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七夕番外·7
    一连浪了六天,还好昨天跟顾成珏在家里待了一天算是稍微休息了一下,顾盼还没觉得怎么样呢,结果一觉醒来大姨妈驾到。

    顾盼是属于痛经痛得不算多厉害的类型,但只要来了大姨妈还是很不舒服的,整个人都蔫耷耷的,除了躺着以外什么都不想动。

    然而顾盼也知道,许景堂抽了最后一位本来就等了很久,而且在这么,今天如果还放鸽子的话,未免也太可怜了。

    于是她决定硬撑。

    许景堂准时地在约好的时间敲响了房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小姑娘蔫蔫的声音。

    “请进。”

    推门进去,看见顾盼正弓着身子坐在梳妆台前刷睫毛膏。

    这任谁看都能立刻发现出不对劲的地方。

    许景堂没有第一时间过去问顾盼是怎么回事,因为按照他对顾盼的了解,知道顾盼就算有什么事也不会直说。

    他坐在沙发上思忖了一会儿,推算出这小姑娘的生理期差不多就在这几天。

    因为顾盼的生理期每个月都有两三天的浮动,所以男人们也都只记得个大概,反正谁碰上了谁就伺候着,任劳任怨。

    看着已经在梳妆台前卷成了虾的顾盼,许景堂突然有点生气。

    “你来生理期了对吧,赶紧卸妆。”男人的语气出乎意料的严肃,让顾盼的小身板立刻抖了两抖。

    “我、我没事,这次不怎么疼,真的!”顾盼一听许景堂这口气就知道肯定被发现了,立刻瘪起嘴。

    明明自己是为他考虑为什么还要被凶啊!好气哦!

    许景堂一看那顾盼的委屈劲上来了,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确实有点硬,便先抓住了顾盼的手,缓了缓语气,“乖,听话。”

    有的时候吧,人被凶了一下还没什么,可一旦对方软下来,那股委屈才真正开始汹涌奔腾。

    况且顾盼还在生理期,本来人情绪波动就大,一看许景堂的语气柔和下来,眼眶都红了,抬手就在许景堂的身上捶了好几下。

    许景堂也是任打任骂不还手的类型,赶紧把人抱起来往床上放,“我去给你煮红糖水,你先躺一会儿。”

    婚后,许景堂别的不敢说,生姜红糖水倒是煮得真不错,以至于到现在顾盼连顾成珏的生姜红糖水都没那么爱喝了。

    等许景堂把红糖水端回顾盼房间的时候,小姑娘已经认命地卸了妆换回了睡衣,躺在床上浑身裹着海豹图案的小绒毯,只露出了一个脑袋。

    看见许景堂进来,顾盼看着男人依旧是一身一丝不苟的白衬衫与黑西裤,刚才进门时扣得严严实实的纽扣似乎也因为去了一趟厨房而被解开,袖子挽起,露出半截小臂。

    “抱歉景堂……”顾盼语气也软了下来。

    许景堂将杯子放在床头,把顾盼扶起来,“可能有点烫,慢点喝。”

    顾盼接过杯子,啜了一口,口腔中带着辛辣感的甜味扩散开来,热乎乎的红糖水顺着喉管往下,一下让身体温暖了起来。

    随后许景堂又拉开抽屉拿出了一个瓶子,那是研究所根据顾盼的体质制作的药,虽然无法彻底治愈经期的不适,不过在无副作用的前提下已经能够最大程度缓解了。

    顾盼看见才想起今天大概是满脑子都只有约会,竟然把这茬给忘了,赶紧乖乖吃药。

    吃完药,顾盼也想到了如何和许景堂在家里度过的方式。

    “景堂,我们去看电影吧!”

    当初选购这套大宅的时候,装修设计都由何之洲亲自操刀,在家里安装了不少娱乐设施,比如室内温泉和家庭影院之类的,当初刚搬进来的时候可是让顾盼心里大叹奢侈。

    不过此时此刻顾盼真的只能感谢何之洲当初明智的选择,能让她和许景堂不用出门也能在家度过不那么单调的一天。

    虽然顾盼的痛经在吃过药之后远没有达到不能下地走路的程度,不过许景堂还是抱着卷着毯子的小姑娘来到了家庭影院,把她放在了大屏幕前的真皮沙发上。

    顾盼熟练地从沙发底座设置的抽屉里掏出零食和薯片,然后端起Pad就开始选片。

    这里的资源库基本上和院线保持同步更新,顾盼来回划拉了几下,发现最近最火的电影已经之前和白栩看过了,剩下的好像都是一些不能打的……

    “景堂你想看什么类型的?”顾盼端着pad陷入了纠结,“近期好像没什么好看的。”

    许景堂揽过顾盼的肩膀跟她一起看向Pad,“老电影呢?”

