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七夕番外·2
    经过昨天一天的血拼,顾盼以‘明天就要开始过节轮班今天让我一个人准备准备’为理由自己睡了一觉,神清气爽的起了床。

    等顾盼换上一身美美的吊带小红裙,然后又卯足力气描眉画眼地化了个全妆之后,门外等着接人的那一位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你好慢!”白栩连敲门都省略了直接破门而入,却在看见顾盼的一瞬间,满腹怨言都没了声音。

    虽然已经结婚好几年了,不过顾盼看上去依然充满了少女感,此时身上穿着红底暗花的小短裙,衬得皮肤雪白,脸上的妆容完美的衬托出其五官上的优势,双眸水波粼粼,看起来清纯无辜得不行。

    “小栩你急什么嘛。”顾盼站起身,化着咬唇妆的小嘴微微撅起,“而且我也没用多久!”

    看得白栩直想赶紧把这个不自知自己多诱人的呆头鹅压在墙上,把她精心化好的唇妆吃得一干二净。

    “走吧!”然而顾盼本人完全不知道白栩的内心活动,打开自己的包柜拿出自己早就选好的包包,然后走上前去挽上了白栩的胳膊,“今天要带我去哪里?”

    白栩赶紧别开脑袋,生怕被这只呆头鹅看出自己一瞬间的羞赫,“反正我已经安排好了,你跟我走就行了。”

    “好呀。”顾盼看着婚后依然别扭的白先生,眯起眼笑了笑。

    为什么白栩总是以为她会不知道他在害羞呢?明明脸红都蔓延到耳朵尖上了……

    白先生真可爱。

    到达餐厅包厢,白栩把口罩摘下,因为酷热的天气让他不适地皱了皱眉。

    这不禁让顾盼回想起当初白栩刚公布婚讯的时候,媒体铺天盖地的报导席卷着粉丝们心碎和哭泣的声音,只要在有媒体的地方顾盼就会被迫接收到这些讯息,还让她内心惶惶不安了许久。

    “想什么呢?”白栩有些不满的声音从耳边响起,顾盼回过神就看见自家白先生非常不满地看着自己,“跟我出来要发呆?在想谁?”

    醋味儿十足的两句话让顾盼立刻喷笑出声:“我在想当初你不顾宋姐反对直接把婚讯公布出去的时候啊……”

    听见呆头鹅是在想自己,白栩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些:“不许想那些,今天你必须认认真真的跟我度过。“

    连自己的醋都吃,这简直没谁了。

    顾盼笑得合不拢嘴:“好好好,我不想了!“

    白栩眯了眯眼:“笑什么笑,蠢死了……”

    说着直接凑上来对着顾盼的嘴唇咬了一口。

    侍者已经非常懂眼色地离开了包厢,顾盼被咬了一口之后立刻不满道:“小栩,唇妆会咬坏的!”

    “咬坏了算了,反正我也不喜欢你化妆。”白栩十分不给面子地撇撇嘴。

    “不好看吗?”顾盼指了指自己的脸,因为得意之作被白栩嫌弃而有些受伤。

    白栩撑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顾盼,伸出手指在顾盼的下唇上擦了擦,然后用舌头舔了舔手指上沾上的唇膏。

    “我更喜欢肆无忌惮的吻你。”

    顾盼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结婚好几年了可还是经常会被撩到面红耳赤,活似没谈过恋爱的纯情少女,真是丢人……

    而且更重要的是,原本白栩是很不齿于其他人时不时就散发荷尔蒙把她逼得两颊通红的,最近几个月似乎也有像那群人靠拢的意思。

    学坏了,都学坏了!

    顾盼低着头,突然跟想到了什么似的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哦对了!锵锵!礼物!”

    白栩一向对礼物这个环节没什么兴趣,更何况现在把后续的比拼环节去掉了,就更是兴致缺缺,“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嘛!”

