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69、跟踪
    顾盼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声若蚊蝇地解释道:“是还衣服才去的呀……”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可顾盼总觉得自己再不从这个状况里解脱出来,可能心脏就会跳出嗓子眼了。

    “那你亲我一下补偿我吧。”何之洲桃花眼弯起,眸中那一抹小小的狡黠让人明知道他在逗自己玩却依然忍不住沉浸其中,“亲这里。”

    说着,何之洲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顾盼都快羞哭了,哼哼唧唧地求饶:“洲洲别这样……”

    “我什么都没做啊,盼盼。”何之洲心痒难耐,索性凑过去先在顾盼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何之洲本想着就这样放过傻兔子,可她唇上的温度却在触碰的瞬间将他脑内的理智燃烧殆尽。

    男人从上次分别开始就再也没开过荤,欲火早就在今天第一眼看见顾盼的时候就开始躁动。

    顾盼的脑袋被压在了方向盘上,被迫接受着男人已经略带有粗暴气息的吻。

    何之洲的唇舌用力地勾搅着少女口腔中的柔软,不断贪婪地吮吸着,呼吸不自觉地变得急促而又灼热,促使那股情欲在车内膨胀。

    何之洲的从容不迫,在顾盼面前已经完全消失了。

    等到唇舌好不容易分开,顾盼已经在何之洲的怀里软成了一团,嗓音带着点哑:“洲洲……”

    “盼盼……”何之洲的声音也哑了下来,带着沙沙的颗粒感,“要做吗?”

    顾盼的鼓膜都因为强烈的心跳而不断震动,此刻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她能感觉到自己腿间的湿润与空虚,那种渴望被塞进个硬物填满的瘙痒也愈发清晰起来。

    可是……要做吗?

    现在和这些男人都是不清不楚的关系,这样被情欲牵着鼻子走,再稀里糊涂的发生性关系,真的好吗?

    “洲洲……”顾盼手撑着方向盘支起身子,有些迷茫地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

    如果何之洲强硬一点,顾盼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住自己,但如果有的选择,她还是觉得拒绝比较好。

    听见顾盼的拒绝,何之洲眼神微微一暗,却在眨眼间又重新恢复笑意。

    “好。”何之洲帮顾盼整理好刚才被压乱的头发,又伸手碰了碰傻兔子的脸颊,“那你这几天要小心点,有事随时联络我。”

    顾盼点点头:“我知道啦,谢谢洲洲。”

    何之洲直接凑过去又在顾盼的下唇上轻咬了一口,“不许说谢。”

    方才还有消退迹象的脸红立刻又重新冲上了脑袋,顾盼赶紧从男人的腿上下来,从驾驶座的位置下了车。

    被外面的冷风吹了一波,顾盼才终于感觉混沌的大脑清醒了些,赶紧接过何之洲递过来的包包,目送何之洲的车远去之后上了楼。

    随即,顾盼立刻感觉到一道不善的目光。

    她立刻四下环顾了一周,却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人。

    心里揣着那么三分狐疑的顾盼还是权且先进了楼洞,结果刚踏入门洞就听见让人毛骨悚然的快门声。

    她迅速地回过头,就看见在大门的阴影处站着一个体型偏胖的女人,那张脸正是今天顾盼刷微博看了无数遍的脸。

    女人阴冷冷的目光看得顾盼心头直发毛,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你……你要干嘛?”

    “我不干嘛。”女人刻意压低了声音,走近了顾盼,“你跟小栩是什么关系,我今天看见你们从这里手牵手出来,你别编瞎话来骗我。”

    顾盼还想再往后退,却意外地撞到了电梯门,她感觉到面前这个女人不太正常,却因此更不敢贸然行动。

    “你误会了,我只是小栩的化妆师而已……”顾盼觉得现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不要激怒对方比较好。

    “少来。”女人看着顾盼的目光依然凌厉而警惕,“你当我和那群傻逼女粉一样?”

    一句话堵得顾盼不知该接什么好。

    “你、你当然不跟那群粉丝一样了……”顾盼心里其实特别迫切有谁现在走进来撞破这一场景,可平时人进人出的电梯口现在却是半个人影也没有,“我没有想骗你啊,你看如果我和小栩有什么其他关系,你也看见我刚才从其他人的车上下来吧……”

    很显然女人确实看见了,不过她表情却没有因此缓和下来,“所以我怀疑你这婊子在欺骗小栩,毕竟小栩那么单纯……”

    天呐这是什么脑回路!

    眼看软的应该是行不通了,顾盼只能壮着胆子来硬的。

    “你知道你是在跟踪吗?你现在赶紧离开,否则我报警了。”顾盼壮着胆子强硬起来,心里却是一直在打鼓。

    “跟踪?”这两个字似乎一下刺痛了女人的心,让她一下激动了起来,“什么跟踪?我只是想保护他,他是那么脆弱又那么单纯的男孩子!我必须奋战在第一线保护他不受到你们这种臭婊子的骚扰!”

    听到这里,顾盼终于放弃跟眼前这个人说任何道理。

    她转过身企图按下电梯按钮离开,却被女人一下阻断。

    “小栩是不会喜欢你的。”被顾盼无视,女人的语气更加激动了两分,“我了解他,我比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懂他,他是绝对不可能喜欢上你的!”

    “如果你真的了解他,就不应该再跟踪他。”顾盼看着已经快要歇斯底里的女人,“没有人喜欢被人偷拍,跟踪,窥探。”

    “我再重申一次,我这叫做保护!”女人声调猛地拔高,“你说话别太难听了,我那么深爱小栩,我怎么可能会做对他不好的事情!”

    “你他妈别以为你自己看了微博上那群傻逼女人说的话就了不起了,我了解小栩比她们多得多,像她们那种只在嘴上说爱,却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的女人,我最瞧不起了!”

    “怎么,以为自己给小栩花点钱,打打Call,应援两句就算真爱了?别搞笑了!我可知道小栩从小到大包括他妈把他送给导演的事情!即便知道这种事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爱他!你们能吗!”

    女人的话听得顾盼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栩的妈妈……把小栩送给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