了结果,各位专家鱼贯而出。

    专家们都认识许景堂,虽然意外他的出现,不过还是挂着礼貌的笑容打了招呼。

    只有许文思在看见许景堂的瞬间便立刻沉下了脸。

    “你怎么来了。”

    许景堂对父亲的这句话已经厌倦透了。

    小时候曾几何时他也央求过妈妈带他来医院找许文思,却被从手术台上下来的父亲冷着脸这么询问。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翻涌的回忆,“有点事,方便去你办公室里说吗?”

    许文思定定地看了许景堂一眼,“走吧。”

    院长办公室里,许文思坐在了属于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许景堂的眼神可能比面对其他普通医生还要冷上几分。

    “我有件事想麻烦你。”

    许景堂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求于父亲的。

    他大学中申请留学,顺利通过之后基本没再回过国,他在国外生活,在国外扎根,接触国外的人,积累国外的人脉。

    在国内唯一让许景堂放心不下的只有母亲。

    虽然他心里清楚,许文思只是对他这么冷酷严格,对母亲还是很好的。

    许文思听完许景堂的话后,眉头死死皱起。

    “这不行,我只是医生。”

    是符合父亲性格的一句话,但许景堂在此刻不得不坚持。

    “请你再考虑考虑。”

    “我不考虑,这件事没得商量,不行。”

    许景堂定定地看着许文思,身子稍稍往前躬,“请你再考虑考虑。”

    许文思还是第一次见许景堂在自己面前服了软。

    他眯了眯眼,“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许景堂不答。

    许文思沉吟半晌,徐徐开口:

    “如果一定要这么做,我帮你一次也不是不行……”

    男人说着,话锋一转。

    “不过,你要来这个医院工作,我也不会给你特权,你就从实习医生做起,能不能爬到我这个位置,全看你自己的本事。”

    其实早些年许文思已经跟许景堂提过这件事了,他希望许景堂能够回国继承自己这个医院院长的位置。

    然而当时的许景堂根本看不上这个所谓的军区医院,直接回绝掉了。

    现如今,似乎主动权又回到了许文思的手里,因此他提出的条件甚至比当年还要苛刻。

    毕竟谁都知道,凭许景堂的能力哪怕直接坐上院长的位置也绰绰有余。

    “好。”

    只听这回,许景堂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