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72、少年与少年
    第二天,顾盼睁开眼,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去摸手机,就被宿醉的头疼弄得五官立刻拧在了一起,呲牙咧嘴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细小的声音依然让身旁浅眠的少年睁开了眼。

    “头疼?”白栩揽在顾盼腰间的手紧了紧。

    顾盼其实已经想不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不过隐隐的总觉得自己可能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可更关键的问题是,顾盼连问白栩一句的勇气都没有。

    “嗯……头疼。”现在大脑一清醒,顾盼反倒是觉得头疼得没那么厉害了。

    喝酒害人呐!

    少年也跟着从床上坐起,赤裸着上半身从背后抱住了顾盼的腰,脑袋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喝啤酒都能醉成那样,你还真是够弱的。”

    “……”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顾盼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头疼就再躺会儿吧。”白栩意外的看起来心情好像还不坏,直接拥着顾盼重新歪倒回床上。

    “小、小栩!”顾盼正准备挣扎,就听见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拖着行李的少年昨天连夜赶的飞机,总算在今天的清晨回到了C市。

    结果一进门,就听见姐姐在喊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虽然早就知道白栩在这里,不过少年的心还是猛地一沉。

    关门落锁的声音自然惊动了房间里的顾盼,她挣扎着下了床,心却开始疯狂地打鼓。

    要知道能有钥匙并且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入这套房子的人,除了她,就只剩下……

    玄关处的少年穿着棕褐色的呢大衣,里面是一件乳白色的高领粗针毛衣,微卷的头发有被风吹过的凌乱痕迹,看见她走出来的一瞬间便对上了她的目光,朝顾盼灿烂地笑了开来。

    就像是长期处于黑暗状态下的人突然接触到第一缕阳光,顾盼的第一本能反应是逃跑。

    可她还没来得及转身,已经被弟弟紧紧地抱住。

    少年的唇舌就在她愣神的瞬间袭了上来,带着独有的青涩与鲁莽,笨拙地撬开她的牙关。

    熟悉的气味钻入鼻腔,口中的舌被少年肆无忌惮地纠缠,就像不断将顾盼往蜜坛中拉扯的手,让人根本无力抗拒。

    白栩就坐在不远处的床上看着这一幕,看着少年将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顾盼死死圈在怀中,好像快要将她那小身板揉进身体里了似的。

    很奇妙的,在白栩心中弥漫的酸涩里,掩藏着一丝窃喜。

    那种窃喜与他的占有欲相悖,却又迎合了他内心的阴暗面。

    白栩一直觉得自己污秽不堪,不能也不可能拥有像阳光一样的那个人。

    但自从他昨天知道了顾盼的秘密之后,醋意之外反而产生了一股同病相怜的微妙感觉。

    就像原本遥不可及的圣洁,其实在另一面也早已被污秽沾染,从高高在上的云端坠落在了自己面前。

    虽然即便如此在泥潭中挣扎的他要碰上她一下也依然困难无比,但至少他有勇气能够朝她伸出手了。

    只要能和这束光在一起,待在能够被照亮的地方,其实什么都无所谓了。

    而被弟弟吻得完全懵住的顾盼终于回过了神,伸出手不住地推搡起来。

    顾成珏老实地松开了姐姐,看着她被自己吮咬得通红的唇瓣,心痒得厉害。

    可他的余光却是看见坐在床上上半身赤裸的另一个少年。

    少年感觉到他的目光,澈蓝的眼眸也瞥了他一眼,眼神中平静得就好像根本没看见刚才那一幕似的。

    白栩早就已经习惯心里波动越大,面上却越是平静的表现了。

    “成珏?”白栩学着顾盼的样子叫出了少年的名字。

    而顾成珏不需要顾盼介绍,也知道这个少年,“白栩。”

    “成、成珏你怎么回来了……”按道理来说顾成珏至少要在家待到元宵节后,怎么也不可能现在回来啊。

    顾成珏低头看了头发被睡成一窝乱草的姐姐,却是怎么看怎么可爱,心都快要化成一团浓浓的糖浆了,“我太想你了,再见不到你我就要死了。”

    听见顾成珏的话,白栩心里冷哼一声,就看顾盼脸更红了两分。

    “别油嘴滑舌的!你怎么知道我在家,爸妈怎么会放你提前回来!”顾盼差点就被绕进顾成珏的甜言蜜语之中,好不容易才找回理智。

    顾成珏当然不会说自己监听了顾盼昨天跟白栩醉酒后的真心话,又凑过去在顾盼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就准备打哈哈混过去。

    “我要回家只能回这儿啊,说起这个,我还想问为什么白先生会在这里。”

    说着,琥珀色的双眸瞥了一眼已经从床上慢吞吞走下来的少年。

    “那个……小栩遇到了一些困难要在这里借住几天……”顾盼揉了揉鼻子,小声地解释道。

    白栩慢条斯理地从一旁的地上捡起顾成珏的衣服,抖了抖灰,然后随意地往身上一披,绕开门口的两人径直走进了浴室。

    虽然白栩那种旁若无人的样子让顾盼有点,不过这对她来说也确实是个机会。

    顾盼把顾成珏拉进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多此一举地关上房门。

    “成珏,我们……谈谈。”

    顾成珏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姐姐的心意,心境自然和之前不一样,看着顾盼的目光中只剩下坚定。

    “好。”

    顾盼被顾成珏看得有点发毛,却还是硬着头皮开口:“成珏,这几天我在外面也想清楚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归到正常姐弟的关系比较好,这样不管对你,对我,还是对爸妈,都很好。”

    姐姐在说话的时候,顾成珏就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她的神情,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有察觉到的细节。

    比如顾盼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从头到尾没有直视过他。

    再比如,那心虚的小语气,犹豫的尾音,每一处都在暴露出顾盼的言不由衷。

    为什么他以前从没察觉到这些呢?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姐姐可以在撒谎的时候……都这么可爱?

    顾成珏这段时间实在是过得太辛苦了,期末考试连带着独自回家,每一天都像是赤身裸体行走在冰天雪地之中一般煎熬。

    他伸出手将顾盼环抱住,低头用力地嗅了一口顾盼身上带着酒精气味的幽香,终于感觉整个人重新活了过来。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