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76、性与爱
    “……小栩你说什么?”

    顾盼下意识地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

    “我说,你真是个白痴……”

    白栩的吻开始不断向下蔓延,从顾盼的唇角一路吻到了脖颈,少年带有温度的吐息不断落在肌肤上,麻麻痒痒的。

    “如果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一次一次的找你。”

    少年的手解开顾盼睡衣的纽扣,握住了里面真空的小乳房。

    “小栩……”

    顾盼很显然还想再挣扎一下,“你不是因为需要睡眠才找我的吗……”

    不可否认,一开始确实是这样。

    第一次见到顾盼,白栩完全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替补化妆师来看,找不到任何特别的地方。

    却意外地在这个普通的替补化妆师身边睡着。

    第二次把顾盼叫过来,也只是为了测试一下那次意外的睡着到底和这个化妆师有没有关系。

    当时对她抛出橄榄枝也只不过是白栩一时冲动下的决定,却是已经可以证明他不知不觉的对她上了心。

    之后的第三次,第四次,直到白栩在见不到顾盼的时候就会感觉到好像心里缺了一块什么似的,明知自己的工作特殊,却依然忍不住一再的接近她。

    白栩其实心里很清楚,宋明丽的阻止和谎言不无道理,可他却是犹如飞蛾扑火一般执着于在顾盼周围盘旋。

    甚至到现在……

    他已经开始痛恨自己这种只要在顾盼身边就会产生困意的体质了。

    少年低下头,含住顾盼一侧的小乳尖。

    有谁会舍得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一直犯困呢。

    根本不想浪费在顾盼身边的一分一秒。

    阴茎挤开嫩肉插入的瞬间,顾盼爽得眉头都拧了起来,整个身子微微蜷起,感受着身体深处少年的顶撞。

    “小栩、轻一点……啊……”

    滚烫的龟头再次一口气直钻到底,深得几乎让顾盼窒息,甬道被迫感知出少年阴茎的完整形状,再在顾盼的大脑中重现出来。

    顾盼想叫却又不敢叫她可没有忘记弟弟还在隔壁酣睡,而这套房子的隔音却又并不那么尽如人意。

    她只能任凭浑身的毛孔都爽得快要开花,然后把脸埋进被子里死死咬住下唇忍耐着。

    好舒服、好舒服……

    肉壁的瘙痒被一股脑甩开老远,少年粗壮的阴茎不断地捣弄着她绵软的嫩肉,每次进来都带来过电一样的酥麻,又狠又准的发力与着力让顾盼没一会儿便吃不消了。

    而白栩却是愈发亢奋了起来。

    他是一个在床上有一定经验的人,大概是因为幼年的时候的阴影,白栩尤为喜欢在床上对熟女进行完全的技巧压制。

    看着那些经验丰富的成熟女人被自己弄得毫无还手之力,白栩的内心才会产生一种报复性的快感。

    因此,在床上的白栩更偏向于凶悍,攻击性很强,目的只是为了将对方迅速的征服。

    而现在,性好像已经变得不再那么单纯。

    白栩已经不想再单纯只是压制着顾盼了,他还想得到顾盼的回应。

    每次插入的时候,感觉阴茎被呆头鹅的小穴紧紧地吸住,夹得紧紧的,给白栩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带去了巨大的满足感。

    明明这个笨蛋完全不会取悦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爽?

    虽然不得不承认这个笨蛋的身体确实是让人上瘾,可这种程度的愉快只能用一个理由去解释了。

    白栩手抱着顾盼的臀俯下身,嗅着呆头鹅身上牛奶沐浴乳的气味,忍不住含住了顾盼的肩。

    顾盼的衣服已经被他解开了大半,一边的小乳房敞在空气中,伴随着他插入的频率而晃动着小小的乳波。

    “笨蛋……”白栩低低地喊了一声,语气柔软中带着些微颗粒感。

    腿已经被分到了最大,花穴被少年大力操干得已经微微发红,却还在不断地涌出透明的汁水,顾盼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身下的床单。

    少年深色的性器不断地在粉嫩的小洞中进出,将那小小的肉穴撑得微微翻开,多余的汁水直接滑落,在床单上洇出一团团小块水渍。

    顾盼大气都不敢出,整个脸涨成了一颗鲜嫩的蜜桃,而白栩则是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继续用力往里顶撞。

    房间里只有阴茎搅合淫水再被阴囊一把拍打回去的啪啪声响,却是淫靡旖旎到空气都几乎凝固。

    白栩双手松开顾盼的臀瓣,直接拎着她的双手便十指扣着压了上去,顾盼的腿没了控制,就像自己有了意识一般缠上了少年的腰。

    他凑过头去,在顾盼的耳边喃喃道:“你的小穴夹得我好紧……”

    这种时候这种言辞无异于是另一种精神上的刺激,硬邦邦的龟头趁机往里狠狠一捣,挤开顾盼的宫口,让她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就这么哆哆嗦嗦地高潮了。

    白栩一边用手搓动着阴茎然后赶紧从床头抽出几张餐巾纸包住龟头,射精结束后才扔进垃圾桶里。

    然后转身扶起了已经软成一团的顾盼,看着呆子红扑扑的脸颊,竟有些克制不住地想笑。

    不是嘲笑,只是单纯心情很好罢了。

    “小栩……你刚说的话……”

    顾盼撑着身子开始艰难地整理衣服,可比起刚才那一场激烈的性爱,还是白栩在性爱前说的那句话更让她震撼。

    白栩看着顾盼那副样子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伸手帮她扣好扣子的同时淡淡打断道:“我跟你说的话只是我的意思,我没有问你要不要接受,你只要知道这件事就行了。”

    “……”

    毫无逻辑破绽!

    “可、可是……”顾盼还想再努力一把。

    毕竟她身边已经乱成这幅样子,如果还放任白栩这样下去的话,未免太不负责了。

    “没有可是。”

    白栩一把将还在企图劝退,已经看起来有那么点不知好歹的呆子抱起来。

    “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不管你有没有男朋友,甚至结没结婚我都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