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97、六方支援
    傍晚,高远来接人的时候迟迟等不到人,于是只好从停车场进了工作室。

    工作室已经一片漆黑,只剩下最深处顾盼的办公室还亮着灯,男人走过去,象征性地敲了敲门便直接推门而入。

    只见办公桌前的顾盼一看见他走进来立刻慌乱地抽出桌上的抽纸往自己脸上胡乱地擦,然后还非常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了一句:“啊已经这个时间了,抱歉我没注意到……今天有点忙……”

    瓮声瓮气的一听就是刚刚哭过。

    高远也没打算戳穿顾盼,只是绕进办公桌内,瞥了一眼那处于开启状态的笔记本屏幕。

    上面是一个word文档,里面满满当当都是对各种情况的致歉。

    这些是林木临走之前写好给顾盼的,主要是对于解决方法顾盼现在还一筹莫展,虽然刚才把原片的拍摄时间先发送出去表示这些是早就做好的内容不存在抄袭,然而却是收效甚微。

    那些人就像是看不见她说的话一样,喷得照样汹涌。

    况且剩下的问题,比如男模,服务器,程序漏洞修复,这些的解决都需要钱,而且不是小数目的钱。

    这不是空口一句承诺就能解决的,如果发布了这篇致歉却无法解决,想必用户会更加生气。

    可事到如今,顾盼依然执拗地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

    “没事,没什么事,程序一上线会遇到问题是很正常的!”顾盼赶紧把笔记本合上,然后就开始收拾东西,“有些用户会批评我们也很正常,只要把公关文发出去,然后再进行整改就可以了,大家都会理解我们的。”

    这话说出来,顾盼自己都觉得没底气,可她也不想让高远担心。

    回到家,高远趁顾盼在洗手的时候悄悄打开微博看了一眼。

    果不其然,评论里的言论简直已经到了不堪入目的程度,尤其是抄袭,指向性已经太过明显了。

    然而因为骂声太甚,其中一些理智的反驳声都被淹没,变得完全不起眼起来。

    不得不说,这种状况还真不是高远擅长处理的类型。

    况且高远并不觉得那个小家伙把这些人说的问题解决澄清了之后,这些人就会消停下来。

    看着小家伙眼眶通红地把饭往嘴里塞,高远也感觉胸口闷闷的很不舒服。

    之前顾盼有多高兴他都看在眼里,虽然高远心里知道那种情绪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但现在这种情况他很显然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晚上回到自己的房子里,高远想了想,还是给何之洲打了个电话。

    那头的何之洲接起电话,语气偏冷:“高先生?”

    高远正准备开口说顾盼的事情,又听那头何之洲开口:“如果是盼盼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关于APP和店面的事情,顾盼不说,他也就权且当做不知道,看着傻兔子努力认真的忙碌,何之洲心里也是一边心疼一边生气。

    心疼不必多说,气当然是气这傻兔子连这点事都不肯说出来让他一起分担。

    从下午开始,何之洲已经察觉到了风向的怪异,这种已经很显然不符合正常用户的行为让他选择静观其变。

    护短当然是要护的,可等待也是必要的。

    杜瑜。

    陆蔓的好朋友,俩人还真是蠢到一窝去了。蠢到让何之洲都有点怀疑会不会还有第三方在操控风向只是拿杜瑜当幌子。

    眼看着#小魔盒抄袭#已经快要进入热搜榜的前十名,何之洲眯了眯眼。

    撤热搜删评控评带风向好说,但何之洲更想要的可不是那么简单。

    既然敢对他的人动手,那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那交给你了。”高远一听何之洲的语气就知道局面已经在对方的掌控之中,“如果有我能做的事情直说。”

    “好。”多个方案开始在何之洲的脑袋里迅速生成,“我先处理一下这边的事情,有什么事再联系。”

    “好。”

    高远挂断电话后,何之洲先是给自己手底下的人打了个电话,让他们联系各个水军公司,看看最近到底谁接了这一单。

    至于热搜……不急,先把风向带回来。

    让对方知道什么叫给他人做嫁衣。

    毕竟顾盼被骂得厉害主要原因还是愿意下场为了这款新APP撕逼的用户少,多的是吃瓜党,抄袭事件澄清后少部分理智用户虽然说话了,但根本敌不过水军的发言量,一会儿就被刷下去了,留下来的只有同样在骂的其他水军和非理智用户。

    那么只要理智用户的数量增加,让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点进来不再是清一色的黑,剩下的就是看哪边财力足以支撑下去了。

    反正何之洲是无惧的。

    另一边,白栩刚结束了一个访谈节目的录制,有些疲惫地往录影棚外走。

    从偶像转型音乐人其实并不容易,不光是自己要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就连参与的节目也要转型,一时之间让白栩还是有点不习惯的。

    上了保姆车,白栩就见张思真又在低头玩手机,他原本对张思真看的这些根本没兴趣,今天却是无意识地瞥了一眼。

    只见长图上露出了少女打了码的脑袋,发型和某个呆头鹅一模一样。

    “这是什么?”

    因为相似,白栩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哦……今天突然上热搜的一个瓜,说是新出的一个穿搭APP很不好用,然后还有抄袭什么的,我看了一下……抄袭已经被澄清了,然而剩下的感觉毫无黑点,不知道这群人在喷什么……”

    张思真也是头一回被白栩这么问,解释起来又觉得解释不清楚,索性把手机直接地给白栩,意思是让他自己看。

    白栩也没客气,拿起手机仔细看了看,越看图片里那个人越像那只呆头鹅。

    发型,身材,还有穿衣风格,甚至是出镜的其中一套衣服,都眼熟得让白栩忍不住皱眉。

    白栩当即掏出手机,给何之洲打了个电话过去。

    而此时的何之洲正在看着水军们互相工作,热搜热度上升得飞快,没一会儿就蹿到了第七位。

    何之洲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人,然后爽快地接起电话:

    “你来的正好,有件事正好需要麻烦你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