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60、睡
    许文思立刻用凌厉的目光看了过去,许景堂却熟视无睹,直接牵着顾盼出了家门。

    两人走后,许妈小小地撅起嘴有些不乐意地看着许文思:“儿子好不容易有一个不被他那个洁癖排斥的姑娘,你还黑着一张脸吓唬人家,你非要景堂孤独终老啊?”

    许文思冷哼了一声,“这女孩太小了,跟许景堂不合适。”

    “景堂都没说不合适,你还会读心术呀?”许妈撇撇嘴,“目前来看我觉得小姑娘人还是挺好的,你就别参与他们的事情了。”

    许景堂带着顾盼离开家,上了车之后,顾盼才反应过来:“景堂……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毕竟把自己家人甩下什么的,感觉有点过分啊。

    “没事。”许景堂毫不犹豫地发动汽车引擎,“想吃什么?”

    “……”顾盼挠了挠后脑勺,“不用了……把我送回市区就可以了。”

    许景堂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将车开出小区,一路往市区的方向走。

    顾盼其实觉得自己也没什么立场再和许景堂说话了,毕竟上次当着别人的面几乎默认喜欢另一个人,还和唐一飞在桌子下面做了那样的事情,许景堂哪怕从此再也不联系她,也是很正常的。

    此刻,顾盼对许景堂内心怀抱的更多是一种抱歉,那种好像耽误了别人的时间,浪费了别人感情的那种歉疚心情。

    当然,顾盼的内心是有些沉重,但这并不代表她的五脏六腑也会跟着沉重。

    “咕”

    顾盼捂住肚子,感觉脸上有点发热。

    为什么,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我的胃你这么不争气呢!

    内心的谴责很显然无法传达到胃部,转眼那空虚的小袋子又发出了一声悲鸣:“咕”

    而且总觉得这个画面很熟悉……

    顾盼低着头,恨不得把脑袋缩进衣服里,好像这样就可以不用再面对这样令人尴尬的状况了似的。

    许景堂脸上依旧是看不出什么情绪,双唇微抿着一脚踩下油门,纯黑色的车影在空旷的高架桥上飞驰而过。

    “那个……其实我不是很饿的……”顾盼思来想去还是开始解释,“这个胃有的时候消化不好,也会乱叫……”

    “嗯。”许景堂脑海中浮现了少女曾经挂着白胡子的样子,眸色不自觉一柔,“吃西餐吧。”

    顾盼想起牛排就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那、那我请你吃吧。”

    这样的话还能安慰自己说是为了那件衣服的道谢。

    许景堂不置可否。

    两人都不再说话,顾盼望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突然觉得有点困倦。

    说实话,这几天顾盼也都没怎么睡好,无论是许景堂当时一瞬间暗淡的眼神也好,唐一飞求婚时灿若星辰的双眸也好……

    顾成珏通红的泪眼,声线颤抖且小心翼翼的“别喜欢他”,还有高远好像无时不刻都存在于自己身边的温柔和包容。

    以及……那天卑微到让人心痛的何之洲。

    这些一点一滴都好像化作了带着痛觉的烙印,让顾盼的心坎只要回想起来便会不自觉地抽痛,在这些天的夜里,不断地萦绕在顾盼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让人辗转难眠。

    现如今不知是不是得知终于可以独处理清思绪,顾盼的心情稍稍轻松了些许,困倦也就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红灯的十字路口,许景堂用余光瞄了一眼身旁安静的小姑娘。

    只见顾盼脑袋靠在车窗上,已经闭上了眼睛,双唇微张,唇边淌着一点点晶莹的口水,看起来睡得很香。

    那是有点傻的样子,可许景堂的视线却像是被一双手扯住了一般怎么也无法移开。

    许景堂能清楚的感觉到脑海深处的兽已然睁开了双眼,虎视眈眈地看着在他面前天真熟睡的少女。

    看来分别的这段时间,所谓的冷静只不过是一种徒劳的压抑罢了。

    不知何时就会更加汹涌地爆发出来。

    许景堂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紧了紧,强迫自己别开眼看向前方。

    等顾盼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不过许景堂并没有熄灭引擎,而是一直让顾盼有一种车辆正在行驶中的错觉。

    刚醒的顾盼一时之间根本分不清人在何处,下意识地对着空气“嗯?”了一声,揉了揉眼睛。

    小姑娘软软嫩嫩的一个单音将囚禁着兽的笼门完全敞开,下一秒,顾盼便听见车门传来落锁的一声轻响。

    反锁好车门以后,许景堂在黑暗中将领带往下一拉,便直接欺身而上,将还没醒过神来的顾盼压在了车门上。

    “景、景堂……”顾盼刚刚唤出这两个字,许景堂就直接吻了上去,舌头趁着小姑娘牙关还没合拢直接探入,翻搅着里面的一腔甘津。

    顾盼被吻了个措手不及,可被男人压得死死的又挣扎不动,只能暂且先抱住许景堂的肩膀稳定住平衡。

    许景堂毫不犹豫地将顾盼的手从自己的肩上扯了下来,手指立刻顺着指缝滑入,紧紧扣住,压在了车窗玻璃上。

    口腔中舌头互相舔舐搅动唾液的声音很快让顾盼的大脑变得有些迟钝,车内的空气也顺势开始升温,让她觉得双颊愈发火辣。

    手上一松,顾盼的双手便软趴趴地落在身侧,男人的大手直接解开大衣的牛角扣,隔着两层衣服揉了揉顾盼的小胸部。

    薄款的线衫迅速将男人掌心炽热的温度透了过来,让顾盼小小地扭了扭身子。

    “别动。”许景堂声音哑了下来,带着一种磁性的颗粒感,在这光线暧昧的地方性感得让人心坎发酥。

    顾盼立刻被这种声线蛊惑得立刻乖乖听话,一动也不动地窝在许景堂怀里。

    许景堂将顾盼的衣服从裤腰中扯出,然后直接探入衣服中顺着小姑娘的腰线滑上,火热的掌心好似给肌肤带去了一片燎原烈火。

    顾盼抖了抖:“景堂……你……不是不想再理我了吗?”

    闻言,男人又低头在顾盼的唇角上吻了一下,眯了眯眼。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虽然是没有直接说过……但是……

    “以后不许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