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七夕番外·5
    顾盼连着玩了三天,已经累得跟狗子一样了,躺在床上俨然已是一滩烂泥。

    她在床上翻了个身,就被男人长臂一揽给捞进了怀里,脑袋靠在男人赤裸的胸膛上,舒适地蹭了两下。

    等等……

    意识到自己床上不应该有别人的顾盼立刻睁开了眼,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何之洲的桃花眼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洲洲……”顾盼被小小地吓了一跳,“现在几点了?我是不是起晚了?”

    “嗯?我们没说好几点出门啊。”何之洲轻声笑道:“何况我觉得就跟你这样躺在床上也挺好的。”

    顾盼连连摇头,“不行不行,我们说好要约会的!”

    倒不是顾盼真的那么渴望出门约会,只是如果真的就这样躺着,感觉不用半小时何之洲就能撩得她欲火焚身主动求扑,到时候又是在床上做一整天的活塞与活塞前的预备运动……

    说着顾盼就赶紧下了床,去衣柜前找衣服的时候瞟了一眼时钟,就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

    这……一觉睡到了午饭前啊。

    “洲洲你是什么时候来的?”顾盼因为急切地想要换上衣服,也顾不上何之洲还在床上坐着,直接就把睡衣脱了下去。

    “昨天晚上十二点左右吧。”身后传来何之洲慵懒的声音,“毕竟今天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我不想浪费任何一秒钟。”

    内衣的扣子怎么也扣不上,反复滑脱,让顾盼一下憋红了脸。

    下一刻,一双大手直接笼在顾盼的小手外,带着顾盼一扣

    “结果没想到某个小没良心的家伙一起床就想着跑到外面去,连个早安吻都吝啬于给我。”何之洲摇了摇头,一头黑缎般的长发在自然光下依然充满光泽,“让我有点伤心。”

    顾盼眼看奸计被识破,赶紧撒娇:“不是不是,我这不是还没刷牙呢嘛!”

    何之洲的手揽过顾盼的腰,没穿衣服时的肌肤相亲带来极佳的触感,讨好着何之洲的指腹,“那我待会要补偿。”

    男人身上也只穿着一条内裤,除此之外浑身上下再无其他,精壮的身体,流畅的肌肉线条,简直让顾盼看着都忍不住直吞唾沫,“好……”

    为什么明明都结婚好几年了自己还是拿何之洲这妖孽没辙啊!

    在浴室里洗漱的顾盼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没办法,拿何之洲完全没办法,这么多个男人里,恐怕也只有何之洲能在结婚后完完全全地把顾盼吃得这么死。

    洗漱完之后顾盼出了浴室,何之洲已经穿戴整齐了,正在将宝蓝色的衬衣袖子往上挽。

    “哦!这件衣服的话!”顾盼从抽屉里拿出一只腕表递给何之洲,“配这只表!”

    因为男人们总是喜欢来顾盼的房间里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久而久之他们的随身物件也就在顾盼的房间里安了家,只要想找,随时都能找得到。

    “我正好也想配这只。”何之洲眯眼一笑,与顾盼四目相对之间满是默契。

    “你今天打领带吗?”顾盼坐在梳妆台前给脸上拍护肤品,“如果要打我觉得配暗红色底的那条不错。”

    “不打了,今天随意一点吧。”男人拉开顾盼衣柜下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条皮带。

    两个审美相近的人在生活中已经不需要太多言语,一眼望过去对方已经是自己心目中最理想的状态。

    顾盼选择了一件白底宝蓝花纹的连衣裙,裙摆有一点蓬,看起来少女感十足。

    因为顾盼选择了一件和自己明显看起来就很搭的情侣装,何之洲的心情还是相当好的,他随即伸出手臂。

    顾盼当然懂何之洲的意思,往前迈了两步挽了上去,两人相视一笑,一同离开了家。

    “那么何先生你要带我去哪里?”上了车,顾盼系好安全带之后问道。

    “他们基本上把好地方都选完了。”何之洲抿抿唇,似是有些无奈的样子,“不过最近秋装新品已经上了,你有没有计划给自己的衣柜换新呢?”

    此话一出,顾盼甚至有一种‘哇不愧是我的洲洲’的感觉,简直是太了解女人了,要命啊。

    况且,能主动提出陪女人逛街的男人,真的已经和大熊猫一样宝贵了,顾盼怎么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呢!

