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63、共眠
    家还是那个家,里面的东西一点都没变,顾盼进了浴室,就发现洗手台上还留着她之前那些洗漱用品的位置,房间里的被子也依然整整齐齐地铺着。

    诚实的说,从打开冰箱门的那一刻顾盼就已经感觉鼻子酸了。

    顾盼不知道顾成珏怎么知道自己春节期间会回来,还准备得这么周全,但是她看见一冰箱整整齐齐码着的各色食物,都能想象到顾成珏走之前是怎样的一个状态。

    白栩打开饮料喝了一口,发现没有之前那种惊艳的感觉,便随手将它放在茶几上,再也没了兴趣。

    他懒懒地扫了一遍整个客厅,没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便自顾自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空气中,隐隐的有顾盼的气味,混杂着其他陌生的味道。

    手机震了一下,白栩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宋明丽’三个字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现在不想听见这个人的声音。

    白栩还记得那天顾盼走后,宋明丽就再也没联系上过这只呆头鹅。

    在宋明丽的口中,顾盼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在忙碌着,完全抽不出一丝一毫的时间。

    而每当他想自己给顾盼打电话的时候,宋明丽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借口转移他的注意力。

    早该想到的。

    那个女人并不希望自己和这只呆头鹅走得太近,却又不得不利用她在自己这里的特殊性,最后发现把握不住平衡了,就只能不断的用缓兵之计。

    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玩这种心眼……

    白栩皱了皱眉。

    等顾盼在浴室里稳定住情绪走出来的时候,猫儿一般的少年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脑袋枕着顾盼最喜欢抱着的那一颗靠枕,细软的发垂落在脸颊上,浓密的长睫毛在少年白皙的肌肤上投下一小块斜斜的暗影,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就像一只安静乖巧的小宠物。

    当然,也只有在少年睡着的时候顾盼才会产生这种错觉,现在的顾盼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只安静乖巧的小宠物一旦醒来就是彻头彻尾的小恶魔。

    顾盼打开空调,想了想还是从房间里找了一条毯子盖在了少年的身上。

    然后顺势就坐在白栩的身边开始刷顾妈的朋友圈。

    而原本应该正在熟睡的少年则是悄悄地睁开了眼,看着自己身上的毯子勾了勾唇角,伸出小指勾上了顾盼的小拇指。

    顾盼被白栩突如其来的动作小小地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就看见白栩依然双眼紧闭,呼吸均匀地沉睡着。

    要不是自己的小拇指正被少年紧紧地勾着,顾盼可能都会觉得刚才只是自己一瞬间的错觉。

    她观察了白栩几秒钟,却看不出少年有任何装睡的痕迹,可少年的手却完全不给她往外抽的余地,顾盼也不敢强行抽出,生怕把这个小恶魔吵醒了,到时候岂不是自讨苦吃。

    于是顾盼只能非常坚强地用单手刷朋友圈!

    顾妈这几天因为春节,倒是更了很多朋友圈,有跟顾爸的,也有拍亲戚之间宴席菜品的,顾盼好不容才从众多照片中找到了顾成珏的身影。

    照片里的顾成珏就穿着一件普通的墨绿色毛衣,衬得肤色很好看,面上没带什么笑容,看着镜头的表情有点呆呆的。

    好像又瘦了……

    顾盼盯着照片看了半天,然后把手机放在膝盖上,用手笨拙地将照片放大,又端着手机参详了好一会儿。

    最后得出结论顾成珏这个臭小子竟然真的又瘦了。

    顾盼一颗心都揪成了一团,整个人都有点慌了,坐在沙发上懵懵地看着手机屏幕上那张已经有些模糊的面孔。

    白栩也借机悄悄瞄了一眼。

    没太看清,但看得出是个少年的样子,白栩困意上涌,也懒得再多看,索性直接勾着顾盼的小手指睡了过去。

    顾盼把腿蜷上了沙发,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靠着,然后在微信上敲了顾妈一下:“妈,你在干嘛呢?”

    顾妈似乎正在忙,就由顾爸代着回了一条:“盼啊你怎么也不给爸爸发微信啊?”

    隔着屏幕顾盼都能感受到爸爸的那股怨念。

    她被顾爸逗笑,用手指在屏幕上笨拙地敲击,回了一句:“爸爸新年快乐,我的压岁钱呢!”

    转眼,顾爸就给她发来一个转账,还特别心虚地附加了一句:“别告诉你妈,这是从她的余额里转出去的。”

    这下顾盼真的彻底笑得合不拢嘴了,要不是怕吵醒白栩强忍着可能就直接笑出声来了。

    收了钱以后,顾盼又继续问:“成珏在家吗?”

    “在自己的房间呢,趴在电脑前不知道在做什么。”顾爸探头看了一眼,立刻给女儿打小报告。

    “他最近没吃好吗?怎么看照片瘦了?”顾盼问。

    “哎,我还正想问你呢,这小子是不是失恋了,一回来的时候瘦了那么多把你妈都吓着了。”

    顾爸的话字字抓心,让顾盼心窝一下翻上酸楚。

    “这几天喊他吃饭倒是乖乖坐上桌,可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都已经到让他吃饭就只吃白饭,让他吃一口菜就只吃一口菜的程度了……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看着顾爸发来的话,顾盼好像都能想象到顾成珏坐在桌子旁,眼神呆滞地一口一口把白饭往嘴里送,然后坐在房间里一待就是一整天的样子。

    光是想想就让顾盼心疼得鼻头发酸。

    搪塞了顾爸几句之后,顾盼把手机扔到一边,也拎了一个靠枕过来垫着脑袋。

    她当然心疼顾成珏,可那又能怎么样呢。

    只能熬,熬过了这段时间,一切都会海阔天空的。

    顾盼闭上眼睛小憩了一会,本以为自己满腹心事没那么容易入睡,结果没想到闭上眼睛没多久就眯着了。

    白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傍晚的时分,第一眼便看见陌生的天花板,迅速回想起自己此时身在何处。

    他想要撑着身子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小指还勾着另一个人的小指。

    侧过身子往后一看,就看见与自己呈反方向熟睡的顾盼。

    因为沙发的大半部分被白栩占领的关系,顾盼的小腿都没能蜷缩进来,只能用脚踩着拖鞋玄在外面,变成现在这种略显扭曲的样子。

    白栩嗤笑了一声,在心里骂了一声呆子,却是立刻把身上的毯子移到了顾盼的身上,然后下了沙发,一把将顾盼的身体打横抱起,平放在沙发上。

    放好之后,白栩顺势蹲下身用手撑着下巴近距离地进行呆头鹅观察。

    睫毛还行,不过也不算长;皮肤算白,也没有特别白;鼻梁不塌,但是也没有多挺……

    单独拆出来好像哪儿哪儿都不是很出色,不过……摆在一起还挺顺眼的。

    白栩的目光落在顾盼微微张开的嘴唇上,忍不住伸出手碰了一下。

    好软。

    算了……嘴唇,就认可长得还不错吧。

    “……小栩?”

    顾盼睁开眼就看见白栩近在咫尺的大脸,吓得花了两秒钟才找回自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