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86、渴望
    顾盼当然也是想要顾成珏的,生理反应总是最诚实地反映出人的欲望。

    就像此刻,空气中漂浮充斥着属于弟弟的男性荷尔蒙气味,脚上的触感开始变得愈发湿滑,那硬邦邦的柱状物与龟头之间凸起的棱角时不时剐蹭过顾盼的脚掌,大得让她一双脚丫根本夹不住,让她不由自主地便开始想象这样的东西插进自己的小穴里会是怎样的满足。

    “你想要我吗?”

    少年突然开口,清朗的声线染上浑浊的嘶哑,就像是此刻他上半身还穿着棉质的家居服,看起来纯净可亲,然而下半身却不着寸缕,涨红的阴茎正被顾盼夹在脚掌间,茎身猩红的颜色时隐时现。

    那圆滚滚的头部时不时地便被少女的脚趾夹住,让他忍不住轻哼出声。

    “姐……”

    顾盼不知如何回答顾成珏的问题便索性装作没听见,不知哪里爆发出来的体力,脚上的力度一加再加,速度也猛地提了上来。

    快点射出来吧……求求你。

    她的内心不断地祈祷着弟弟的射精,好让她从这种愈发膨胀的欲望中解脱出去。

    少年双颊已经染上了红,琥珀色的双瞳因为亢奋而染上一层水雾,看起来就像是被恶劣的姐姐拉扯着坠入欲望深渊的无辜小鹿。

    可他的目光却一直在顾盼的裙底流连。

    只见那里的水迹慢慢洇开,从细长的一条变得圆润起来。

    比起顾盼的手,嘴,还有脚,顾成珏当然更想把阴茎插进顾盼的小穴里。

    那里是无论品尝多少次也不会厌倦的温柔乡,每次插入都会紧紧地吸附讨好着那根肉棒,尤其是伴随着顾盼愈发动情,里面的淫水泛滥成灾的时候,湿滑的内壁不断把自己往外推挤,再用力顶进去的瞬间

    脑子里想着姐姐被自己操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少年便不自觉地愈发情动,喉管下意识地作出吞咽动作。

    好想……好想把姐姐压在床上狠狠地操,让她还敢口是心非的嘴硬。

    这么想着,顾成珏的阴茎猛地一抖,顾盼被吓了一跳赶紧将脚往回抽。

    失去了压力的肉棍儿立刻弹跳起来,将一股股白浊的液体往顾盼的方向喷射而去。

    顾盼猝不及防地便被射了一腿,腿上的肌肉又酸又麻好像两条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似的,就连更换一个坐姿都做不到。

    现在她不用想都知道自己是个怎么样狼狈的形象,腿上沾满了弟弟的精液不说,内裤还湿得几乎快透了……

    小穴内不断传出的空虚瘙痒感让顾盼恨不得现在就把顾成珏赶出房间然后用手解决一下。

    可看着坐起身的弟弟,顾盼的脑袋嗡嗡作响,身体就像不听使唤了一般只能呆呆地看着少年的动作。

    “……射到衣服上了。”顾成珏从床头抽了几张餐巾纸简单地给顾盼清理了一下之后将沾上精液的纸扔进垃圾桶,“你先去洗个澡吧,我把床单换一下。”

    顾盼听见弟弟的话赶紧挣扎着想要下床,却不自觉地手一软栽回了床上。

    顾成珏当然知道顾盼在慌什么,他扶起姐姐的身体,看着她躲闪又心虚的眼神,实在是可爱得让人心尖发痒。

    他要是再坏一点,肯定会逼到顾盼泪眼汪汪地求着他插进去再给她。

    可顾成珏才舍不得让顾盼在做之前就红了眼睛。

    “小可怜……都憋得快哭了。”顾成珏笑着伸出手在顾盼的内裤外揉了揉,里面的汁水就已经几乎快要沁出来了。

    他低头吻住已经懵住的姐姐,手上的力道慢慢加重,隔着已经完全濡湿的内裤摁压搓弄顾盼的小花核。

    电流般的快意让顾盼扭了扭身子,轻不可闻地哼了一声。

    顾成珏能清楚的感觉到刚才才射出来过一次的性器又开始膨胀,不消一会儿便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顶在了顾盼的小内裤外。