    顾盼又往前翻,好不容易选择了一个去年的爱情片,放映了没半个小时,顾盼就开始坐卧不宁。

    “腰疼了?”许景堂敏锐地察觉到顾盼已经在短短五分钟内调整了两次坐姿。

    “嗯……”果然哪怕再怎么缓解,这种腰酸的不适都是无法避免的。

    虽然许景堂很希望顾盼就乖乖地躺在床上休息一整天,不过想也知道这小姑娘肯定不会听自己的话,于是索性直接把她的小脑袋摁在自己腿上,“躺一会,缓解一下腰椎压力。”

    许景堂的腿不软,很明显是属于长期健身的人,脂肪含量很少,手摸着有种弹性,不过脑袋枕上去就会感觉有点硬。

    但顾盼还是很喜欢这个膝枕的,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然后就开始得寸进尺。

    “景堂我躺着不方便动手,你把薯片喂给我吃好不好!”

    许景堂低头看了小姑娘一眼,认命地伸手把她刚开封的薯片拿了过来。

    膝枕套餐!太爽了!

    身体有点不舒服,但顾盼的心情可算是嗨到了家,享受着这段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族时光。

    然而在许景堂眼里,顾盼就像一只趴在自己膝盖上的大橘猫,而自己则是需要时不时地把手伸进猫粮袋子里,抓一两片猫粮给其喂食。

    虽然就他个人而言,用手直接抓薯片确实是无法忍受,不过无论什么事情,好像只要遇到顾盼,就会出现通融的余地。

    尤其是听着小姑娘‘卡兹卡兹’的咀嚼声,看着那圆鼓鼓的腮帮子,许景堂就选择性忽略掉了手指上那股不适感。

    看完电影之后,顾盼硬是吃薯片吃了个饱,眼看到了午饭时间也没了食欲,她不知道一向强调作息规律的许景堂怎么没管住喂薯片的手,不过吃也吃饱了喝也喝足了,顾盼转眼就没心没肺的有点犯困了。

    “困了?”看顾盼那样子许景堂就知道了。

    “嗯!”身子不舒服的时候撒娇的欲望尤其强烈的顾盼立刻坐起身伸手钻进了许景堂怀里,“你陪我睡!”

    谁能想到婚后的顾盼连陪睡服务都敢要求了呢。

    “好。”许景堂又抱着顾盼回到了房间,把她放回了自己的小床上。

    穿着衬衣上床是不可能的,许景堂站在床前不疾不徐地将自己前襟的扣子一颗颗解开,上半身的肌肉线条被一点点展现在顾盼眼前。

    男人修长的手指拉开腰间的小牛皮皮带,皮带摩擦衣料发出的悉索声响就像是小小的绒毛一样不断地刮蹭着顾盼的心。

    其实顾盼也搞不清楚明明都已经是夫妻关系了,为什么看着许景堂脱衣服还是会不自觉地面红耳赤。

    等到许景堂换好睡衣之后,自然在床上收获了一只蜷缩成一团的番茄盼。

    他并不讨厌这样羞怯的她,甚至可以说是很喜欢,看着立刻钻进自己怀里的小番茄,许景堂立刻拥住了她。

    “景堂……你会不会很失望,今天以这样平淡的方式度过了……”

    怀里的小姑娘闷闷的声音让许景堂不自觉地弯起嘴角。

    “我觉得这样很好。”许景堂摸了摸顾盼的后脑勺。

    许景堂自知并不是一个有趣的人,对于娱乐项目也所知甚少,再加上自身洁癖的关系更是让他和绝大部分娱乐场所都绝缘,原本今天定的行程相比其他男人的也是无趣至极。

    现在能这样抱着小姑娘躺在床上,许景堂已经十分满足了。

    顾盼的小爪子抓上许景堂的衣服,脑袋在许景堂的胸口蹭了蹭,“景堂你真好。”

    许景堂低下头在顾盼的脑袋上亲了一下,“睡吧。”

    如果可以,他真想一觉醒来两人已是白首,眨眼之间便携手一生。

    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头发白了之后是什么样子……罢了,反正也一定足以让他移不开目光吧。

    然后帮小姑娘拉好被子后的许景堂自己也闭上了眼睛。

    好梦,我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