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58、许家
    按照之前许景堂给的地址,顾盼打了个车到达了目的地。

    这里是C市的另一头,每套房子都是独栋,不过设计风格更偏向于欧洲小镇风格,看起来古朴精致。

    顾盼寻找到许景堂给的位置,然后站在铁栅栏前给许景堂打了个电话,到处的复古气息让顾盼对这片住宅区平添了几分好感。

    打给许景堂的电话许久没有人接听,就在顾盼感觉奇怪的时候,不远处的大门被打开,穿着藏青色毛线衫的男人走了出来。

    许景堂看着手上拉着行李箱又捧着大衣颇为吃力的顾盼,脚步不由自主地快了两分,“辛苦。”

    顾盼赶紧摇头:“没事没事,本来就是我造成的……”

    看顾盼那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许景堂没由来地觉得有些不快。

    “那我……先回去了。”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看起来不太愉快的许景堂,顾盼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遁走。

    却不料,就在几步之遥的大门另一头传来了一个女声:“景堂,你怎么跑外面去了?”

    话音未落,一个穿着围裙的女人便走了出来,看起来很年轻,不过四五十岁,面目温润柔和。

    “咦,景堂这是你的朋友吗?”女人先一步看见了站在铁栅栏外的顾盼,“你好呀,我是许景堂的妈妈!”

    许、许景堂的妈妈!?

    顾盼其实没好意思说刚才看见的第一眼还以为是许景堂的姐姐,赶紧朝长辈哈腰打招呼道:“阿姨好……我、我是来给景堂送个衣服然后顺便拜个年的!祝您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不要问顾盼为什么这一套说的这么顺嘴,年年都说,说了二十几年,基本上过年时见人都是这么几句,早就练就了张口便来的本事。

    “送衣服?”女人这才注意到许景堂手上拿着的外套。

    “是……之前景堂把外套借给我了,所以我洗干净过来送还给他。”顾盼立刻从实招来。

    女人闻言先是愣了愣,随即脸上的笑容立刻更大了两分,“那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进来吃个午饭吧!”

    “不了不了,我刚吃过早饭,谢谢阿姨……”顾盼连连摆手。

    “哎呀,没事儿!”不料看似温柔的女人却意外的强势,直接打开铁栅栏拉住了顾盼的手腕,“进来喝杯茶也好呀,我刚买了新的可可粉哦!可好喝了。”

    顾盼下意识地看了许景堂一眼,似乎有那么点求救的意思,男人却并没有要向她伸出援手的意思。

    结果顾盼还是被女人拉进了家门。

    “对了,小姐贵姓啊,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呢。”独栋不大,基本上一眼望去便能看见整个玄关到客厅的全貌,是一个生活气息浓郁的小空间。

    “我、我姓顾,叫顾盼。”事已至此顾盼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女人往里走。

    “顾盼,顾盼生辉,好名字。”女人回头朝顾盼笑了笑,“这个名字很适合你。”

    顾盼从没这么觉得自己和自己的名字相配过,也只能陪着笑:“谢谢……”

    “怎么这么吵?”一个男声响起,与许景堂的低音有几分相似,顾盼向声源处望去就看见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男人。

    男人看起来颇有不怒自威的气势,目光中带着些冷色的凌厉,只是一个对视便立刻让顾盼心里有点犯怂。

    就是那种明明自己也没做错什么但就不自觉心虚的感觉……

    “这是景堂的朋友,顾小姐,今天大老远的来还景堂东西呢。”女人就完全习惯于男人的表情了,语气不仅丝毫没有变化甚至还带上了几分俏皮:“所以我准备去泡一点热可可招待客人,文思你要不要喝一点?”

    “我还是喝龙井。”许文思往前走了两步,越过顾盼将手上捧着的厚厚书籍放在了茶几上,又回过头看向顾盼,“顾小姐是吗?”

    顾盼不知为何好像找回了第一次跟许景堂见面时那种局促感,点点头:“是……叔叔好。”

    就连语气都没有刚才跟女人说话时那种活力了,听着就小心翼翼的。

    “我是许景堂的父亲,许文思。”许文思说话间目光一直带着冷色,“初次见面,许景堂受你照顾了。”

    顾盼赶紧又是点头又是哈腰,“没这回事……是景堂照顾了我很多才对……”

    面对许文思这样的人,总是让人不自觉地变得拘谨。

    而许景堂也对这一切似乎早就习惯了,在一旁站着听着两人寒暄。

    寒暄完,顾盼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许文思竟然直接叫自己儿子的全名,真是一个……严肃的人!

    本来还抱着‘妈妈这么温柔,儿子怎么会这么严肃’的疑惑,现在在许文思身上完全得到了解答。

    “顾小姐请坐,麻烦你跑一趟确实不好意思。”许文思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基本上和许景堂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就连说话的口吻也没差到哪里去。

    “不会不会,本来就是我麻烦景堂了……”顾盼小心地坐下,因为太过紧张都只坐了半个屁股。

    “顾小姐今年多少岁?”

    对于许文思有点突然的问题,顾盼愣了愣回答道:“二十四岁……”

    听到这里,许文思皱了皱眉,看了许景堂一眼。

    许景堂则是回了自己父亲一个淡淡的眼神。

    “二十四,真年轻啊!”女人端着托盘走了过来,把上面的杯子分在每个人的面前,“应该大学刚毕业吧!”

    “嗯……是刚毕业两年左右。”顾盼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位长辈要对自己的年龄进行询问,不过权且还是先答了。

    “看得出来。”女人朝顾盼眨了眨眼,“虽然很青涩,不过也很可爱。”

    这、这是被夸了吗?

    “阿姨您太客气了……”被这样温柔的美人看着,顾盼还有点不好意思,说话都怯生生的。

    这时顾盼才察觉到,自己好像不知不觉……被许家三口给围起来了……

    一股莫名的紧张感突然袭来,让顾盼浑身的血液不自觉地往头部上涌。

    而顾盼的脸红立刻让女人笑了起来:“顾小姐,我真的觉得跟你特别投缘,今天中午就留在这里吃饭吧,好吗?”

    顾盼其实还是不太想留下来的,于是便看了许景堂一眼,希望他能够帮忙出声解围。

    结果只见男人看了自己一眼,双唇轻启:

    “吃完饭我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