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96、一方有难
    小魔盒上线已有半月有余,虽然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盈利,不过顾盼时不时翻看着微博上一些使用者的建议和好评,心情每一天都像是在云端似的轻飘飘的。

    商业合作自然也接踵而至,服装品牌,护肤品品牌,化妆品品牌,甚至是香水品牌都挨个找上了门。

    虽然这些品牌都不算什么一线大牌,最厉害的也只不过是二线中端品牌,顾盼思虑再三,也只是接了其中一个二线女装品牌ZERO的合作邀请。

    她不敢一开始就贪心的全部都要,ZERO的女装比较平价,风格偏向轻熟,是顾盼比较擅长的领域,她准备走稳这一步再接着开拓其他种类。

    数据在一路向好,可程序员赵秉承却是看着电脑屏幕,悄悄地皱起了眉头。

    这些天赵秉承也算看出来了,这个老板本人对这些东西并不了解,因此直接打电话给了顾成珏。

    那头的顾成珏正在准备期末考的复习,正在图书馆里,本来想挂断,却在看见赵秉承的名字之后走出图书馆接起。

    “怎么了?”赵秉承能打电话过来,很有可能是服务器出现了问题。

    “服务器数据有些异常。”赵秉承看着屏幕,“我觉得可能是被人盯上了。”

    结果一如顾成珏所料,少年皱皱眉,“什么时候开始的?”

    被恶意攻击有很多种可能性,比如勒索,同行恶意竞争等等,但无论是那种,对于这样一个才刚初出茅庐的小APP,未免有点太早了。

    “我看一下时间……嗯,如果要从那些试探性的攻击来说,是从昨晚开始的。”这个时间确实选的很好,毕竟这么一个小工作室里没有人能跟赵秉承轮班,晚上是处于无人值守的状态。

    顾成珏当然也知道这个问题,“你等我一会,我现在回宿舍。”

    “好。”赵秉承得到顾成珏的回答之后心里也小小地松了口气。

    然而与此同时,微博上却开始酝酿另外一场风暴。

    原本小魔盒上线的时候就已经有些用户吐槽过了的一些问题,比如男模特的体态不佳,以及程序本身设计上的不足,BUG等等,这些顾盼都感觉是很正常的反馈,也都有认真的把这些建议收集起来准备一点点去完善。

    可伴随着今天突然剧烈的服务器卡顿,评论里的风向很显然开始出现了一些尖锐的言论。

    花飞花落998:这APP有什么用啊?打开慢就算了,程序卡的一逼,里面的内容还这么少,男模跟个傻逼一样还驼背,答应我别在垃圾桶里找男模好吗?

    久久_54896548:女生搭配那边也太辣眼睛了吧?这些都是什么鬼啊,几年前的款式了吧,还拿出来做穿搭,化妆那边就更别说了,什么垃圾技术也敢出视频,现在是不是只要长了一双手就能做视频啊?

    这别说顾盼看了心里难受,李妍都忍不住拍案而起:“我靠,这群人是不是神经病,时尚本来就是一种轮回啊,几年前流行的款式现在又开始流行了没毛病啊!奇葩我靠!还敢吐槽我家刘楠!”

    林木则是有些担忧地看着顾盼,“老板你别难过,我觉得你视频里的日常妆挺实用的……”

    虽然自家员工是这么说的,但一时之间评论区充满了这样的谩骂,让新关注的用户看见了之后自然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恶性循环。

    更要命的是,在当天下午,事情被发酵到了另一个高度。

    小魔盒当中其中一套女性休闲穿搭被扒出和杜瑜几天前在微博上发布过的一套穿搭相似度很高,被杜瑜的粉丝看见后,热搜内立刻出现了数个质疑抄袭的微博,并且附上了详细的对比图,看起来有理有据。

    原本APP还没站稳脚跟没有几个忠粉,反观杜瑜那边却是忠粉众多,顿时小魔盒的官方微博都被@爆了。

    “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造型师还敢来碰瓷我们杜瑜大大,该不会是之前在哪里听说杜瑜大大要出自己的穿搭APP就跑来先抄袭一个低配版吧!实名恶心!@小魔盒-懂你的穿搭”

    “呵呵,抄袭也就算了,哪里找来的野鸡男女模,男模驼背驼得比我爷爷还厉害,穷逼就别做什么APP了,等着吃杜瑜的官司吧。@小魔盒-懂你的穿搭”

    “难怪才上线几天就越来越卡,看来是要凉了,竟然抄到寰娱的一姐造型师头上去了,建议这位造型师大大原地暴毙。@小魔盒-懂你的穿搭”

    这种负能量就像是在人群中蔓延开来的瘟疫一般,让顾盼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APP卡顿,BUG,闪退,男模不专业等等问题这些顾盼都能接受,可突如其来一顶抄袭的大帽子就扣过来了,顾盼甚至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被喷了个狗血淋头。

    顾盼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振作了一下,觉得不可能就放任问题发酵,开始思考对应之策。

    穿搭上的形似其实是很正常的,颜色的搭配也是根据当季流行色来展开,有一些相同之处再正常不过,重点就是两人用了同款外套,加上内衬颜色相近,才会被咬住不放。

    现在冷静下来想想,顾盼又没那么慌了,毕竟杜瑜这套穿搭虽然发布时间在小魔盒之前,但自己制作好的原片时间可在杜瑜之前。

    只要把原片时间发出去,应该就可以把抄袭事件平息下来了。

    可卡顿的问题顾盼刚才又去问了一次,赵秉承支支吾吾了一阵,只是告诉顾盼要解决,暂时的方法只有更换更先进的服务器。

    然后顾盼去了解了一下服务器的价格,被吓了一跳之后就窝在办公室里焦虑。

    突然,顾盼的电话响了起来,吓得顾盼硬生生地一个激灵后赶紧接起。

    “喂?”

    电话那头的人操着公式化的语气,“顾小姐,请您针对今天的负面热搜给我司一个合理的解释。”

    是ZERO那边的人。

    这时顾盼才知道小魔盒竟然已经被喷上了热搜。

    她咽了口唾沫,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地在发抖,这样的大起大落是顾盼根本没有预料到的。

    “抱歉……抄袭的事情肯定是不存在的,我们这边会马上起草一份公关文案先安抚用户,然后再马上安排澄清事实与更换服务器的事宜。”

    “如果在72小时内这件事得不到妥善的解决,我司将终止与贵工作室的合作,并且以合同上的违约条款起诉贵工作室。”

    对方的语气冰冷至极,配合那种书面化的用语,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一般。

    顾盼深吸了一口气,鼻子有点发酸,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好的,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