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71、酒后吐真言
    两个心情都压抑到了极点的人能怎么办?

    顾盼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办的,反正她突然很想喝几杯,最好喝醉,喝到烂醉,醉到没有心思再去考虑这些事。

    要说,只能怪现在的外卖软件功能太齐全,足不出户也能把超市能供应的商品扫个痛快,要不然顾盼和白栩两个心情都不好的人也不会那么轻易地买到那么一大堆酒。

    想着只喝酒还不够过瘾,顾盼还叫了烧烤,瓶瓶罐罐碗碗盘盘的摆了一桌子,然后痛快地开始借酒浇愁。

    她也憋了很久了。

    一肚子的话跟谁说都不合适,找不到人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早在一开始想独处的时候就准备先喝他个痛快再说,结果又遇到了白栩,磨到现在总算能释放一把出来了。

    啤酒一直给人一种酒精浓度不高的感觉,喝起来也不怎么拘束,想喝就一口一口往肚子里灌,灌着灌着,人就轻飘飘的了。

    白栩酒量很显然比顾盼好得多,看着少女两颊绯红地打着酒嗝,他倒还头脑清醒。

    没办法,为了睡觉,酒精催眠早就用过无数次,身体自然对酒精也没那么敏感了。

    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烈酒,只是普通的啤酒罢了。

    只不过心情在酒精的作用下确实没有刚才那么压抑了。

    尤其是看见醉酒后性情大变的顾盼,白栩一下把刚才的悲伤和压抑都暂且抛在脑后,来了兴趣。

    “喂,不是说陪我喝的吗?”白栩有些好笑地看着已经快不行的顾盼,“你又没喝多少怎么就成这样了……”

    顾盼深吸一口气,把只剩个底儿的易拉罐仰脖清空,然后又重新趴回了桌子上,“谁管你啦!”

    他重新打开一瓶啤酒送到顾盼手边,“何之洲是不是在追你?”

    顾盼吸吸鼻子,接过易拉罐喝了一口:“要你管!”

    没想到在这里吃了一瘪的白栩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换个策略。

    少年立刻站起身把顾盼手上的易拉罐抽走,拎在空中,“你不告诉我?那这个我喝了。”

    顾盼立马急了,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不行!还我还我!”

    “那你告诉我,何之洲是不是在追你?”白栩很显然是已经准备好趁顾盼喝醉了好好欺负一番,满脸的兴趣盎然,“除了何之洲,还有哪些人?”

    白栩说话期间,顾盼还在不断地伸手想要去够那个易拉罐,可无论她怎么蹦跳挣扎,却始终是碰不到被少年举过头顶的啤酒。

    急得顾盼直接哭了:“你这人太坏了!邪恶的化身!恶魔!”

    一边骂还一边大舌头,听得白栩直接喷笑出声。

    “你们都是混蛋,都欺负人,我不想理你们了!”顾盼一边哭着一边往客厅走去,嚎得那是真心实意的凄惨。

    白栩准确地抓住了‘你们’这个关键词,赶紧追出去把跑了一半的鹅抓住,摁在沙发上,“还有谁也欺负你了?”

    天旋地转的让本来就头晕的顾盼更是一下缓不过神来,眨巴了好几次眼,才哭着继续控诉:“你!你最坏!天天凶我骂我!讨厌你!”

    “……”白栩差点气得直接让这笨鹅尝尝自己的厉害,却还是忍下这股气,“何之洲呢?”

    “洲洲……”顾盼在口中将何之洲的名字咀嚼了一遍,才缓缓开口:“洲洲没有欺负我……是我欺负了洲洲……”

    白栩一愣。

    而顾盼的情绪随着这句话终于打开了一个宣泄口,话语伴随着眼泪不断地往外冒。

    自责,愧疚,自我厌恶在一瞬间几乎席卷顾盼的全身,让她不断地哽咽出声。

    回首过去,没有人欠她一分一毫,都是她欠他们的。

    他们每一个人都那么好,只有她自己坏得不可思议。

    顾盼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跟白栩说,还是在跟自己说,乱七八糟的话里已经没有了什么逻辑,混合着哭腔和大舌头,就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

    泪眼模糊间,她连面前少年的脸都已经看不清楚,只能感觉到那柔和的视线从未离开过自己布满泪水的脸。

    像极了那双琥珀色瞳孔的眼眸。

    少年的手在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轻轻拍打她的背,小心翼翼地顺平她的气息。

    穿着弟弟衣服的少年与脑海中弟弟的面容一点点重合在一起。

    白栩从一旁的抽纸盒中抽出一张纸,手上的动作却因为顾盼的话而停在了空中。

    “成珏……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然而被震惊得手边动作都停下来了的,还有另一个少年。

    顾成珏走之前在家里的客厅的沙发下放了一个录音设备。

    如果姐姐在他春节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回来的话……能听听她生活的声音也是好的。

    所以自顾盼回家以来,顾成珏一直坐在电脑前,就像一个变态一样如饥似渴地听着姐姐的一举一动。

    虽然其中夹杂着白栩的声音,可对顾成珏来说依然是片刻都不能错过。

    刚才姐姐一边哭着一边吐露心事的时候,顾成珏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心一点点死过去,坐在电脑前指节都紧绷得泛起了白,却没想到就在彻底心死的前一秒,听见了让他死灰复燃的那句话。

    浑身鸡皮疙瘩炸起,少年愣愣地看着电脑屏幕,就连顾盼之后说的话都没有听清楚。

    喜欢。

    姐姐说,喜欢他。

    少年咽下一口唾沫,喉结上下一滚。

    他摁住耳机,强迫自己回神把顾盼之后的话一字一句听清楚。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是个变态姐姐……对不起成珏……”

    少女压住哭腔的声音又开始颤抖,“从最开始我就错了……对不起……我不会再接近你,不会再害你动摇下去了……对不起成珏……真的……对不起……”

    顾成珏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椅子腿在地板上被快速推动发出的刺耳声音吓得客厅正在看电视的顾爸跳了起来。

    “怎么了成珏?”顾爸站起身看着自家最近明显状态很奇怪的儿子。

    “爸,我要回C市了。”顾成珏将耳机线从电脑上拔下来,然后迅速闭合笔记本。

    “啊?”顾爸一头雾水,“怎么回事儿啊?你要回学校?”

    顾成珏把笔记本装进笔记本包里,朝顾爸露出了这么多天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不,我想姐姐了。”

    顾爸依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看儿子突然一下舒展开来的眉头和恢复了平日光彩的双眸,又一下找不出什么阻止的话来。

    “你果然是跟你姐姐吵架了,以后两个人要注意和睦一点,你姐比较单纯,有时候不懂事,你多让她一点……”

    平日里爸爸的老生常谈在此刻也显得特别悦耳动听,顾成珏郑重其事地朝爸爸点点头:“爸你放心吧,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