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59、谈话
    书房里,许文思看向许景堂。

    “你和那个女孩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许文思语气是一贯的严肃,哪怕只是在聊普通的话题,也像是在兴师问罪。

    “刚回国的时候认识的。”许景堂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们目前是什么关系?”

    “普通朋友。”

    “仅此而已?”

    “我在追她。”

    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许景堂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就好像在说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许文思眯了眯眼:“你知道你今年多少岁了吗?”

    “知道。”

    “你混账!”许文思一拍桌子,“催你找对象你就找这样一个小姑娘?这么一个青涩的小毛丫头……你怎么不干脆找个未成年回来气我?”

    “我不是因为你催才追她的。”许景堂语气淡淡地反驳道,“更不是为了气你才选择她。”

    “那你图什么?”男人脸上的皱纹上都开始呈现怒意,“看起来傻乎乎的,一点都不机灵,对你的事业不会有什么帮助也就罢了,我估计连你的贤内助都无法胜任!”

    父亲这样发怒的脸许景堂也是在长大成人之后才能够经常得见,倒是贯穿了他的少年时期。

    “我不在意。”比起父亲,许景堂的表情和语气都显得冷静得多,却透着一股不容置喙的坚定。

    “是我在你小的时候疏忽了对你的教育。”许文思死死盯着许景堂的脸,“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失职,才会让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如此叛逆。”

    如许文思所说,许景堂在年幼的时候并不曾感受到多少父爱。

    因为职业关系,许文思几乎天天都在医院的病房穿梭奔波,完全将儿子和家庭丢给妻子一个人去打理。

    “你知道吗?景堂从小时候就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哦。”女人将洗米水倒进水池中,然后朝顾盼眯眼笑道:“以前文思工作非常繁忙,家里长期都只有我和景堂两个人,他从来都不会跟别人家孩子一样哭闹着要爸爸,甚至有一次我忙到忘记去幼儿园接他,他就自己一个人走回家了。”

    “后来上小学了之后就完全不需要我再接送了,每天都准时到家,他这孩子好像从小时间观念就特别强,也可能是因为他爸爸总是跟他约好某个时间回家却做不到的关系吧……”女人想起这件事,抿了抿唇,“不过也没办法,文思当时是医院的副院长,为了转正忙碌也是必要的,那时候景堂懂事到都没有跟我发过一句怨言……”

    两个女人并肩站在厨房水槽前,准备着午餐需要的食材。

    “确实……他的时间观念是很强。”顾盼想了想,点点头。

    毕竟许景堂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好像一个活钟表一样,对于时间的计算已经严苛得像一串程序代码了。

    “他一路都是同龄人中最优秀的,从小到大从来没让我们担心过,除了……他一直没有交过女朋友这点。”女人说着又朝顾盼眨眨眼,“我这几年都差点以为景堂出柜了呢!”

    “……”

    顾盼没想到许景堂的父母两个人之间的差异竟然会这么大,简直就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人。

    爸爸那么严肃,妈妈却是温柔中带着一点俏皮的感觉。

    为什么许景堂完全没遗传到妈妈啊……

    “为什么会觉得他……出柜了啊……”顾盼对许妈的想法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他从小到大身边就没有过女孩子啊,哪怕普通朋友也没有。”许妈想着瘪瘪嘴,“而且被小女孩碰一下就一脸嫌弃的样子,恨不得躲得远远的……哪里有一点普通男孩子的样子嘛。”

    被许妈这么一说,顾盼也想起最早的时候自己在许景堂面前扭到脚,男人一脸嫌弃却又出于医生的职业本能给她紧急处理的样子。

    忍不住脸上就涌出了两分笑意。

    许妈侧过头一看,立刻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也偷偷笑眯了眼:“小盼呐,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景堂的呀?”

    顾盼想了想,才发觉自己和许景堂其实认识并没有多久。

    毕竟初次见面是在国庆假期,到现在不过四月有余。

    “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啊?有没有谈男朋友啊?”许妈说话柔声柔气,让人不自觉地联想起江南烟雨。

    “……”

    顾盼其实也是不太懂,为什么长辈都喜欢给小辈做媒,难道这就是本能吗?

    她垂着头,乌黑的头发从耳后垂落到脸颊两侧,看起来比平时多了几分娴静的味道,“阿姨,青椒洗好了。”

    把装满干净青椒的小盆子递给许妈,后者接过之后又接着刚才的话头道:“小盼,你觉不觉得年纪大的男人更好一些,成熟稳重还会疼人呢。”

    顾盼后脑勺都快出汗了:“阿姨……”

    “哎呀……我就是这么建议一下,你别紧张。”许妈立刻意识到顾盼的紧张,赶紧改口道:“年纪大了就喜欢撮合撮合年轻人,不好意思……”

    “没事儿……”顾盼垂着头,“还有什么要洗的吗?”

    “不用啦不用啦,你去休息吧,本来你就是客人能帮我一点忙已经很感谢你了!”许妈说着直接把顾盼推出了厨房。

    午饭时间,许妈神色轻快地把菜一碟碟端上桌,就像看不见自家老公那张漆黑的脸一样,还不断地招呼顾盼:“小盼快吃呀,你太瘦了,要多吃一点!”

    “……好的阿姨。”其实顾盼真的很想说自己已经不瘦了只是冬天衣服能藏肉而已,只不过碍于许文思阴沉的脸色,实在是不敢开口。

    那股来自神情上的压迫感比起许景堂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让顾盼几乎不敢与其对视。

    “顾小姐是从事什么工作的?”饭桌上,许文思的声音让顾盼抖了一抖。

    “我是造型师…”顾盼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造型师?”许文思似乎并不理解造型师的工作内容,皱了皱眉。

    “就是帮那些艺人搭配服装然后化妆弄发型的啦。”许妈接过话头帮顾盼补了一句,“也是专业性很强的职业!”

    许文思并不反驳自家老婆,只是眉头皱得越来越死,“化妆?弄发型?”

    “哎哟你不要老古董啦!”许妈撑着下巴阻断了许文思的话,“人家小盼工作很好的,还可以经常见到明星小鲜肉什么的,对不对啊小盼!”

    这明眼人都看出对方对自己非常不满意,顾盼哪儿还敢说话,低着头,饭也不敢吃话也不敢说,只能可怜巴巴地坐着。

    许景堂看了许文思一眼,站起身直接走到顾盼身边拉起瑟瑟发抖的小姑娘,“我们吃好了,我先送她回去,你们慢慢吃,失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