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87、迟到的礼物
    第二天顾盼睡到了自然醒,然后开始研究那个APP。

    毕竟是软件设计的门外汉,顾盼对顾成珏的功能性建议也只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我觉得应该出一个收藏功能,把你看中的东西全部都收藏起来!”

    “有收藏的话就应该有登陆,所以还需要弄个账号系统……说起来这个是不是还需要服务器……”

    抱着笔记本记录顾盼建议的少年抬起头胸有成竹地一笑:“这个我去准备就可以了。”

    “哦对……还有配饰的部分我觉得可以再分的细一点,比如头饰,耳环,按照这样一个个分下来……”

    “那也就是需要再做一个更细化的二级目录……”少年轻声嘟囔着,手指在键盘上不断敲击。

    “嗯还有还有……”

    顾盼的絮叨完全没有在顾成珏的脸色得到半点不耐的反馈,少年脸色始终挂着笑容,目光温柔地看着时常陷入自我否定的姐姐。

    “哎呀……成珏你说会不会分太细也不好啊,这样一点开还要再看长长的一串字……”

    顾成珏低头抿唇一笑:“所以不能分太多,要简单明了一些。”

    顾盼怀里抱着沙发上的靠枕,又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门铃的声音打断了顾盼的思绪,她赶紧扔下抱枕去把门打开,就看见门外站着一位快递员。

    这回不是唐一飞假扮的了,是真的快递员。

    “您好,请问是顾盼女士吗,这里有您的一个快件请您签收一下。”说着朝顾盼递过来了一个盒子。

    顾盼一脸懵逼地签收了之后关上门,顾成珏看着顾盼的表情,问:“怎么了?”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最近没网购啊……”顾盼一边挠头一边往里走。

    不过不管是什么,拆是要拆的,顾盼拿起剪刀把盒子外的包装剪开,再打开外层的保护层,就看见里面的气泡纸中间躺着一个精美的铁盒子。

    盒子通身呈乳白色,刻着精致的花纹,以磨砂质感打底,非常有格调,顾盼再打开这个,发现里面整整齐齐地码着颜色不一的马卡龙。

    顾盼确定自己根本没买过这个东西,又重新看了一眼包装,发现快递单上根本没有寄件人信息。

    可要说送错了吧,这收件人的名字地址电话都对得上……

    就在顾盼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因为临时出了一趟国而不得不疯狂赶工作进度的白栩正在保姆车上感受风驰电掣。

    “小栩……你这是图什么啊……”宋明丽实在没想到自己会在白栩恋爱的事情上依然如此苦口婆心,心里也不得不再次感叹自己可能真的老了。

    因为她实在是无法理解白栩这种百忙之中一定要亲自出国把给人家的生日礼物买到手之后,又完全不留任何信息的找了个快递给人家发过去的行为。

    白栩的蓝眸一直看着窗外,似乎并没有想要回答宋明丽的意思。

    重新开工的张思真凑到宋明丽耳边小声叨叨了一句:“他肯定是不好意思祝人家生日快乐……”

    宋明丽看了张思真一眼,心里还在犯嘀咕。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白栩似乎是听见了张思真的嘟囔,眸中带着冷色瞥了张思真一眼,“那只是之前答应过给她买的东西而已。”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张思真被瞪了一眼立刻龟缩回到原来的位置,默默地低头玩手机,假装无事发生。

    那头顾盼还不敢碰这盒卖相极佳的甜点,跟里面的小家伙们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一会儿,把电话瞪响了。

    顾盼接起电话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许景堂沉稳的声音:“在家吗?”

    “在家……”顾盼合上盒子的盖子,“怎么了吗?”

    许景堂把车停稳,看了一眼那熟悉的楼洞门口,“我在你家楼下,方便下来见一面吗?”

    闻言顾盼立刻蹭地站起来跑到窗边看了一眼,果然看见那辆熟悉的车。

    “成珏我下楼一下!”挂断电话后的顾盼立刻急急忙忙地朝门口冲去。

    顾成珏还没来得及问一句是谁,顾盼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压下心头的酸涩,少年走到窗边等了一会儿,就看见在居家服外披了一件羽绒服跟个粉红色的小团子一样冲进黑色私家车内的姐姐。

    少年在心里不断反复地告诫自己,现在已经不能再用弟弟的身份再向她宣告自己的醋意了。

    他现在是和这些男人们平等的追求者。

    可目光却是根本无法从那黑色的车顶上移开。

    上了车的顾盼小小地喘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景堂怎么了?”

    男人无意向少女解释自己之前进行了一场横跨了两天的手术,只是掏出自己的礼物递给顾盼,“生日快乐,抱歉我来晚了。”

    顾盼一愣,本来还想问许景堂是怎么知道自己生日的,后来转念一想……昨天自己好像发了一条微博,而且各种社交软件上填写的也都是真实生日……就选择性的咽下了这句废话。

    “没、没事的,不用给我礼物也可以!”顾盼想想自己也没有打电话跟许景堂说自己生日的事情就更觉得不该收这份礼物,连忙摆手加摇头的拒绝,“昨天生日宴你也没吃……你这样我反而不好意思……”

    “我已经买了。”许景堂有些无奈地看着拨浪鼓似的小姑娘,“你不想看看我买了什么吗?”

    闻言,顾盼整个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说真的,这还真的勾起了顾盼的好奇心……

    从许景堂拿着的盒子来看,顾盼推测应该是手链或者项链之类的饰品,但……顾盼有点想象不到许景堂站在金店的柜台前挑选女性饰品的样子。

    “看看喜不喜欢。”说着,许景堂打开了盒子。

    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条银白色的链子,链身很细,下面挂着一个小小的银色蒲公英,链身的部分还有蒲公英飞散出去的伞瓣状装饰。

    顾盼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同时对许景堂的选择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为什么你会选择这条项链?”这款款式并不算极致简约,顾盼觉得肯定不是许景堂喜欢的类型。

    “因为我觉得你会喜欢。”

    挑选饰品对于许景堂来说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许景堂觉得自己应该不用等到现在才出现在顾盼家的楼下。

    因为他一上午几乎绕完了全城所有的金店,把觉得顾盼有可能会喜欢的类型全部买了回来,再最后筛选出了这一条。

    在这个过程中,许景堂真的完全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忐忑。

    他甚至已经没有自己对这些项链的感想,完全将自己带入进了顾盼的视角对它们进行挑选和评价。

    顾盼听许景堂这么说,脸又有点发烫,她确实是挺喜欢的,只是没想到许景堂对她的喜好狙击得这么准确。

    “……很好看。”

    “我帮你戴。”看出小姑娘眼中那股喜欢劲,许景堂才稍稍松了口气。

    还好她喜欢。

    “那、那我请你吃饭吧,哦对……家里好像还有生日蛋糕……”昨天真的吃的太饱了,以至于生日蛋糕吹完蜡烛又重新塞回了冰箱里,“是草莓蛋糕……你喜欢吃草莓吗?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们去蛋糕店买其他你喜欢的也可以……”

    许景堂本来只想凑近一些把项链扣上,却被顾盼修长的脖颈线条吸引了过去,听着小姑娘的絮絮叨叨,忍不住凑过去在她的后颈处吻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