    “卖关子?”白栩撇撇嘴,然后才慢吞吞地拿起盒子。

    只见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两个情侣对表,款式极具简约之美,表的内侧还刻着两人名字的缩写。

    其实要送给白栩的礼物昨天真的让顾盼头都大了,因为白栩作为偶像,各种衣物饰品多到爆炸,根本轮不到她去操心。

    可眼看着天快黑了,给白栩的礼物还没有定下来,顾盼只能在珠宝柜台选择了这种老土却能确保万无一失的对表。

    白栩定定地看着盒子中静静躺着的对表,“你……怎么这么土啊,还送这种东西。”

    话是这么说,可白栩舒展开的眉头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他从盒子里取出偏小的那一只手表,然后一把拉起顾盼的手。

    顾盼还不忘调侃调侃这位傲娇先生,“不是嫌土吗!不喜欢的话还我好了。”

    “再土你也已经买了。”白栩把戒指往顾盼的手腕上一套,然后卡紧,露出了满意的神色,“给我的东西还有要回去的道理?”

    然后顾盼自然也不会再傻到继续调侃下去,而是乖乖地拿起另一个腕表给白栩套上。

    “虽然我知道你可能没时间带……”

    “有时间带。”

    少年淡淡地打断顾盼的话,“这表土是土了点不过还挺百搭的,应该不难配衣服,到时候你给我配好不就行了?”

    已经完全熟知白栩别扭的顾盼立刻低头一笑:“好。”

    吃过午饭之后,顾盼还以为白栩会带着她往哪去,结果白栩直接把她带到了电影院。

    电影院人潮汹涌,顾盼立刻有些担心地看向白栩。

    毕竟像白栩这么有特点的外貌,在人群中的辨识度实在太高了,万一被发现那又是不得了的一件事。

    “嘘,咱们分工合作。”白栩拍了拍顾盼的手臂示意她不用紧张,“我去取票,你去买可乐和爆米花。”

    说着,白栩立刻拿出手机作掩护,低着头往里走。

    因为带着口罩又低着头的关系,倒也成功的混进了取票的队伍中,顾盼心里还吊着,犹犹豫豫地走到爆米花柜台。

    直到两人成功进入漆黑的放映厅,顾盼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太惊险了,刚才在取票时候有一个女孩子好像已经认出了白栩的蓝眼睛,还好白栩立刻淡定地假装外国人用英语询问对方在说什么才算逃过一劫。

    “小栩……如果你想看电影我们可以来看午夜场啊……”午夜场只要在放映后入场,放映结束前离场,就会很安全。

    顾盼不知道白栩为什么要冒这个险。

    黑暗中,顾盼看见白栩朝她转过头,表情看不出任何后悔的样子。

    “午夜场那就不是普通情侣了。”白栩压低声音在顾盼耳边说,“我也只是个普通人,为什么和你约会还要像偷情一样?”

    顾盼一愣。

    原本她还觉得奇怪,好不容易两个人能够有一整天独处的机会,为什么白栩只是带她出来吃饭看电影,做这些平常而又普通的事情。

    现在顾盼算是明白了,因为这些普通,对白栩来说是求而不得的特殊。

    像普通的恋人一样一起出门,吃饭,看一场电影,对于白栩来说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因为白栩工作的关系本就聚少离多,可偏偏这位白先生又极其的不擅长争宠,经常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顾盼的时间被其他男人瓜分干净。

    想到这里,顾盼忍不住牵起了白栩的手,纤细的手指从少年的指缝中穿过,然后牢牢地扣住。

    白栩立刻看了过来,借着大荧幕,顾盼看见少年眸中亮起的光晕。

    “手都不牵,还敢说是普通恋人。”顾盼唇角弯弯,眼角弯弯,笑得又暖又甜,“看来你还不太懂嘛,白先生。”

    被呆头鹅调侃,白栩难得也没有直接恼羞炸毛。

    在电影院这种地方,因为视野不佳,白栩也可以欺骗自己,认为顾盼看不见那种生涩到狼狈的羞怯。

    他凑过头去,在顾盼的唇角上亲了一下作为预告,“哼……我待会儿把你的唇妆吃了你可不许哭。”

    顾盼直接用另一只手勾住了白栩的脖子,吻了上去。

    看来她的白先生距离普通的男朋友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第一点就是

    女朋友嘴上的唇膏,本来就是用来吃的。