    顾盼已经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说明顾成珏所看到的这一切,她泛滥的淫水已经足够说明自己此刻已经不再拥有挣扎的权利,沦为了欲望的俘虏。

    少年探过身从床头柜里摸出了一盒避孕套,那是他之前以备不时之需放在顾盼房间的,没想到今天还真的派上用场了。

    戴好避孕套之后顾成珏也等不及把顾盼的内裤脱下来,直接将那软软的布料拨弄到一边遍挺了进去。

    隔了一层薄薄的橡皮膜,插入时的粗粝摩擦被缓解,快感没有那么强烈的同时进入也变得顺畅了些,顾成珏一口气将阴茎整根送了进去,深得让顾盼脑袋一下都空了。

    “太、太深了成珏!”阴茎深得让顾盼几乎能感觉到避孕套最前端那微微的凸起,就像一根从顾成珏马眼中伸出来的小爪子一样不断往最深处的花芯里挤。

    顾成珏深吸一口气,低喘出声的同时往外稍微拔了一些又狠狠地撞了进去。

    哪怕隔着避孕套,姐姐的味道依然这么好。

    顾盼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快感为何迸发得尤为强烈,被来回插了几下就有点受不了了,只能哑着嗓子求饶:“成珏……轻点……不行了……”

    顾成珏弓起整个身子,以双手为着力点腰臀不断发力。

    其实他不想一开始就这么快的,他比谁都清楚姐姐肯定受不了。

    可他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迫不及待地想要让姐姐更加舒服一些,想要让她高潮出来,露出舒服的表情,发出舒服的声音,让她彻底满足。

    顾盼的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嘴巴微张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片段般支离破碎的呻吟。

    好爽。

    小花穴被填得满满的,粗硬的性器不断进出带来的快感就像是拍岸的潮水,一浪高过一浪地将顾盼的其余感官神经都一并麻痹了过去。

    模糊的泪眼注视着少年的俊朗的脸,高潮前的瞬间顾盼感觉到了自己几乎与那疯狂抽插的性器同频的心跳。

    好像也是在同一瞬间,顾盼才发觉自己对顾成珏的爱,好像从没有变少过。

    她依然是如此的渴望他。

    并且深爱着他。

    深夜,许景堂从手术室走出来,面对迎上来的病人家属,简单地汇报了一下手术结果之后便将剩下的事情交给了副手。

    “许医生您休息休息再回去吧,现在这种状态开车可不安全。”一旁跟着走的小护士提醒道。

    这场手术整整持续了三十多个小时,对主刀医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许景堂在手术室将冷静的判断与利落的作风贯彻到最后一秒,已经让这个小护士五体投地,以至于话也不自觉地多了起来。

    许景堂双眸难掩疲色,他在更衣室门前站定,揉了揉眉心骨。

    “没事。”

    因为长时间的工作,许景堂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已经不够清晰,但他依然想以最快速度回到一个能够让自己放松下来的环境。

    他看了一眼时间,此时已经接近凌晨三点。

    是小姑娘肯定已经睡下的时间。

    在这种极度疲惫的时刻,许景堂其实很希望能听听顾盼的声音,不过既然已经到这个时间了,那也只能作罢。

    上了车,许景堂还是忍不住打开微博看了一眼。

    他的微博为了一个人注册,也只关注了一个人。

    只见微博首页上是一条八小时之前发布的微博。

    大胖盼_这次一定要减肥成功: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圆梦之夜啊感谢我妈在今天把我生出来!

    许景堂终于从疲惫中彻底清醒,意识到自己因为手术错过了一件怎样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