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64、傲娇的傲
    说实话现在这个场面确实有点尴尬,白栩赶紧站起身拉开和呆头鹅的距离,“睡相这么丑……还流口水,我好心想帮你擦一下。”

    顾盼坐起身,已经被刚才白栩的大脸吓得已经睡意全无了,听白栩那么说,赶紧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嘴。

    口水……口水在哪儿呢!

    白栩大步一迈坐到了沙发的另一头伸了个懒腰:“都这个时间了,晚上吃什么?我对这个城市不太熟,你有什么推荐吗?”

    顾盼一下就就被绕进去了:“我知道有一家外卖挺好吃的,你喜欢吃日料吗?”

    白栩撇撇嘴:“我不挑,都行。”

    于是俩人点了一桌日料来吃,因为是春节期间所以顾盼还特地点了很多平时都舍不得下手的刺身,准备吃个爽再说。

    饭桌上,白栩看着顾盼吃得两眼冒光,突然来了一句:“我在这借住几天行不行?”

    顾盼喉咙一哽,一个吞咽不及,芥末立刻把她呛出了泪。

    白栩一看顾盼反应那么大,立刻有些不爽:“你干嘛这么意外!”

    “……”顾盼好半天才把生鱼片吞咽下去,然后喝了一大杯水才总算顺过气来,“因为……因为……”

    “我可能要跟宋明丽解约。”

    “啊?”

    顾盼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少年当然不会说是因为眼前这只呆头鹅,只是含糊其辞道:“总之最近我不会回去工作了,在你这住一阵子。”

    这下顾盼就有些为难了,有一部分是因为白栩这家伙真的很难缠让顾盼有点头疼,另一部分则是顾盼知道自己不会在这里住太久,最晚年后就要走。

    可就在顾盼看向白栩想要拒绝的时候,就撞见少年眼眸微垂的低落神情。

    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咪,一下就让顾盼开不了那个口了。

    “好、好吧……”顾盼说完就开始痛恨自己的没志气,“但是我也住不了几天,可能到时候还要出去重新找地方。”

    “好啊。”少年撑着下巴,表情看起来相当的无所谓,“到时候我也跟你一起走。”

    顾盼突然有一种……自己好像养了一只猫主子的感觉。

    吃完饭,把餐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顾盼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思考人生。

    唐一飞的求婚……唐一飞是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来着……明明跟秦璐相比,怎么想都是秦璐比较好吧……

    也是,反正唐一飞脑子一直都有点问题,突然搭错筋喜欢上自己,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许景堂和何之洲……这两个人按道理来说生活经验很丰富啊,尤其是何之洲,完全是吃过见过的类型,自己身上到底哪里吸引了他呢……

    顾盼皱着眉,发现从这里开始自己就想不明白了。

    不对不对……顾盼你在想什么,你明明现在应该想的是自己对这几位男士的感觉,为什么突然开始分析起来了!

    她猛地呼出一口气,然后从一旁的架子上抽了一本笔记本过来,开始随手涂鸦。

    其实顾盼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就是一边回忆着那些点点滴滴,一边随手在纸上胡乱地想到什么写什么。

    “何之洲……许景堂……”

    耳畔传来少年的声音一下让顾盼炸了起来,迅速合上了笔记本,然后滚到床的另外一头:“你怎么进来了!你什么时候进来了!你怎么可以随便进我的房间!”

    面对顾盼的炸毛三连问,白栩倒是显得很无辜:“我说洗发水用完了,可你一直跟听不见一样,我只好越走越近了。”

    这么一说,顾盼才发现少年身上还真是只在下半身上裹着一条浴巾,头发湿漉漉的,说话的时候还在往下滴着水。

    水珠顺着羊脂玉般的肌肤下滑,从脖颈处落到锁骨,在那里聚成了一汪清泉。

    “哦、哦,洗发水是吧……”顾盼把笔记本扔进抽屉里,然后屁颠屁颠地去给白栩找洗发水。

    白栩看着顾盼离开的背影,脑海中却浮现了刚才笔记本上的那几个名字。

    看来这呆头鹅身边的人比他想的还要多啊……

    少年的蓝眸中凝着一股暗色,慢吞吞地跟着顾盼来到了浴室。

    “待会儿我睡哪里?”白栩靠在门边看着正蹲着身子在柜子中翻找的少女。

    “成、嗯……我弟弟的房间。”顾盼说着指了指大概位置,“如果你这几天没有换洗衣服也可以先穿他的,他和你身材也差不多。”

    白栩撇撇嘴:“可我不抱着你睡不着。”

    虽然知道白栩话里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但顾盼还是忍不住老脸一热,“那……那个,可你总要自己睡的嘛!”

    白栩没接话,只是默默地走到顾盼身后,将脑袋凑了过去,“你不喜欢跟我睡?”

    “……”大哥你别再问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了好吗!

    顾盼红着脸把还没开封的洗发水塞进白栩手里,“你慢慢洗!”

    少年看着呆头鹅红着脸逃跑,掂了掂手上沉甸甸的洗发水,低下头笑了笑。

    果然跟这只呆头鹅在一起就不会无聊。

    洗完澡之后,顾盼趴在自己的小床上,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舒缓下来,让她倍感舒适地哼唧了好几声。

    果然,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唐一飞家的床再舒服,也比不上自己这张小床!

    这时,顾盼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高远在不在呢?

    高远知不知道自己回来了呢?

    想着,顾盼忍不住直接下了床猫到阳台去往隔壁看了一眼。

    只见隔壁一片漆黑,看着不像是有人的样子,倒是顾盼一下被高层的冬风吹得不行,赶紧躲回了房间里。

    结果一回到房间,白栩已经躺在了她的床上,身上穿着顾成珏的睡衣,看见她进来了也不搭话,只是让出一半的床。

    “……”

    顾盼叹了口气,想着待会儿等白栩睡着自己干脆去沙发上躺着睡,便认命地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