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61、车震
    许景堂将副驾驶的座位调低,直接欺身而上,顾盼的脸直接红到了耳朵根,混沌的大脑勉强开始思考运转。

    “景堂……这里是停车场吗……”光线不佳并且能够停车的地方,顾盼只能想到这么一个,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抓住了许景堂的外套,不住收紧,“别、别在这里……”

    初二这个时间人们大部分都会选择出门享受假期生活,这种时候在停车场做这种事确实不太明智,更何况一般停车场也会有监控摄像头……

    只要想想顾盼就紧张得浑身发紧。

    感受到顾盼的紧张,男人低低地轻笑了一声,却是毫不犹豫地将顾盼裤子上的纽扣解开,手指往腿缝间探去。

    “景堂……别……”

    顾盼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许景堂开口:“唐一飞跟你求婚了吗?”

    男人的脸离顾盼很近,几乎是用嘴唇贴在了顾盼的耳廓上,从双唇间溢出的暧昧热气全数喷吐在顾盼耳畔,又痒又麻,炸起了顾盼一身鸡皮疙瘩。

    “你、你怎么知道……”

    脑袋被男人勾得发僵,顾盼想也没想便直接反问了一句。

    要说许景堂怎么知道,那天早上离开唐一飞家的时候撞见了那群黑西装们在屋外测距,没躲没藏的,又是一副要搞大动作的样子,任谁也猜到了。

    黑暗中响起衣料摩擦的声音,顾盼只觉屁股蛋一凉,一个热乎乎的柱状物立刻顶在了内裤外。

    微微往上翘起的圆头准确地在黑暗中顶在了小核处,再加以薄力往前施压,力道巧得让人抓狂。

    “你同意了?”这才是许景堂真正关心的问题。

    顾盼小核被男人的龟头挤得酸麻不已,背后又已经顶在了车门上根本避无可避,眼睛还不得不在黑暗中不停地四周打量着看看会不会有人经过,紧张得声带都在发抖:“没有……”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许景堂眸中终于闪过一抹柔色。

    可那抹柔还不到一秒就消散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迅速涌现的攻击性。

    那轻薄的镜片下,男人双目微眯,扯下顾盼的内裤用龟头挤开已经湿润的小穴口,腰部收紧肌肉发力,一气呵成。

    直到少女小穴内一腔软肉哆哆嗦嗦地将他完全容纳进去,许景堂才用一声无声的喟叹为这个阶段的进攻画下了完美的句号。

    可一进来,顾盼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在动。

    不是许景堂的阴茎在动……不,就是许景堂的阴茎在动。

    应该说是这个车的引擎震动已经影响到了正在车子里的男人,让他的肉棒就像是开启了振动模式的按摩棒一样不断极小幅度颤动!

    顾盼一下就疯了。

    然而下一秒,许景堂立刻抽身外撤,感受到顾盼的小穴也跟着迅速收缩,将龟头的位置夹得更紧,让许景堂不自觉地眉头紧锁,只能不得已地再迅速把整根性器挺送回最深处。

    圆头撞在顾盼最深处的嫩肉上,激得她短短地‘啊’了一声,身子已经不自觉地蜷缩了起来,“轻点儿……景堂……”

    龟头顶到底的时候顾盼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种震动的幅度,那带着棱角的滚烫硬物在自己最敏感的位置不断地蹭动着……

    简直像是阴茎自己活过来了一样!

    而且顾盼恐怕永远都想不通为什么平时看起来冷淡疏离而又克制的许景堂在性爱中会是这样进攻性极强的类型。

    哪怕刚刚开始,都绝对不会给她半点喘息的机会。

    阴茎轻抽重捣,每一下插入都好像把她整个人剖开看了似的,带来让人头皮发麻的激烈快感,每一下都把她往高潮上逼。

    不消一会儿,顾盼已经哭出来了:“景堂……轻点……求你……”

    许景堂的手紧紧地箍着顾盼的腰,腰上发力的同时手上还在不断地把人往自己怀里拢,硬生生地将顾盼的腰搂得微微悬了空。

    车体内空间本就不大,顾盼只能赶紧抱住许景堂的脖子,双腿缠上男人精壮的腰身,就像一只挂在俯下的树干上的树袋熊一般。

    可引擎震动的存在感很显然越来越强了。

    仿佛每一下插入都不是男人的性器,而是一个被烧热的钻头,哪怕已经进入到了最深处,还在用机械的抖动频率硬头挤磨着肉缝。

    原本还觉得震动幅度小的顾盼也随着小穴被插得愈发敏感而不得不改变想法,她双颊都已经挂满了水珠,眼眸中还噙着泪:“呜呜……景堂……”

    这简直比按摩棒可怕多了好吗,至少按摩棒的力度还是自己可控的,许景堂又不会听她的求饶。

    狭窄的空间中,男人的低喘近在咫尺,空气中的暧昧浓度几乎能在片刻间将人溺毙,顾盼听着许景堂性感的喘息,小花穴又不自觉地挤出了一包水。

    一大口淫水当头浇下,许景堂随即侧过脸在顾盼的耳垂上亲了亲,吐息间满满的雄性荷尔蒙,“很紧张?”

    废话!

    这里可是停车场,公共场所!

    虽然现在漆黑得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不过顾盼总觉得在这辆车的顶上,某个她看不见的视线死角中肯定就有一个红外线摄像头对着他们,将他们交媾的样子拍得清清楚楚。

    而那些黑暗的地方,又好像时不时地会走出一个刚停好车的路人,目光也许就会无意识地瞟向这个方向

    不行!

    龟头冲开小肉缝的口,顾盼身子一跳,刚才那点小心思完全被高潮的巨浪卷得无影无踪,脑袋埋在许景堂的颈窝处,就这么哆哆嗦嗦地泄了。

    高潮的余韵退却后,顾盼瘪瘪嘴,一股委屈翻涌上来,“景堂你……你也学坏了,你怎么可以在公共场合……”

    那语气,哭腔中带着点嗔怪,听得人心里有点痒。

    许景堂看小姑娘都哭了,还真是被吓哭的,又无奈又好笑地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谁说这是公共场合了!”

    顾盼借着那股委屈劲也难得敢接了许景堂的茬,“这里不是停车场吗!刚刚我说是不是停车场你默认了!”

    看着小姑娘难得的撒泼样,许景堂倒反而莫名受用,眼神中都染上了些许笑意,“这是我家的车库。”

    顾盼:……

    所以……自己刚是在担惊受怕些什么?

    委屈的眼泪瞬间化作了羞耻的眼泪,更加淌得欢腾。

    “许景堂你这个大坏蛋!你竟然不早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