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93、颁奖之夜
    那天回去之后,顾盼就去网上购买了白栩新单曲的电子版,反反复复地听。

    这首单曲和之前白栩在夜里给顾盼唱的那首是迥然不同的风格,有饱含力量的爆发,也有流水般的浅唱。

    而白栩在这首歌中的表现不得不说确实让顾盼都感到惊艳,其中在完美完成高难度段落的部分还能将情绪拿捏得恰到好处,一下就让顾盼理解了为什么这首歌会爆火。

    然而顾盼听这首歌并不是因为好奇,是因为她已经打算要给白栩搭配出一套与这首歌有所关联的服装造型。

    毕竟既然要玩花样,那么把歌的感觉诠释在衣服上,当然会更好。

    可反复听了两天,顾盼却没什么灵感。

    这是顾盼第一次接到的大活儿,虽然她知道如果自己做不到还有张思真帮忙,但顾盼还是想要自己独立将它完成好。

    躺在床上,顾盼又开始翻微博上关于这首歌的评价,这才发现好像白栩不知何时多出来很多欣赏他歌声的粉丝。

    这些粉丝很少评价白栩的脸,更多的是关注他本身的作品,给其他粉丝安利的也是白栩的歌,比原来一打开就是吹颜的评论看起来舒服多了。

    顾盼看着这些粉丝的发言,也不由自主地替白栩感到高兴。

    看着看着,其中有一条留言就吸引了顾盼的注意。

    Evanachang:白栩这首歌唱的真的很好,低吟浅唱的时候也像是羽毛一样搔挠我的心,让我感觉心痒难耐,爆发的时候又一下搔到痒处,简直爽哭我,加上作曲还是本人,简直可以说是才华横溢了,以前别人总说白栩就是靠颜值和肺活量撑唱作人人设,这回真的打脸又圈粉!!!

    羽毛?

    顾盼捧着手机将这条留言看了三遍,又回头好好地把这首歌听了七八遍,终于感觉好像抓住了点什么了。

    看着顾盼终于舒展开眉头的样子,高远也悄悄地放了心。

    小家伙在房间里窝了两天,那一副愁兮兮的样子让高远着实是摸不着头脑,可拿食物哄也试过了,直接言语哄也试过了,顾盼那张小脸就没舒展开来过。

    搞得他跟个煮夫一样左担心右担心的……

    金音奖颁奖典礼当天,顾盼起了个大早,上午来到白栩的房间时白栩看着跟随呆头鹅而来的高远很显然有些心气不顺。

    心气不顺归心气不顺,白栩也不是第一次见高远跟顾盼形影不离,他知道自己是被防着的那个人。

    今晚出席颁奖典礼的衣服白栩前两天已经试穿过了,当时的效果已经让宋明丽和张思真惊艳了一把。

    等到顾盼把妆和发型同步配套了之后,就看见眼前整个人都在发光的少年朝自己歪了歪头,眉毛一挑,“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是好看死了……

    眼前的少年头发被梳到了脑后,简洁干练的背头看起来有了些成熟的味道,配上一副看起来斯文而又距离感十足的银边眼镜,整个人身上的少年感一下就化作了一股斯文败类般的攻击性。

    白栩内衬是绝对不会出错的白色衬衫,外面的外套是纯黑的西装,如果从背面看,这绝对是一个稳却普通的打扮,然而就在西装正面的领口处,绣着小小的一片白色羽毛。

    顾盼的想法就是,这首单曲很显然代表了白栩实力的飞跃,象征着少年的成长,于是便大胆地准备尝试成熟风格,浑身上下肃杀的黑白配色让白栩一下脱离了原本的少年路线,然而胸前那一片小小的羽毛象征着他其实保留住了天真的本心。

    “真的很不错。”宋明丽忍不住开口称赞道:“这是小栩以前没有尝试过的风格,这样一来还正好方便了以后开拓高端市场。”

    宋明丽充满了利益气息的经纪人发言让白栩撇撇嘴,又重新将目光投向顾盼,“好看吗?”

    顾盼看得自己都愣了,过了好几秒才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白栩看顾盼这副傻样就忍不住笑了笑,勾唇的瞬间也是风景,“白痴。”

    不远处的高远双手抱臂看着两人的互动,默默地移开了眼。

    高远觉得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好像把一生的感性都全部用完了。

    他曾经是个何其果断的人,说做就做,说走就走,不成功便成仁。

    然而现在真的要问他,还希不希望顾盼赶紧作出决定,在他们这群人当中选择一位。

    高远希望,却又不希望。

    他希望自己从这种不安中解脱出去,却又不希望看见这个小家伙投入他人的怀抱。

    但更可怕的是,自从上次顾盼逃跑了之后,他也好,顾成珏也好,都陷入了一个不敢轻举妄动的境地。

    生怕自己再吓跑她。

    按理,现在这种情况对于一个普通男人来说,应该是苦涩至极。

    高远却不知为何,却总能在这种苦海中品到那么一点甜。

    比如现在,顾盼的目光朝他看了过来,然后又迅速局促地移开。

    这些丝丝缕缕的小事就这样一直勾着高远的心,让他根本无法从这场泥潭般的争夺中抽身而出。

    傍晚,一行人来到场地附近,宋明丽已经提前把白栩要用来在媒体前亮相的车准备好了,于是带着白栩先在停车场换进了备用车里。

    宋明丽和白栩离开后,张思真取代宋明丽坐上了驾驶座,却没急着发动引擎,而是扭过头朝顾盼笑了笑:“看来我跟你说的,你都记得很清楚诶,今天的整体弄得都很不错,可圈可点。”

    顾盼点点头:“有人能指点实在不容易,怎么能让你白说呢。”

    张思真看着顾盼那副诚恳的样子,也确实是有些惭愧。

    毕竟一开始她还听信了别人的传言,对顾盼有些不满。

    现在看来,确实是自己当时狭隘了。

    “不如交换个电话。”张思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以后可以交流交流。”

    顾盼自然是求之不得,赶紧存下了张思真的号码。

    “不是我捧你……”回去的路上,张思真回想起今天白栩的样子还忍不住为顾盼的大胆而感到敬佩,“你胆子真的很大,我感觉这身打扮会上热搜。”

    在白栩身边越久,就会越不敢创新,怕犯错,怕挨骂,渐渐的就开始畏首畏尾,只敢维持白栩一贯在粉丝心目中的形象,生怕一个搞不好,就又要被喷几个月。

    所以张思真佩服顾盼的敢想敢做。

    结果如张思真所料,当天晚上,白栩金音奖出席照就在微博上疯传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