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70、伤痛
    看着顾盼目瞪口呆的样子,女人竟然笑了起来,那种笑容中带着些痛快和得意,看得让人毛骨悚然,“你不知道吧?让小栩最初一炮走红的那支童装广告,本来是不可能给小栩那个特写镜头的……”

    顾盼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个如天使般的笑容。

    “哈哈哈哈……怎么样?很恶心吧,你们心爱的男神其实在小时候就被人玩过了……”女人瞪着眼睛,嘴唇却依然保持上扬的弧度,“可即便如此我还是爱他,我这才是真的爱,你们都是假的!”

    之后女人说的话,其实顾盼都没怎么听清楚了。

    且不论这女人说的话是真是假,可假设是真的,只要想到那样天真美好的笑容背后竟然是那样的事情,顾盼就感觉浑身不由自主地发冷。

    “你在干什么!”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随即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白栩从电梯里走出来,就看见背对电梯门站着的顾盼。

    在电梯开门前白栩已经隐隐约约听见跟踪狂歇斯底里的声音,在说着一些让他感到脊背发凉的话语。

    白栩立刻下意识地把顾盼一下拉到身后,自己则是挡在两人中间,趁女人愣神的一瞬间一把将她脖子上的单反扯了下来。

    “小栩!”女人迅速回过神来,目光痴恋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小栩……你……你真好看,你的声音也好好听……你能不能再说一句话让我听一下……”

    白栩熟练地从单反中抽出SD卡,然后把相机扔回女人怀里。

    “滚。”

    女人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小栩你说什么……?”

    那个让她心心念念魂牵梦萦的少年却连多一个眼神都没有再施舍给她。

    带着顾盼迅速回到电梯里的白栩看着已经成泪人的呆头鹅,皱皱眉:“刚才那个女的对你做什么了?”

    顾盼摇头,却是说不出话来。

    这种事,求证是对当事人的二次伤害,不求证又无法辨别真假,可不管真假,顾盼只要想到,就觉得难受压抑得不行。

    十分钟前白栩从楼上就看见何之洲的车开到了楼下,可眼看着呆头鹅已经下了车却迟迟不上楼,于是白栩就准备下楼抓人,结果没想到碰巧撞见了这档子事。

    只要想到这个,白栩的心依然不住地发紧,他不知道假如他没有下楼,那只呆头鹅会被做些什么。

    这个跟踪狂,看来有必要彻底解决一下。

    等白栩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电梯门已经打开,顾盼已经站在电梯门外等着自己了,眼睛都哭红了,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兔子。

    白栩心头一拧,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径直走上前去把这只显然受到了惊吓的呆头鹅拉进怀里。

    “好了,有我在。”少年很显然并不擅长说这种安慰人的话,语气十分生硬,“别怕了。”

    “小栩……”顾盼也伸出手拍了拍少年的背,“我没事……”

    没事哭成这样?

    白栩想起刚在电梯开门的瞬间听见那个女人还没来得及说完的只言片语,眸色一沉。

    果然,自己那些事只是说出来都足够吓坏这只胆小的呆头鹅了。

    权且先拉着呆头鹅进了家门,白栩的脑海中不好的回忆已经开始汹涌翻腾。

    夜,酒店,穿着性感的成熟女人,充满性暗示的眼神与动作……

    这些东西仿佛成了白栩的梦魇,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浮现。

    但现在对于白栩来说,更重要的是……现在这件事已经被这只呆头鹅知道了。

    在白栩心头燃烧的,比任何东西都更为迫切的是顾盼的想法。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白栩手插在口袋里,背对着顾盼佯装出无所谓的语气,“你也会觉得很恶心吧。”

    多年来他只能靠安眠药入睡,对所有人都失去了安全感,在镜头前会下意识地摆出那副招牌式的笑脸,私底下却像是一只无差别攻击的刺猬。

    不敢接近任何人,也不敢接受任何人。

    插在口袋里的手已经不自觉地紧握成拳,白栩似乎能想象到等一会顾盼说出他心中预想的那个答案时,自己的世界再度回到混沌黑暗的感觉

    一定会很冷吧。

    “小栩……那是真的吗?”

    顾盼没想到白栩竟然会主动提起这件事,一瞬间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嗯,是真的。”伴随着每一个字往外吐,少年都感觉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毫不留情地扒开他心坎上那道痂壳,露出里面鲜红的血肉,渗出殷红,“我拍第一支童装广告的时候,被我妈送到导演房间去了。”

    少年的语气很轻,轻得像是一道烟,却重重地在顾盼的心上捶打了好几下。

    “因为导演说,不好当着其他竞争者的面给我指导。”

    “从那天起,我就没睡过一个好觉。”白栩说着,脑海中依然翻滚着浮现出纸醉金迷的酒店房间,摇晃着腰肢坐到他身前的成熟女人,那个身影哪怕过了这么多年依然清晰,清晰到他还记得女人胸口一双乳房上还有一颗痣。

    “一开始靠安眠药,后来不管吃多大剂量都睡不着。”

    “我妈也后悔,但后悔又有什么用?”

    “她被我逼疯了,我喊她去死,她就真的去了。”

    少年的声线开始出现轻微的颤抖,顾盼看着少年的背影,压抑让空气几乎凝固。

    白栩有时候真恨自己把什么都记得太清楚,包括那场车祸。

    尸体已经被撞到了无法辨认的地步,可以说是车毁人亡。

    妈妈走了之后,白栩的世界里也再也没有睡眠两个字了,只能等到身体到了极限休克过去。

    “怎么样?很恶心吧。”良久的沉默过后,白栩扯出一个自嘲的笑,却在眨眼的瞬间将眼球上不必要的温热液体挤出眼眶,“没事,恶心到你的话我马上就……”

    “我没觉得恶心!”

    走字还没说出口,就被顾盼打断。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现在具体是什么感觉……如果硬要说的话……”

    顾盼咬了咬唇,犹豫了片刻还是说出口:

    “我很心疼你。”

    她还记得那支广告中白栩的年纪,在那样的年纪里根本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可偏偏又是最容易落下阴影的年纪。

    顾盼绕到白栩身前,看着少年脸颊上的泪痕,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帮他擦去。

    可手伸出去的一瞬间,却被白栩一把拉住,往前一拉。

    终于抱了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