    看顾盼点头如捣蒜的样子,何之洲脸上的笑意更大了。

    购物广场附近总是不乏各种美食,两个人中午找了一家气氛不错的西餐厅吃过饭以后,顾盼便卯足精神开始把熟悉的店挨个逛了起来。

    “我觉得这个不错……”顾盼拿起衣架上的一件薄款毛衣。

    何之洲看了看,“款式还好,颜色显旧了。”

    “是吗?”顾盼低头看了看,发现确实是有一点,又把衣服放了回去,随手拿起另一件,“那这个呢?”

    “这个很衬你的肤色,可以试一下。”何之洲完全没有任何不耐的样子,反倒是看起来完全乐在其中。

    他喜欢看顾盼穿上自己挑选的衣服,就像顾盼也喜欢给他的穿搭提供意见一样,这是他们两个人相同的兴趣。

    这次七夕何之洲抽到了相对来说弱势的时间,可何之洲倒觉得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本来何之洲也并没有打算带顾盼去做多么浪漫的事情,只是想看她在自己身边发自内心开心的样子。

    说起来……婚后的他是不是有点越来越不浪漫了。

    大概是已经意识到,浪漫并不会成为生活的全部了吧。

    何之洲看着不远处逛街逛得两眼放光的顾盼,眸光柔得像是月光下粼粼的微波。

    “洲洲你帮我看一下这个!”

    “好。”

    晚上在餐厅,顾盼从包里有些不好意思地把礼物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其实顾盼心里也很清楚,所谓七夕送礼物也只不过是为了增加仪式感,这种东西虽说不是硬性生理需求,不过要让生活有滋有味的过下去还是相当必要的。

    顾盼把礼物盒推到了何之洲手边,表情立刻变得紧张了起来。

    何之洲就顶着顾盼紧张兮兮的目光打开了盒子。

    只见里面躺着一枚孔雀石胸针,被制作成了雀翎的样子,精雕细刻十分华美,在餐厅顶灯的照射下发出熠熠光芒。

    “当时看见的时候就觉得很适合你。”顾盼撑着下巴,唇角不自觉地扬起。

    何之洲从盒子里将胸针取出,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真漂亮……”

    “嘿嘿。”被肯定了的顾盼有点小得意,毕竟何之洲这个人见多了好东西,要得他一句真心实意的夸赞可不是件容易事,顿时尾巴都翘起来了。

    殊不知,在何之洲眼里这才是比孔雀石漂亮无数倍的风景。

    吃过晚饭何之洲开着车回到住所,顾盼正准备下车,就被何之洲拉了回来。

    “盼盼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事?”

    顾盼想了想,又在心里算了算。

    买的衣服已经拿上了,礼物也送出去了,刚才在餐厅也结账了……嗯……

    “没有吧?”顾盼实在是想不出还会忘了什么事。

    何之洲的手迅速环上她的腰,将人往自己怀里一带,“早上的时候……你是不是答应了我什么?”

    好、好像是有这回事!?

    顾盼这下才想起早上为了哄这位何先生,自己好像同意要给他补偿来着……

    脸上微微发热,顾盼伸出手勾住何之洲的脖,在男人的唇上轻轻地碰了一下。

    短暂的触碰结束后,顾盼没有急着离开,反倒是保持着这样的距离,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下一秒,何之洲直接追了过来,加深了这番唇齿的缠绵。

    因为知道无法再做进一步的事,何之洲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去控制顾盼的舌,一直保持着温柔缱绻的力度,让整个车内比起欲,更多了些小情愫。

    顾盼爱极了这种感觉,一不留神便沉浸其中,两人一时之间难分难舍,也忘却了时间。

    明明早该习惯的,顾盼却像第一次和何之洲接吻一般心跳加速了,不断撞击着胸腔的心门。

    然而在如此寂静的狭小环境之下,又怎么会听不见彼此的心跳。

    咚、咚。

    循环往复,就像两只齐头并进的兔子,用四肢上小小的肉垫踩出迅猛而快速的节拍。

    即便已经结婚了好几年,顾盼依然能百分百确定自己和面前的男人,双方对彼此都保持着最初的悸动。

    此刻亦如两人平时的生活,不需要太多言语,仅仅有彼此,听着对方的心跳,感受着对方的存在,就已经足够了。

    两人都知道,对方有多么深爱着自己,这份爱又有多么坚定不移。

    这样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