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68、压惊
    不得不说,这件事确实解决的不错。

    仅仅几个小时,超话里的风向完全变了,粉丝们都开始指责跟踪成狂的私生饭,并且同情起了“同行的工作人员妹子”顾盼以及白栩本人。

    甚至白栩把口罩给顾盼的这个行为,还被粉丝点赞表示很暖,没有让工作人员的脸暴露出来。

    以至于两人牵手,那都变成了情急之下的无可奈何,转眼,中午热搜上已经出现了两个白栩相关热词。

    #私生饭滚粗##心疼白栩没吃上肯德基#

    甚至都没有删任何超话里的微博,只是突然的,就出现了那么几个在场的理智粉丝,用合理的方式解释了这一切,并扒出了私生饭的黑历史。

    一切都显得那么顺理成章,这件事就这样抹平了。

    “不错嘛。”何之洲看着已经完全被少年一人掌握住的舆论风向,“看来这几年你在宋明丽手底下也没有白待。”

    白栩不置可否地撇撇嘴,从沙发上站起,“待会儿你把我们送回她家就行了。”

    如果不是刚才情况紧急,白栩甚至都不需要来何之洲的地盘打个转。

    “你现在住在她家?”何之洲的眸色猛地一沉。

    “不然呢?”白栩唇角上扬,“我现在可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呢。”

    也只有那只傻兔子能信这种鬼话了。

    何之洲沉默了半晌,从衣帽架上取下外套拎在手上,语气已然冷了下来,“待会有人送你过去,中午我带她去吃点东西压压惊。”

    闻言,白栩瞥了何之洲一眼。

    两人很显然对彼此都已经不太痛快了,不过也都清楚现在还不是决裂的时候。

    顾盼正刷微博看着私生饭的跟踪黑历史看得叹为观止的时候,何之洲推门走了进来,“盼盼,走吧,带你去吃饭。”

    “小栩呢?”顾盼左右看了看没看见白栩的人。

    “现在你们最好分开进出比较好。”何之洲早就找好了借口。

    顾盼立刻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又想起刚才自己刷微博看见的内容,“哇洲洲你知道吗!今天小栩这件事还牵扯出了一个世纪大瓜!”

    何之洲当然知道得一清二楚,却在揽住顾盼肩膀往外走的时候问道:“什么世纪大瓜啊?”

    于是何之洲又认认真真听顾盼绘声绘色地给自己转述了一遍,时不时还非常给面子地对细节进行追问。

    看着顾盼一脸认真地回答自己的问题,还附带自己的分析和解释,让何之洲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可爱的人了。

    到了餐厅,顾盼这才想起一个问题,“洲洲你怎么今天就开始工作啦?”

    就连大明星白栩都没有开工,何之洲竟然已经投身进工作中了……

    “我过年在家时间比较短。”何之洲端起水抿了一口,“你怎么今年没回家?”

    “我……”顾盼觉得在唐一飞家发生的那一系列事情解释起来也挺麻烦的,“我和弟弟吵架了。”

    说起‘弟弟’,何之洲脑海中随即浮现出那张充满敌意的少年面孔。

    他低下头笑了笑:“吵架了连家都不回了?”

    “……会尴尬嘛。”顾盼心里在庆幸何之洲没有问吵架的原因,又低头吃了两口菜。

    “我记得盼盼你是跟你弟弟住在一起的对吧。”何之洲看着正在心虚低头吃菜的傻兔子,“那等春节过后你有没有计划要搬出来住?”

    “有是有……”顾盼嘴里塞着食物,呢哝道:“可是春节期间不好找房子……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无缝接上。”

    这可不就正合何之洲的意了嘛。

    “我正好有几套闲置房产,都是精装修过的,你随时都可以入住。”

    顾盼闻言先是有些受宠若惊,而后便是犹豫,“这个……会不会……”

    “不会麻烦。”何之洲打断了顾盼的话,“如果盼盼都不给我献殷勤的机会,我这个追求者会无计可施的。”

    顾盼脸上一热,赶紧低下头去,“洲洲你说什么呢……”

    何之洲很喜欢顾盼这副羞赧的模样,眯眼笑得像一只满足的狐狸。

    吃过午饭,何之洲把顾盼送到楼下,顾盼拉了拉车门想下车,却发现车门依然是在反锁状态,不由得奇怪地看向何之洲。

    “盼盼这么久不见我,好不容易独处一会儿还急着走?”何之洲目光如水,泛着微波,“一点也不想我?”

    空气中暧昧的气氛一下铺展开来,让顾盼心脏被狠捏了一下,狂跳了起来,“不是……那个……”

    想是肯定想过的。

    “抱一下。”何之洲朝顾盼张开双臂,“好不好?”

    顾盼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何之洲,可要让她真的扑上去抱又有点不好意思。

    就在纠结的时候,何之洲已经将心心念念的傻兔子拥入怀中。

    “我很想你。”

    男人的声音醇厚而温柔,就像是被缓缓拉动的中提琴,让顾盼的心脏都忍不住跟着微微震动。

    垂在身体两侧僵硬的手动了动,就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环住了男人的腰。

    感受到少女的回应,何之洲唇角不自觉地上扬,胸腔中的心脏开始加速,迫使他更加用力地抱紧了顾盼。

    春节中的记忆又重新袭上心头,母亲失望的眼神和父亲严厉的话语就像是新一年的咒一般压在何之洲的心坎上。

    “盼盼,你前两天是不是去许家了?”

    听见何之洲的问题,顾盼有些不好意思:“洲洲你怎么知道……”

    何之洲怎么知道?当然是因为许妈本来就和自己的母亲交好多年,两家人只要对方家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当时何之洲已经离开了家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却依然被母亲打电话追过来告知了这件事,并在电话中严厉地告诉他,在恋爱这件事情上自己也不如许景堂。

    从小,何之洲就被笼罩在‘不如别人’的阴影里,因为他不如别人,所以父母永远对他都没有好脸色可言。

    “为什么去他家?”何之洲将顾盼引着坐上了自己的大腿。

    “因为……他把外套借给我了,我去还给他。”顾盼一动也不敢动,规规矩矩地坐在何之洲的大腿上。

    “我吃醋了。”何之洲手得了空,拉起傻兔子的小手就在手背上亲了一下,然后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现在这里好难受,你说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